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時候才能成為日本人的「知心好友」?──禮貌與距離的國度

什麼時候才能成為日本人的「知心好友」?──禮貌與距離的國度

相信很多不管是留學在外的同學或是在台灣的朋友,遇到日本人一定會覺得他們特別好認,不管男生女生總是白白淨淨的,衣服也穿的頗有品味。聊起來他們不一定會像刻板印象一樣木訥嚴謹,健談的人很多,有趣的人更多。

但是一旦相處久了,就會發現那層他們張起的透明薄膜,乍看之下就泡泡一樣非常輕薄,實際嘗試碰觸之下卻會發現比想像中強硬得多。我自己覺得,這就是他們稱之為「禮貌」的東西。在來到日本之前,我視禮貌為越多越好的一項優點。在日本待了一年之後,我卻發現禮貌實際上是擁有雙面性的一種特質。

日本人總愛說「なるほど(原來如此)」,他們善於傾聽頷首作反應,我是愛說話的人當然開心了。不過話說夠了,回問他們類似的問題時,很多人都會做出最中間的回答,「我覺得不錯啊」或是「你說得有道理」。每每我得到這些不痛不癢的回答,都會想到我日本人的母親以前說的:『日本人覺得不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是一種禮貌。』

確實,日本人將很多事情概括在他們的「行儀(禮貌)」裡。女生出門化妝是種行儀,不說出自己意見(以防大家起爭議)是種行儀,碰到別人不管怎麼樣都先道歉是種行儀,不主動過問人家的事情是種行儀,就算只是快感冒也會戴口罩是種行儀。

很多很多的事情,日本人都主動設定了各式各樣的行儀來限制自己。其實總括來說就是以『人に迷惑かけない(不給別人添麻煩)』為最高宗旨,以前的我就會覺得天啊這民族實在是太美好了。不過在日本待久了,也會發現他們這些美好行儀背後的意義。

當所有的日本人都奉行這些美好行儀的同時,理所當然的,他們也會在心中要求周圍的人也該這麼做。這是一個很簡單的公平分配問題,別人受到了我的美好行儀所帶來的利益,想當然爾我也該有權利在這個社會中受到美好行儀的利益。反之,我一直對別人有行儀別人卻一直對我無禮,總有一天這個平衡是會崩垮的。

很多從小在日本出生長大的日本人,在出國玩回來之後常常會說:「我以後還是想要在日本生活,在這裡生活比較舒服。」背後的原因,就是因為除了日本之外,幾乎沒有其他的國家有這麼多的行儀。大家大多不在意只有日本人在意的小細節,在這樣的異地生活久了,日本人當然會著不舒服了。因此也可以觀察到,在台灣或是在異地長年生活的日本人、跟沒出過國的日本人還是有一點差別:有人說出過國的人比較大而化之,我自己是覺得不該這麼一概而論,但是著實有這種感覺。

要在這種「視美好行儀為理所當然」的國家長久的生活下去,當然不會只有一種方法,只是若是想要讓自己生活的愜意自在一點、交到真正知心的日本好友,我覺得第一步:用這些行儀包裹自己,會一個很好的方法。這麼說聽起來有些矛盾,但是我認為這裡就是跟美國、台灣或是其他國家最不一樣的地方,直至今日,日本仍舊保有國民強烈的一統性,當你擁有跟他們一樣的美好行儀薄膜之後,就可以更進一步暸解他們內心的想法了。

《關於作者》
Yumi Wang
就讀於日本慶應義塾大學,主修法律。在台北出生長大的台日混血。喜歡吃鹽酥雞、雞肉飯跟所有油膩的食物。

《關聯閱讀》 
おもてなし──從顧客變店員,日本服務業教我的事 
姊的時代,尚未降臨日本職場──從「小妹」到「一姊」的漫漫長路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Cigmusic15 / Shutterstock.com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