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的烏托邦,該是怎麼樣──歐洲像是新手背包客的母親,台灣呢?

旅人的烏托邦,該是怎麼樣──歐洲像是新手背包客的母親,台灣呢?

一個友善、平易近人的旅遊環境,該具備什麼條件呢?是否曾經幻想過,當你隻身來到一座陌生的城鎮,只要你懂英語,手拿著地圖、眼看著四方、心裝滿好奇,你就可以無憂地探索未知,發現驚喜。

更美好一點,會有熱情如火的在地人,準時出現在廣場那醒目的標誌下,等著你的赴約,然後帶上你,一同去品嘗獨特、未因國際化而消失殆盡、只屬於這裡的,故事。

去年夏季 66 天的歐洲自助,首次一人出外旅遊,心裡的不安或多或少隨著飛機的起降跟著上下跌宕,記得在哥本哈根的第一天,懊惱著大大的城市卻不知從何開始,百般聊賴地看著 TripAdvisor,良久,才驚覺我怎麼會來這邊上網?

旅社老闆娘看著剛來就賴著電腦不走的我,「要出去溜達得趁早,」她說。我笑說我其實沒做功課就跑來歐洲了。靈光乍現般的表情,旅社老闆娘叫女兒遞了張中文地圖給我,以為只是一般附著街道名和地標的地圖,但細看後才發現,正面以直白易辨的手繪,標出車站、樂園及知名的丹麥美人魚,背面則簡介著歷史、文化和丹麥人平常休閒娛樂的示意圖等。

小小的地圖卻藏著大大的驚喜,「哥哈挑戰,」地圖的標題寫著。於是,不再遲疑,關上電腦,在哥哈的五天,我盡情地,留下屬於我的印記。

克拉克夫,波蘭的舊首都,也因其舊,這座城市充斥著各種光怪陸離的傳說。「這看似普通的桎梏,以前讓許許多多波蘭人日不食夜不寢。一經上銬,你只能呈現半蹲姿態,身體癱軟你脖子就會扯住,想站直也因桎梏的設置高度不得如願。你只能半蹲,直到,永遠。」導覽人員一臉暗沉地講著,離去前還問大家想不想試著把脖子放進桎梏,體會以前的哀怨,只是沒人願意。

到歐洲也快兩個月了,算算時間也接近了尾聲,無數的徙步導覽讓這次的旅程不是只有維基百科或必去景點。透過在地嚮導的引領,發現,原來哥哈裡有兩座美人魚,一座受到大眾的青睞、另一坐在橋下靜靜地,和八個兒子,靜靜地,生活著,鮮少人過問。

捷克第二大城布爾諾,每到 11 點廣場中央會定時跑出一顆鐵球,拿到就可以帶回家,據說,故事好像跟二戰有關,那誤會的 11 點鐘聲。

公車上,任憑思緒在腦中奔馳,歐洲的平易近人,對於新手背包客來說,就像張開雙手的母親,幫助你、鼓勵你來這尋找,屬於你的歐洲故事。

雨持續地下、溫度寒冽的刺人,那台灣呢?如果我是外國人,第一次來到台灣,能毫無障礙地肆意探索,體驗在地嗎?台灣的旅遊環境友善嗎?台灣的旅遊地圖,有沒有國際版本,能讓外國人憑著一張紙,融入傳統?

台灣的在地人熱情嗎?我想答案是肯定的,但,外國人能找到屬於我們特有的熱情嗎?在地人有機會向外國人分享自己的城市嗎?有沒有這麼一個平台,可以建構起淺顯易懂的指南、聚集充滿熱忱的我們,然後向世界吶喊,台灣在這!向世界張開雙臂:台灣,歡迎你。

任憑思緒在腦中奔馳,雨持續地下、溫度仍寒冽的刺人,「同學到了喔,外面下雨記得撐傘阿」,答謝、下車後,司機的提醒仍迴盪在耳邊。漸漸地,腦內的烏托邦開始成形,一個關於旅人的烏托邦,左手拿著地圖、右手嚐著美食、雙耳借給故事、心裡充滿好奇,或許,或許,我可以許台灣一個夢想,一個關於旅人烏托邦的夢想。

《關於作者》
NickChen
叫我阿皓/憑著鴨子滑水的姿勢,創造一鳴驚人的氣勢

與其屈就於他人
寧可去探索自我
被討厭需要勇氣
做自己需要堅持
然而總有個但是
隨著時間的流逝
酸甜苦辣的體會
終究我不再歌唱
揮別年少的理想
走向平凡的美好
祝福那個只有
你和我的
幸福

寫於回來後的體悟,我是阿皓。

《關聯閱讀》
帶著台灣一起旅行,讓世界認識我們最美的家鄉
珍惜「片刻旅伴」們的友善,一個人旅行並不孤單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