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鼓勵消費無所不在的當代,談談「極簡主義」The Minimalism

在鼓勵消費無所不在的當代,談談「極簡主義」The Minimalism

以前在台灣的時候,加拿大籍的外子史先生去健身房時總會聽 podcast(播客),當時的我興趣缺缺也沒有深入去瞭解那是什麼,直到搬來加拿大後,下載了一些 podcast 試聽,很快的就愛上 podcast。

podcast就像電視一樣,有各種不同的頻道,例如投資、理財、犯罪心理、歷史、與 CEO 對談等等包羅萬象,差別在它是用聽不是用看的,不但對英文聽力有幫助,也增長許多知識。podcast 在西方已流行很久,但很可惜的在亞洲尚未普及。

之所以講到 podcast,是因為我有次聽到 The Minimalists 的 podcast 之後,深受啟發,想在這裡和各位分享。

The Minimalists 的兩位主持人為 Joshua Fields Millburn & Ryan Nicodemus,美國人。他們從部落客開始、寫書、播客,也自己錄製紀錄片,該片於今年五月份在北美上映。

Minimalism 極簡(簡約)主義──極簡主義是二次大戰以後興起的藝術派系

Joshua 跟 Ryan,把此主義套用到生活態度,重新定位生活。(圖片來源/The minimalists


他們兩位美國人都曾經在令人稱羨的集團公司裡面工作,年收入都有美金 6 位數以上。有了優渥的薪資可以買更多東西,他們擁有名車、大房子、名牌衣服、鞋子等等,但內心是空虛的。因為賺的、花的多、債也多,出現壓力、焦慮、失落跟憂鬱等問題。加上平均工時為一週 70-80 小時,他們沒有掌控自己時間的能力,所以 2010 年開始回歸到極簡主義的原則,重新審視自己,並於 2011 年 30 歲左右,相繼離開了集團公司的工作。

極簡主義照字面看起來,無疑就是不能有強烈的物慾、不能擁有房子、車子或電視、沒有職涯而且要住在偏鄉、一定要成為部落客、不能有小孩、身邊的物品不能超過 100 樣等......以上是開玩笑的,這並非極簡主義的宗旨,但卻代表不少人對所謂 Minimalist(極簡主義者)的刻板印象。很多人不願意接受這種新的生活態度,主要是因為無法達到以上的「限制」。

實際上,極簡主義只是一個協助你找回自由、找回生命的意義、解放自我、遠離資本主義社會的消費行為,找到心靈上真快樂的一種工具。

重點是,我們現在常常賦予物品太多餘的意義,而忽略掉最基本的健康、家庭、感情、生活跟自我成就。極簡主義對每個人的幫助不一樣,若擁有車子、事業、房子等會讓你開心,那就去追求吧,極簡主義只是幫助你可以更有意識地、更自由地做這些決定。

到底什麼是極簡主義?

剔除我們的不滿,
找回時間掌控權,
活在當下,
追求自己的熱情與理想。
探索我們的使命,
感受真正的自由,
創造更多、消費更少,
專注在我們的健康。
致力於個人成長。
超出對自己以外的貢獻,
讓自己從多餘的物品中獲得自由,
探索生命的意義。

極簡主義不是專注於在減少減少減少,反之,強調騰出更多空間填滿更多:更多時間、更多熱情、更多經驗、更多成長、更多貢獻、更多滿足、更多自由。屏除生命道路上不需要的東西,騰出更多。把極簡主義具體套用到我們的生活裡,我們終於可以找到僅存的快樂,每個人不都在追求快樂?極簡主義追求的快樂不是靠外在的物品,而是生活本身,從現在開始改變你的想法跟習慣,去追求對你而言最重要的東西、追求你要過的生活與快樂。

從 The Minimalists 簡客與聽眾的對答上,我想我們在物質方面是朝著「簡客」方向前進,但是心靈層面尚在努力中。每個人的物慾感都不同,「從簡」在資本主義發達的社會中,變得無所適從,生活周遭充斥著置入性行銷的廣告、追求品牌的品牌迷思、大型賣場的品牌陳列、無形中的鼓勵消費等。

然而史先生是個物慾極低的人,東西越少越好,東西一多他就有壓迫感、焦慮。從七年前認識他以後,漸漸的我也改變了我的購物習慣、物質慾望降低許多。想買東西的時候,會先反問自己「是需要還是想要?」 這個問題讓我可以省去不必要的花費、家裡也不會堆積過多只用一、兩次的東西,減輕垃圾造成地球的負荷量。

在台灣的我,每天出門或上班時一定要穿不一樣的衣服。跟朋友出去時,一定要特意打扮,穿上最新的衣服;搬到加拿大以後,我卻連逛街的慾望都沒有,到目前為止,還是只穿著從台灣帶過來的衣服,沒有為衣櫃添購任何一件新衣。

現在當我們真的需要某種東西的時候,我們會先上 Craigslist 網站上看有沒有人要免費贈送,一來可以省錢,二來是繼續利用,愛護地球。沒有的話,就會去二手店看看,加拿大有很多二手店的營收都是捐去各大慈善案機構,不但買到自己要的,也買到了快樂跟滿足感。

更多關於The Minimalists,請見網站。

《關於作者》
楊馥綺/Michelle Yang
土生土長的台北市小孩,愛旅行,走背包客路線。不愛追隨主流,想法有點稀奇古怪,有時候不小心主觀意識太強。在台北當了五年的上班族、曾經去了澳洲打工遊玩一年,在台灣結識了加拿大籍的先生史尼頓,愛情長跑七年,今年一起搬回加拿大,定居溫哥華。最近剛進入一家當地上市的電信公司工作,準備好融入加拿大社會、接受新的挑戰。

《關聯閱讀》
豪宅裡的蔬菜湯──荷蘭人的「儉約務實」,從小訓練起
幸福,其實真的不貴!──從氣候變遷到消費習慣,一個旅歐台灣人的反思
西班牙街頭的「垃圾桶尋寶」,讓我反思全球消費主義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The Minimalists 臉書專頁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