是我們過得太舒適,還是他們太野蠻?──兩岸大學生創客營,與陸生的近距離接觸

是我們過得太舒適,還是他們太野蠻?──兩岸大學生創客營,與陸生的近距離接觸

2015 年的暑假,我在朋友的邀請下,參加了時報金犢獎與北京大學新媒體營銷傳播系共同舉辦的「2015 兩岸大學生創客營」。這一趟為期十天的旅程,除了活動主旨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外,更促進了兩岸大專院校生彼此之間的交流。

這十天,學員共分成了八組,最後以主辦單位提供兩個品牌的商品做為實戰案例,進行實際的廣告營銷並且上台路演(簡報),以及回答評審的問題。

我其實不是就讀相關科系,不管是行銷還是設計,我都是門外漢。

但正因為我不會,所以這是我堅持去嘗試的動機,「走出去,離開舒適圈,才知道自己的方向與自己不足的點。」

十天活動下來,對兩岸同世代的大學生異同,也有一些我的觀察:

一、「穿著與面子」

關於穿著:還記得到第二天時間結束時,被通知隔天可以不用穿發送的隊服。
第三天一早,大家集合準備去參觀創業大街時,我聽到了一個說法:「一看穿著就知道誰是台灣人誰是大陸人了。」

我也開始觀察,我發現台灣學生的穿著,比較講究「特殊」,而大陸學生則是比較有書生味的「氣質」。

關於面子:這十天當中,每組都必須當一天的值日生,負責在課程開始前聯絡講師以及上台簡短介紹(講師來歷)並歡迎講師上台。

當時我負責介紹一位來自台灣的年輕創業家,我為此將他的資料看了一遍又一遍,爾後設想介紹講稿,然後開始一直練習。

講師到了,課程開始前 10 分鐘,我站在講台旁邊,不斷地反覆練習,其實我非常緊張。

這時候我們同組的一位陸生發現我「怪怪的」,於是開口:「你怎麼了?還好嗎?」

我:「沒事啦!就......我覺得很緊張,一直口吃。」
陸生:「緊張?為什麼會緊張呀?」
我:「啊......就我怕出糗吧(?)」
陸生:「有什麼好怕出糗的咧......哎呀!台下那麼多人,你未必都認識,他們也未必都認識你,沒有人會在意的啦~不必在意他們的眼光~」

聽完這一番不知道算是鼓勵還是嘲諷的話後,我思考了五分鐘,這五分鐘結束後我走上台。

拿起麥克風,請同學回到座位上並且順利地介紹與歡迎講師上台。
在那思考的五分鐘,我有了個結論:「恐懼是一種選擇,緊張、怕丟臉何嘗不是呢?」

二、「表達與分享」

關於表達:記得我們每天課後休息的午飯時間,也不忘繼續討論行銷策略。那天晚上,大家在組長的房間內工作(設計、討論、觀看數據),我們都相當投入,也都積極發表意見。

但陸生們眼中「有時有些多餘甚至無意義的意見,是在浪費時間。」的態度,也讓我大開眼界。

例如,我們總是喜歡在開會時說:「我覺得應該是......所以......」、「我覺得......」
其中一位武漢妹子卻和我們分享她師傅(老師)的一句經典:「別老是一堆雜毛問題唧唧咕咕!你做過市場調研了嗎?你整理出實際的數據了嗎?若是沒有,就別在那跟我瞎扯淡說你覺得。」

三、「思維與思念」

我們在討論、發想文案內容時,我發現陸生的文字,總是帶有著濃厚的感情,
那種感情「像是對家的思,對父母的念」。

休息時間,聊過幾次我才明白,他們大多數人,為了求學都是離鄉背井,遠赴千里之外,那距離可不是台灣最北與最南能相比。

比方說,我們這十天競賽的商品是「毛巾」,當時有個團隊橫幅廣告中的文字:「媽媽當年的嫁妝裡,就有兩條這樣的毛巾。」

當然我們台灣學生也不是沒感情,我們當時的廣告標語是:「我對我自己的期待,我明白。」而我發想的這則廣告標語,也成為八組中最高點擊率的冠軍。

我們和他們,說著一樣的語言,卻有著不一樣的思維。

究竟差別在哪?我想,用文字可能無法清楚的描述。
有時在彼此競爭的情況下、環境迅速發展的情況下,發現了自己的渺小與不足,不免會有些挫折感。但是透過這些,也更清楚了自己哪方面不足,哪方面需要更正。
我體會到面對不論來自哪國的競爭,最重要的就是不要忘了自己是誰、對初衷的熱情,保持開放的心胸,才能不被大環境的種種紛擾、成見所改變了。

