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宿學校、國際學校,「貴族」學費的背後,家長該如何規劃孩子的學習之路?

寄宿學校、國際學校,「貴族」學費的背後,家長該如何規劃孩子的學習之路?

我住南非,嫁給印度人,我女兒今年開始在德國學校就讀。

從小平庸地接受完基礎教育,在南非上了大學之後,才得知學校除了會教你考試,還會教你獨立思考、自主學習。

在大學我學到,想要考試及格最起碼期末考前的一個月,就要開始「自己」閱讀相關書籍;想要得到高於恰巧飛過及格線的成績,更要熱愛所學,平時就要花時間多方閱讀、刺激思考。

讀了《窗邊的小荳荳》一書後,更進一步顛覆我對基礎教育的想法。原來不用等到大學才學獨立自主學習,這技能可以從小啟發、培養。這是我不想送女兒到傳統學校教育的起因。

我的印度先生(以下以 J 先生稱之),不是傳統印度家庭長大的孩子,從小在不同國家的不同寄宿學校接受基督教學校的教育。我公婆並非基督徒,而是相信基督教學校的教育精神和理念。J 先生讀過的學校,老師要想辦法讓學生產生足夠的興趣留在教室裡學習,如果學生覺得上課無聊想出去玩沙,老師還要確認學生有玩沙的玩具。這是 J 先生無意送女兒到傳統學校教育的起因。

由於南非公立學校普遍教育品質偏低、缺乏明確教育理念、政府提供資源不足,我們完全不把公立學校列為考慮。縱使學區內的公立小學評價還不錯,但是我們希望學校能具備教導教科書以外的能力。

在南非只要經濟許可的家庭,會盡量送孩子到私立學校,以確認孩子接受的教育在一定標準值內。但是,私立學校有一個現象,愈是收費高的私立學校,有錢人的小孩愈多。很多這樣家庭長大的孩子,只會向「錢」看,生活的重點只在物質追求,以為個人價值建立於物質擁有的多寡。我們不想女兒長大的環境充滿這樣的朋友,尤其我們只是小康家庭。

南非各個私立學校都很努力從各方面吸引學生(或學生家長?)。但是一個學校除了能夠教授課業,做好運動訓練,培養音樂、藝術素養之外,是不是還能潛移默化地傳授另一層面的內涵和精神?這是我們對私立學校所懷的一個大問號,因此不根據離家近、風評好等簡單因素就決定送女兒到某某「好」私立學校。

最初我們找到的 K 學校是如同「小荳荳」所就讀的學校,完全重在啟發、自主學習,及自由發展。不是死板的教堂學習,沒有侷限在標準的課堂教法。以為女兒將來的學習道路就此定案,但是基於 J 先生過去幾年在德國工作,與德國人肩並肩的合作,他發現了德國人直接坦白、做事直接了當,又有社會責任的精神,這引發了他造訪德國學校的興趣。

參觀德國學校時,我們得知幾年前學生普遍成績並不理想。校方做了全面的檢討後,發現當時所用的課程不適用,於是毅然決然改換了另一套課程。校方如此處理的背後,讓我們看到德國人實事求是的精神。一旦發現事情產生的結果不合理想,他們會勇於承認錯誤,立馬著手進行改正。沒有為了面子逃避事實,不會怕承認錯誤而丟臉。

在德國學校和 K 學校之間做決定時,顧慮於 K 學校目前只有小學部,還要另外找國高中部的學校,擔心如果沒有找到與 K 學校實施相同非傳統教育學習方法的學校,將來女兒學習上會有銜接問題。於是,最終決定就讀德國學校。雖在架構上是傳統課堂教法,但德國人的教育也絕非侷限於墨守成規。我們相信他們會適度的把教育、學習理念掌握在自由與效率之間。另一個重點是,德國人的待人處事觀念、態度和我們教育孩子的準則有相仿之處,孩子可以在學校與家庭之間都感受並無形中學到內在自持精神和負責任的態度。選德國學校還有一個因素是,將來我們會鼓勵孩子到歐洲就讀大學,德國學校提供高中畢業時歐洲大學認可的考試。

這最終的決定建立在我和 J 先生二人的成長學習經驗,以及思考、衡量了家庭、經濟、孩子的能力與成長的期許等因素。所以當這一陣子,聽說有些認識但不熟的朋友也有興趣送孩子到德國學校,我不禁好奇他們的動機。

學校開放日當天得知一位台灣友人 B 太太也去參觀德國學校,事後問她對學校看法如何,她說:「我們很喜歡德國學校,也想送兒子去那兒。不過要先試試看我們和孩子有沒有辦法適應德文。」問她為什麼喜歡,她說:「因為我在參觀日的當天剛好遇到一群小朋友下課 5 分鐘。在校園裡玩,都很有規矩,不用老師管,所以我很佩服學校很會管小孩。聽說 D 朋友的小孩目前德文也學得不錯。」我對於她如此簡略觀察和粗糙的形容感到很震驚,為什麼她只因為這麼簡單的觀察,就要決定孩子接下來的這麼與眾不同的學習道路。

我們同為第一代移民,英文已是第二外語,有時候英文還顯粗糙。德文將會是第三外語,而且是出了名難學的語言,應該是個需要下決心做的事,而非「試試」可解。

德國人的學校教育更絕不只是「很會管小孩」。德國人的自持精神深入於上一代的以身作則和對他人的尊重,從女兒搭校車時的情況就可略知一二。中學生們顧及小學生們的安全,一定會護在後面,讓他們先上車,下車亦然。而小學生們會遵守無形規則,先抵達校車站的人先站好排隊,然後就依照先到先排這樣的順序依序上車,絕不會有人插隊。

再者,D 朋友的小孩僅在幼稚園部上了一年,日後課業加重後,在父母都還不懂德文的前提下,是否有辦法能持續保持良好的德文能力還有待觀察。

送孩子到不同語系、不同文化的學校必要有一個重要認知:德國學校教出來的孩子就會像德國人。我們這個台印聯婚的家庭,已心理準備好面對另一層的語言文化衝擊。我多希望是純台灣血統文化的 B 夫妻能有這層認知,有心理準備如何面對一個在南非長大的台灣人孩子,即將在德國學校學德文,會把他們不了解的德國文化帶回家。

德國人的精神是:就算他要買一只鍋子,他也會去多方面研究這個鍋子的構造、成分,以及對他個人的實用性,更何況是面對孩子教育這麼重要的一事。套句一位學校老師曾對我說過的話:「本來就是會有各種態度的家長!」但是身為家長的我們,對於教育本來不是就該抱持著一個謹慎的態度?如果家長本身對教育的態度就是不求甚解,我們又怎能期望孩子在學習上有謹慎積極的態度呢?

《關於作者》
夜緻
台灣高雄人。20 多年前,隨父母移民到南非,從學生時期到建立自己的家庭,自稱半個南非人。因為母親職業是老師,在家也是嚴師,從小立志「不」當老師,卻當了老師。從南非金山大學(University of the Witwatersrand)應用英文系畢業,卻教起中文。熱愛台菜,卻嫁給不吃中國菜的印度先生,育有一對明顯被印度基因霸佔的可愛混血子女。一路上感謝眾多貴人提點,以致於可以活出別人設定的框框外。

《關聯閱讀》
增加國際觀又免學費,到德國念大學真的這麼好嗎?──讀者問答(學習篇)
不會說德文、不愛喝啤酒,我能在德國生活嗎?──讀者問答(生活篇)
「先認識自己的根,國際化以後有的是機會」──我是哪裡人?匈牙利爸爸、台灣媽媽的認同教育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