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幸的悲劇之中,仍然由衷關心他人──尼泊爾人,我永遠的家人

不幸的悲劇之中,仍然由衷關心他人──尼泊爾人,我永遠的家人

我去年前往尼泊爾當志工。才到尼泊爾不久,就聽到一位也是國外來的志工朋友說:「尼泊爾人,他們一旦認識你,就一輩子不會忘記你。」而在我離開尼泊爾之後,仍然不斷感受著這句話——我在尼泊爾的朋友跟我說,我當時在那邊做音樂治療的學校裡的那些小孩子,直到現在,每次看到她都還是一直問:"Where is Julia?"問我人在哪裡。而我教英文的修道院裡的小和尚們最近也陸續傳訊息給我,問我什麼時候要回尼泊爾,說他們很想我。

我想把我那位志工朋友所說的,轉換成我自己的話來說:「尼泊爾人,他們一旦認識你、和你成為朋友,他們不只是把你當朋友,而是把你當成他們的家人,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你。

我回來後,在今年二月初的時候,得知了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我在尼泊爾的朋友告訴我,我那時待的寄宿家庭中的二女兒,在跟她先生的一場爭吵中,被他毆打而不幸喪生。那個女孩,只有 22 歲,她還有一個 5 歲的小女兒。這個噩耗突如其來,讓人措手不及。我想起那個女孩煮飯時的身影、問我好不好吃時那有點害羞的笑容,以及她與大女兒拉著我的手,三個人一起去市場買菜的情景。

她們說,我是她們的大姐。

得知消息的那個夜晚,好漫長。而最悲傷的情緒,在半夜醒來時忽然席捲而來,讓我無法停止哭泣。但讓我流淚的不只是悲傷,還有因為聽到我朋友說,去探望我的寄宿家庭時,他們一家人即使悲傷欲絕,還是不斷的問起我,問我過得好不好;而之前南部大地震的隔天,家中的大女兒傳了訊息給我,問我是否平安,說很想念我,說會為我禱告。

有些人在自己最傷痛的時候,仍然不忘關心別人、不忘去愛人。

我以為我懂愛,但去了尼泊爾,才發現我錯了。原來,我懂的太少,懂的太淺、太狹隘。

尼泊爾在去年 4 月發生 7.8 級的大地震,死亡人數超過 8,000 人。死傷最慘重的偏遠地區,重建速度極為緩慢。我去年 10 月到達尼泊爾時,志工們都還在幫忙把損毀的房子用人力的方式打掉。而因印度而起的能源危機也是從那時開始(註 1)。石油、瓦斯、醫藥品短缺,老百姓時常必須在街上排一兩天的隊等瓦斯或汽油,還不一定等得到。斷電問題變的更加嚴重,一般家庭有時甚至停水停電長達一整個禮拜,沒電又沒瓦斯,只能在外面堆砌磚塊生火煮飯。

很辛苦,真的很辛苦。但當地人,帶著傷口卻仍微笑著。在那麼困苦的環境下,他們卻過得比我們還快樂,比我們願意為他人付出。有人說尼泊爾人就是因為貧窮卻過得那麼快樂,才會一直貧窮下去,說他們太溫和、太天真、太浪漫。但我認為,他們溫和,卻溫和得很堅強;他們天真浪漫,卻浪漫得很樸實、很實在。只有親身體驗過才會知道,在那裡感受到的快樂是多麼的真實。

我最近突然有一個想法閃過腦中:在通往幸福快樂的這條心靈道路上,像尼泊爾人那樣的人們也許是非常接近真理的那群人。當許多人都還在為了財富與權力而爭鬥,在彼此分化中互相推擠、爭相前進;他們卻早已在接近終點處,手牽著手笑著等我們,

想說我們怎麼過了這麼久還沒跟上來。

註 1:【報導者】尼泊爾重建路漫長,人民還要等多久?

《關於作者》
Julia Ting
我是一個音樂治療師,也是一個喜歡發掘與書寫「人」的故事的人。
雖然外表看起來冷靜,但其實心裡住著一個喜歡到處亂跑、不受控制的任性小孩。這個小孩有個小小的決心:無論如何都不要放棄追尋心靈的富裕及自由。而不管是身為一個治療師,或是身為一個人,我想做的事情都是一樣的:就是讓這個世界上各式各樣不同的人,都能擁有更多的笑容、更能看見生命中小小的美好,都能知道,自己和其他任何人一樣值得幸福。FB 部落格

《關聯閱讀》
尼泊爾震災後,十九歲的輪椅少年比拉伊
我在柬埔寨的日子──「弱勢幫弱勢」,也能出頭天?
永遠把最好的留給你──淺談土耳其人的待客之道

《作品推薦》
尼泊爾──用善意織成網,無畏困境的快樂國度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Nicola Romagna CC BY2.0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