四、「文明與素養」

在第五或第六天,主辦單位邀請我和幾個台灣學生,去分享「自己對於大陸公共空間文化素養的印象,以及自己在台灣所受到的相關教育有哪些?」

我提到幾個那幾天真實發生的事:

那天在一間賣包子和餃子的小館,排著隊等著點餐。
突然我聽到排在前方的一個中年男子非常大聲地說著「非常繞的普通話」(北京腔)
我聽不太懂實際內容,但是當時我以為他在和服務員吵架。

心想:「怎麼沒有人去勸說一下,不然等等打起來怎麼辦。」
沒想到後來聽到服務員說:「好咧,等會兒給哥您送去!」
原來,不過是日常的買賣對話而已。

我才開始思考,說話大聲,是無禮、是野蠻嗎?會不會不過就是不同文化背景下,不同生長環境、社會文化下,不同的生活樣貌?

另一個是搭公交車(公車)的例子。
一台塞滿人的公車進站,我看了就不想上車......
告訴身旁同行的陸生:「我們等下一班吧!這班人太多了!」
同行陸生回:「下一班人不會比較少,趕緊上車吧!不然沒公交車,得花更多錢去叫出租車,那多不划算呀!」

是我們過得太舒適,還是他們太野蠻?
我默默地在心中進行反省。
此為先前以較主觀的口吻所發表的相同議題

五、「教育與自由」

「武漢妹子」是我這趟旅程中,最欣賞的一位陸生。
她的那幾句話,我印象非常深刻:

「1% 知識在成功人士的頭腦裡,99% 則在那冷門的書籍裡。」
「不是我們不願意改變大環境,而是現實使我們必須從改變自己開始。」

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一條路。我們這一組 7 人,2 個台灣人 5 個大陸人,那天晚上,我們決定去外面吃烤鴨。在晚餐結束後,其實我們可以搭公交車(公車)回北大那邊的宿舍,這時其中一位陸生提議:「不如用走的回去吧,散散步,咱們還可以聊聊天!」

在散步的過程中,我們開始聊著各自的童年,甚至唱起了兒時朗朗上口的兒歌
過程中,我始終走在他們的後方,望著眼前那熟悉的畫面(其實是我......不太會唱歌)
我們就這樣,很活潑地在這一路上走著,我們經過了許多電動車維修站(類似台灣機車行),經過了許多家小吃店、雜貨店,每一戶每一家的人們,都望了過來。

吃飯的人們也都抬起了頭看向我們這邊,因為這街上、這路上都是我們的歌聲與笑聲。

忽然間,我發現,原來在腦海中出現的那一個熟悉的畫面,是小時候在巷子口與附近鄰居的小孩們玩耍的記憶。

同時,我是在那時候才知道有這首歌:〈夜空中最亮的星〉

2015 兩岸大學生創客營合影

我在第一天的日記寫上:「平安」

抵達,入住。文化衝擊!目前還沒參觀科技公司,走在大街上,發現這裡有 80 年代的台北味!

我在第三天的日記寫上:「四面八方」

來自各地不同的「菁英」分子,得到任務後,都充滿幹勁的準備展開「行動」了!
這兒,非常競爭,非常殘酷。
但是競爭與殘酷產生「人才」。

我在最後一天的日記,寫下:「收穫」

這趟旅程,最大的收穫,
反而不是學了多少東西,
而是「結識了不同的人,聽了不同的做法,接觸了不同的文化。」


《關於作者》
陳鶴文
聖約翰科技大學 - 應用英語系四年級
圖文並茂原文出處

《關聯閱讀》
你要當怎樣的狼?──劍橋大學裡,中港台學人的「狼性指數」觀察
中國同學都很用功、有狼性?來到英國才知道,以前聽到的絕非事實
內蒙古的羊──台生和陸生,差別在哪裡?重要嗎?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陳鶴文 提供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