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什麼加入哈佛大學全球手術團隊──50億人缺乏醫療資源,對我而言,這不只是統計數字而已

我為什麼加入哈佛大學全球手術團隊──50億人缺乏醫療資源,對我而言,這不只是統計數字而已

2013 年,我在緬甸的某個偏遠鄉村,在炎熱的夏天裡,隔著一個小男孩穿的薄薄的綠 T 恤,就看到他的心臟在搏動:那是典型的最嚴重的心臟雜音,暗示著這個小病人有著極為嚴重的心臟病,果然,這孩子從診斷到他現今的十歲,並沒有任何資源可以接受心臟外科的手術,大部分的村民為了要看診走了三天三夜,才終於看到醫生。

這是我第一次我親眼看見,沒有手術治療,在資源缺乏的國家,活生生的樣貌。

第二次,是我在史瓦濟蘭台灣醫療團所在的政府醫院的手術室,剛好台灣的醫療團隊去了一個整形外科醫師,於是台灣的醫療團就把當地唇顎裂的小朋友與需要手術的病人一起集中起來給整形外科醫師開刀,那次,是我人生中看到最殘忍的一次手術。

老實說當時醫學系已經念到大五了,開心手術、換心手術、甚至血亂噴的手術都已經看過了,有時候在手術房裡外科口罩根本檔不住濃濃的鮮血味──但時間到了我依舊感到飢餓不已,胃口和心情絲毫不受骨頭、血、器官或是肌肉影響,也因為如此,很少有手術會被我稱作「殘忍」,然而在史瓦濟蘭的那場簡單的手術,卻常在我的心頭盤旋。

那手術是一個擁有三鼻孔的病人,手術其實很簡單,只需要局部麻醉幫病人把多的鼻中膈切掉再縫合就可以了,但當局部麻醉藥注入病人的皮膚後,那麻醉藥卻一點效果都沒有:病人開始瘋狂的抽動,我們每切一些,每縫一針,病人都極度的痛苦,這很顯然是麻醉藥不夠的結果,於是我們嘗試加大麻醉藥的劑量,但病人卻依舊痛苦地在手術台上扭動,隨著時間的推移,痛苦變得越來越難以忍受,病人扭動的與抽動的幅度越來越大,縫合變得越來越困難,不論怎麼加大麻醉藥的劑量都不夠。

於是這場手術就在病人的扭動中草草結束。

事後我才明白,當地的設備常常很缺乏,麻醉必備的氣管內管常常尺寸缺乏,尤其是小朋友的尺寸,因此就只好用尺寸不合的氣管內管勉強來全身麻醉,麻醉藥,品質也是良莠不齊。

看過資源缺乏的地方醫療過後,我開始逐漸明白,醫學,甚至是醫師能做的始終有限:當在史瓦濟蘭這個全世界最高愛滋感染率的國家,治療是不夠的,公共衛生的預防是必要的──我不能永遠都像撿海星的少年一樣等海星擱淺了才開始救海星,我應該要一開始就阻止海星擱淺──於是我開始思考醫學以外的另一條路,公共衛生,甚至乃至於全球衛生。

2015 年我從醫學系畢業後,我毅然決然地選擇了一條跟同班同學不一樣的道路,申請了研究所,開始修公共衛生的課程,在一年修滿學分後,面對來自全球的競爭者,申請到哈佛大學的全球手術推廣團隊做研究。

哈佛大學的全球手術推廣團隊是全世界/全美國最大的全球手術推廣團隊,合作的對象包含了世界衛生組織(WHO)、世界銀行(World Bank)、世界醫學生組織、各國的衛生福利部、哈佛大學的 Partners in Health(台灣譯:健康夥伴)......等。我們組織就以全球衛生界都知道的人物:法默醫師(Dr. Paul Farmer)的名字來命名,包含了兩個面向:手術推廣與麻醉推廣,希望讓全球 50 億沒有辦法得到手術治療的人都能得到手術治療。

法默醫師與現任的世界銀行總裁:金墉(Dr. Jim Yong Kim),一起在哈佛大學創立了健康夥伴(Partners in Health),健康夥伴今年剛屆在海地服務 30 年,美國前總統柯林頓甚至幫法默醫師的書寫過足足八頁、誠意十足的序。

幾年前,法默醫師在世界多地服務的經驗讓他發現,在中低收入國家,許多年輕的病人都因為一些簡單能被手術治癒的疾病,因為得不到及時、安全或是有效的治療而英年早逝。在全球衛生的領域裡,絕大部分的資源都被投入在愛滋、肺結核與瘧疾上,但卻很多人忽略了手術治療的重要性,於是 2013 年一群外科醫師:包含瑞典、美國與英國的外科醫師們,一起在醫學有名的期刊 Lancet 創立了全球手術委員會,我們組織也在差不多的時間點應運而生。

全球衛生是個在台灣乃至於全球都非常新的議題與思考,這個領域需要的除了傳統的公共衛生訓練與能力,更需要人道關懷、文化敏感度、對第三國的政治與權力角力的能力,於是,在偶然的機會裡,我注意到了我們組織,也幸運的申請上了,而我,是整個東亞地區第一個申請者。即使當時完全不覺得自己會得到這機會。

我在哈佛大學短短兩週,看到了全球衛生的另一個視野,也希望台灣有更多人才可以加入全球衛生這發展的浪潮。

《關於作者》
YCHung
人生很早就全心全意只想當醫生,拿到醫生證書前卻徨恐的覺得自己人生除了醫學什麼都不懂,於是拿到醫師證書後開始人生的 Gap year 與大冒險。
現在美國哈佛大學做 Global Surgery 的研究,該研究團隊為全世界最大的手術推廣團隊,團隊目標是希望讓全世界五十億沒有辦法得到手術治療的人得到治療。

《關聯閱讀》
無國界前線醫生:「他們的病痛,不在身體」──敘利亞的陰霾下,恐懼如影隨形
有時鼓舞,有時沮喪──無國界醫生救援人員南蘇丹分享
恭喜你加入無國界醫生!你的第一個任務......在剛果民主共和國!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黃明堂 攝影(設計攝影,非指涉文中人物及團體)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