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企業是新觀念、高所得國家專利?當然不是──泰緬邊境創業十年的「台灣奇女子」林良恕

社會企業是新觀念、高所得國家專利?當然不是──泰緬邊境創業十年的「台灣奇女子」林良恕

這幾年社會企業變成熱門話題,甚至有人以為這是新觀念。難道這種以人為本,把世界變得更好的企業,真的是新觀念嗎?當然不是。

我年初前往泰緬邊境,拜訪兩個名副其實的社會企業,一是兼營茶坊和手工藝品店的邊境小築(Borderline),二是手織品工作坊奇姆娃(Chimmuwa),兩者的創辦人都是台灣奇女子林良恕,我們稱呼她良恕姐,因為她就像大姊姊一樣給人溫暖。

她 30 歲以前做的任何工作,都撐不到領年終獎金,只要沒了熱情和興趣,她就會頭也不回的,繼續追尋全心投入的工作,她甚至戲稱這是「滾石不生苔」,後來泰緬邊境難民營的國際志工一職,竟讓她覺得留一年不夠,甚至是她後來成家立業的契機。

那份工作不只要走訪難民營,還要穿梭於山地部落。她進而發現,當地原住民克倫族人難以維生。泰國境內的克倫族人以務農為主,每戶有 7 塊田輪流耕作,但泰國政府頒布新林務政策後,大量收回農地,每戶從 7 塊田減為 3 塊田,礙於輪作時間不足,地力無法恢復。農業公司鼓勵種植現金作物玉米,卻不保證收購、或以低價收購,村民後來發現受騙也為時已晚。

右一為林良恕女士,跟泰緬邊境團員熱烈交談。圖/謝明珊 提供


這時候,她看見克倫族另一項可謀生的技藝,那就是傳統手織布。她開始在辦公室做起小買賣,幫村民販售布製品,2003 年認識泰籍先生,懷孕生子之後,進而辭掉工作專心創業。她從一台縫紉機開始,啟動了母職時代和創業時代。那位始終跟她一起打拼的緬甸女孩 Nono,也晉升為 Chimmuwa 工作坊的首席設計師,泰北 9 個部落都是她的布料供應商。

Borderline 則是為了展售商品而成立的空間,後來還增設藝廊展示邊境藝術家作品,以及經營茶坊販售緬甸料理和開設廚藝課,被 Lonely Planet 選為必訪地點。

算一算,林良恕創業至今十餘年。俗話說,再好的公司也有敗壞的一天,為什麼她可以數十年如一日?以下是我的一些觀察:

以人為本

每次有人問她,經營社會企業有什麼秘訣,她總是笑著說:「沒有什麼秘訣,我只是把員工和客人,當成自己的媽媽和女兒看待,設身處地思考,若我是生產者和消費者,希望受到什麼樣的對待?」

待員工如親人

她對於任何跟自己企業有關的人,都抱持著同理心。舉例來說,她希望待在怎麼樣的工作環境,就怎麼樣對待她的員工。

Chimmuwa 工作坊的員工每日工時 9 小時,其中包括 8:00-8:30 瑜珈時間,12:00-13:00 午餐時間,以及 15:00-15:30 下午茶時間。更重要的是,她堅持不接訂單,只販售成品,以免讓員工有壓力,無法準時下班。

她也明白,任何人都想成為不可或缺的夥伴,而非可有可無的螺絲釘,於是她讓每位工作坊員工接受訓練,確保她們獨立完成作品。

權力分享

營業時間通常是老闆說的算,但是在 Borderline 很不一樣,她堅持以以權力分享(power sharing)取代權威式領導,任何決策都是大家一起決定。

例如,Borderline 原是早上 9 點開業,晚上 6 點歇業,但後來員工建議林良恕,把營業時間延長為 7:00-21:00,因為客人想吃 Borderline 的早餐和晚餐,當時林良恕聽到並沒有全力支持,反而希望員工維持原訂時間,別把自己搞得太累,最後敵不過員工的集體要求,只好妥協為 7:00-18:00,後來員工又主動延長至現在的晚上 9 點。

善待供應商

林良恕對於供應商,也就是那些部落,徹底落實生產者、銷售者和消費者之間的連結。

現代經濟最可怕的地方,就是不知道原料從哪裡來,產品往哪裡去。但 Chimmuwa 的部落合作夥伴,都知道自己的布料會做成什麼商品。林良恕會帶著 Chimmuwa 的商品回到部落,跟村民解釋:「你們的布做成了筆袋,讓小朋友裝鉛筆,也會做成化妝包,讓年輕女孩裝化妝品。」這麼做會讓生產者明白,他們勞動的意義。

林良恕每年還會回台做義賣,扣除成本和基本費用後,利潤全數捐給邊境部落教育,也就是回饋供應商所在部落的下一代。

回到初衷

企業創立初期,為了他人的利益而努力,這並沒有什麼,重要的是能否堅持下去。當企業日漸茁壯,難免會面臨快速、便宜和效率的誘惑,設法採購更便宜的原料、裁減所謂的「冗員」,一切經濟考量凌駕了初衷,問題就來了。

林良恕也曾經遇過各種合作機會,有一次,一位台灣人看在泰國人力便宜,竟想委託 Chimmuwa 員工織台灣原住民的布,以賺取台灣和泰國的人力價差,林良恕二話不說就拒絕這項邀約,因為她想起自己成立社會企業的初衷不是賺錢,而是幫助克倫族婦女和村民,一來讓他們貼補家用,二來保存傳統技藝,更何況委託克倫族織台灣原住民的布,這可是天大的欺騙。

「動機越是單純,越能堅持下去。」良恕說。

這位奇女子的業務,也包括經營民宿。當地梅道(Mae Dow)診所有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志工,他們大多住在背包客棧,但身為長期志工,難免渴望在異地有個像家的地方,於是良恕就因應大家的要求開設民宿。

雖然名為民宿,她所做的事絕非民宿老闆那麼簡單,房客出車禍,她代為辦理法律事項,房客生病,她也會悉心照顧,這體現了慷慨付出絕非僅止於金錢。

後來民宿事業蒸蒸日上,從一間房子變成三間,但良恕再度自我反省,自己不是想開民宿賺錢,而是服務當地志工,所以又縮編成原來的一間,並把 50% 的盈餘捐給梅道診所。

大家不禁會好奇,持續的付出,難道不會讓人變窮困嗎?良恕回想創業經歷,竟不曾感到挫折,我想,這可能是付出所帶來的間接影響,她用發自內心的善意活出好日子,讓周圍的世界也變得更美好,而她,也被這份友善所包圍。

《關於作者》
謝明珊
求學主修國際關係,因緣際會成為影視翻譯工作者,多部知名院線片來自她的辛勤加工。始終沒忘自己生命的熱愛:持續有意義的旅行。

《關聯閱讀》
我在柬埔寨的日子──「弱勢幫弱勢」,也能出頭天?
今天不談「台灣之光」──姚彥慈:「創業所有挫敗與痛苦,都是旅途中的風景。」

《作品推薦》
我在泰國邊城美索,看見世界和平的真諦
珍惜「片刻旅伴」們的友善,一個人旅行並不孤單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謝明珊 提供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