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葡萄牙第二大城Porto,來一場「最糟的旅遊」──不走觀光景點,卻遇見最真實的斑駁與美麗

在葡萄牙第二大城Porto,來一場「最糟的旅遊」──不走觀光景點,卻遇見最真實的斑駁與美麗

2016 年 2 月。
徹夜未眠;背著 15 公斤的大背包,終於抵達葡萄牙第一站—Porto 。大雨後的陽光,讓一切顯得不平凡。

Porto 是位於葡萄牙北方的第二大城,僅次於 Lisbon 里斯本。以 Douro 河為分界,左岸滿佈酒莊,生產著名的 Porto wine;右岸則是歷史悠久且街頭藝術盛行的葡式大城。

正處雨季的 Porto,迎來難得的晴天。我在 Porto 經歷一場"The Worst Tour"。

The Worst Tour 是由 3 位建築師發起的社會活動。不走觀光景點,而是帶我們看見 Porto 真實的社會問題。一位人類學博士生、美國夫妻、英國音樂博士、阿根廷藝術家、我和日本姊姊,跟著建築師 Margarida 漫步 Porto 街頭。Porto 的發展如同五掌型,從核心的手掌部份向外延伸,每一根手指頭都是一條大路,外來移民以及本地人沿著這幾條大路發展商業,這也是為何大路上的門號往往可以到一千號以上。比起里斯本,Porto 更能看見傳統葡萄牙的居住型態;里斯本有過大地震,許多葡式歷史建築遭到嚴重摧毀,災後都市重建,漸漸蛻變為嶄新的現代主義都市。

在 Porto,他們把每一個社區比喻成「島」(Island)。

走在街頭,處處可見廢棄待售的空屋。美麗的磁磚早已斑駁。面向馬路的房屋串連起來如同城牆,前排房屋間的小巷往內延伸,四通八達,通往社區深處。在「Island 」裡面有很多房子,大家彼此認識,互相幫忙。然而,葡萄牙經濟衰退,路上有許多空房子,人們負擔不起面向大馬路的房屋價格;隨處更可見被棄置的大樓。曾經有著繽紛磁磚的葡式房屋,如今只剩斑駁的外牆。據 2011 年官方統計資料,Porto 廢棄屋的比例高達 18.7%。越遠離市中心,我們看到越多歇業的商店及待出售的房屋。

經濟衰退的壓力,使得政府當局決心發展觀光業,並帶來立即的經濟成長。但居高不下的失業率仍是葡萄牙的一大困境。Douro 河床邊,原本的鐵路軌道已經被往上移。因為看中河岸景致,河床邊蓋起觀光飯店。以前居住在這的本地人是為了生存,現在因為高漲的地價紛紛離去。專注發展觀光業帶來一時的經濟成長,但成長背後,卻早已失去永續發展的精髓。

但還是有一群人,為城市的各自耕耘,從困境中試圖注入城市的新力量。Porto 是街頭藝術的著名大城,牆面上諷刺的塗鴉凸顯本地人對於觀光化的種種不適應。空商店大樓被拿來當作樂團練團室,利用原本商店的隔間,只要跟樓下咖啡廳老闆說定,人人都可以免費借用空間;荒廢的房屋空地,有組織善用,提供 City Farming 的土地,一個月一歐,就能有塊空地,在城市中種植花草蔬菜。

Porto 如同雨後的太陽,正一步步揮除陰霾。努力活出屬於自己的繽紛色彩。

《關於作者》
Tina Lu
喜歡巴塞隆納的熱情,也愛丹麥的溫度。大三的日子,我在德國交換,主修英美文學。現在,我剛回到台灣,繼續冒險。我愛底片的光線色溫、喜歡跳蚤市場、喜歡老照片,我想我心裡住著老靈魂。有一個大背包和一股衝勁,就能帶我走很遠。旅行結束了,生活才正要開始!20 歲,愛玩、愛家、愛夢想的巨蟹座。

《關聯閱讀》
人口少土地小,我們就該向中國與世界認輸嗎?──從歐洲小國看台灣的困境與迷思
旅人的烏托邦,該是怎麼樣──歐洲像是新手背包客的母親,台灣呢?
旅行前憑想像,旅行後談真實──讓我想到父親的陌生人,與林懷民的一段話

《作品推薦》
在丹麥哥本哈根,遇見一個愛微笑的民族

 

執行編輯:Christine、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Tina Lu 攝影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