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蘭,我想先和妳道個歉──對不起,我曾對妳幾乎一無所知

波蘭,我想先和妳道個歉──對不起,我曾對妳幾乎一無所知

波蘭,我想先和你道個歉。

對不起,我對你一無所知。

蕭邦、哥白尼、居禮夫人、辛波絲卡、猶太、納粹、集中營,
是我僅有的關鍵字,
我對於我僅有的國高中教育所給予我的知識而感到慚愧。

地理位置延伸出的歷史宿命,
夾在德國與俄國之間,爭奪幾世紀的權利遊戲,
被侵權佔領,被瓜分滅族,
何謂是家,何謂又是他方?

若在西歐的人文藝術薰陶下學習美與感知,
走到東歐才感到人類是如此的渺小與無知。
在共產與納粹的極權主義佔領下,
這裏僅留下的是歷史的傷口與瘡疤。

說來諷刺也可笑,
這又是權力遊戲之下的,文化資產。

Auschwitz 集中營


腳丫子與石子路的摩擦,
鐵網紅磚隔著害怕與傲慢。
集中營裡無盡的靈在哭喊,
一雙一雙的鞋與大把大把的頭髮,
無數的皮箱上刻著名字與家鄉,
還來不及流眼淚,就消失在世界上,
轉身一望,只有整片牆的毒氣罐。
震撼肅穆說不出話,只紅著眼眶。

為什麼因為天生下來流著不同的血便被屠殺?
你憑什麼決定誰的種族優越誰的無所謂?
你是否在乎過那些平白無故的生命被摧殘?
慾望促使你想要還想要更多,
填不滿的無底洞,慾望。

我們見證歷史留下來的慘痛教訓,
我們撻伐不人道的大屠殺,
但歷史上所有世紀以來的戰爭不也一樣殘酷需要檢討?
沒有一件戰爭是好事,
沒有誰有權有勢決定誰優秀而誰不配存活。


集中營內猶太人的皮箱

 

集中營內猶太人的皮鞋


重建修護後的光景,流著被大戰摧殘的血液,
修葺中的古牆面前響著咖咂咖咂的快門聲,
一架架的古典馬車與現代的輕軌列車交會等著紅綠燈,
穿著傳統服飾的服務生端著一道道料理給身著輕便的現代人。
我突然覺得我呼吸的每一口空氣都如此珍貴,
喝的每一口水都如此得來不易,
原來生而為人最可貴的是生命與自由。
感謝這一切身而為人的價值與精神,
是由多少先人與歷史為我們換取的一門門學分。

而世界上,
還有多少的戰爭,需要我們去關注,
還有多少的正義,需要我們來爭取?

這裏的食物價錢親民且溫暖飽足,
服飾上繡著大朵大朵多彩的花。
這裏沒有印象中,西歐自傲的國族情懷,
也沒有南歐的隨性瘋狂,
她只是位平易近人,
善良低調且不張狂的波蘭姑娘。

蕭邦彈著琴一路陪我從波蘭回巴黎。
我以為這城市將會是灰且下著雨,
可她只是安靜地含著笑坐在陽光下,
如光透入裂痕中,灑入這道歷史上的疤。

「Poland has not yet perished,so long as we live.
波蘭沒有滅亡
只要我們一息尚存
波蘭就不會滅亡」

放一塊石頭在鐵軌上致意,我們沒有忘記。

2015.07.18  Auschwitz

《關於作者》
Astrid
現職劇場演員。個子不高,俏皮幽默,節奏輕快。
2013-2015旅居歐洲,並在巴黎進修表演學程。
期許自己能接觸更多不同的人事物,積累更多的生命厚度與創作能量。
深信唯有在生命路上誠實且誠懇地忠於自我,進而創作出的作品,才能將更多的愛與感動分享給大家。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