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聽過「云南白药」嗎?──談談兩岸長期以來的認知差異

你聽過「云南白药」嗎?──談談兩岸長期以來的認知差異

從中國回來已屆第四個月,從「打車」轉回「叫車」、從「奧利奧」轉回「Oreo」,對於最貼近生活的一切語言詞彙轉回台灣該有的軌道。直到今天早上行走在一如往常的上班路上,眼間瞥見「云南白药牙膏」的物流車輛,頓時間愣住了,並非針對中國產品流入台灣的驚恐,而是原來「雲南白藥」早就已經存在台灣,而我卻幾乎毫無察覺。

首次聽到雲南白藥牙膏是在中國留學期間,當我把從台灣帶去的牙膏用完後,到超市朋友熱烈向我推薦。

「云南白药大家都知道相當有名,那的中藥材可說是上等,而他所製造的牙膏也挺好用的,試試唄!」他的肯定讓我對「云南白药牙膏」在眾多陌生品牌中建立起信任。雖然用了之後,個人感受是跟台灣的「某人種」或是「眾多牙醫師一致推薦」的品牌差異不大,但無論是否是移情作用,明顯可見中國朋友對於云南白药牙膏的信賴感是建立在「我國雲南地區的白藥是上等中藥材」因此「他所製造的牙膏也是好的產品」上,品牌形象深植人心。

在台灣的街道出現「云南白药牙膏」的物流車輛讓我激起諸多好奇,台灣人是否聽過雲南白藥?經向公司夥伴做的不精確民意調查,發現在公司內 30 歲以上的中年人,幾乎都聽過,而且他們對於他的品質還可以如同廣告般說的頭頭是道,然而卻沒有一個人用過;但 30 歲以下,我們這代人,幾乎對雲南白藥一無所知。究竟,為什麼會這樣?

網路上隨意搜尋關鍵字「雲南白藥」,就可以看到許多推薦文,從簡介約略可知道,雲南白藥的風潮起源於 20 世紀初,在二戰期間聲名大噪。當時有這麼一段故事,現在來說就是業配文:在台兒莊之役中有位士兵提到:『傷口傷得很重,拿出自己的白藥洒上一點,包紮起來,兩天后傷口就癒合了』。

延續這樣的產品口碑,熱潮隨國民政府來到台灣。因此 1980 年代前的台灣人直接或是間接習得這樣的經驗:「我國的雲南白藥是上等藥材」,而無論他們是否實際使用過,但在「大中國主義」下,大家都是這麼說的。

然而 1980 年代後的台灣,不單只是「中華文化復興地」,更是延續日治文化保留地,同時參雜歐美文化,又配合東南亞移民的進入,文化在地化以及自然混合發展下,我們發展出屬於自己的「台灣文化」。

「雲南不再是國內」,即使那套不合時宜的憲法告訴我們他在我們大陸地區的西南邊,但我們多數人對於雲南沒有任何語言經驗,更別談白藥的藥效,遑論認同感了。

在微信朋友圈上,曾在蔡英文總統當選後流傳這麼一篇文章〈台灣不是大陸,因為我們沒有共同的歷史記憶〉,同時間還有許多推薦了解台灣必須看的幾本書,《日本殖民》、《台灣原住民》、《台灣歷史變革》。這些都是我們台灣的經驗。這篇文章告訴對岸朋友:我們早就不一樣了,歷史和文化在在區隔我們是不一樣的存在。

談到這裡,想起在中國時,一位朋友與我談起兩岸問題,他義正辭嚴地跟我說:「就是因為我們分隔太久所以發展不一樣,但縱使如此我們不都是炎黃子孫嗎?離家的孩子總要回家,你怎麼可以否認而忘祖」。

當下並沒有回應,但現在如果再給我機會,我會跟他說:「親愛的朋友,按照這樣的邏輯,我們應該遙祭東非猿人,而非黃帝。親愛的朋友,沒有遙祭東非猿人,正因為中國文化歷史發展的經驗。所以,親愛的朋友,台灣的我們也已經回不去了」。

把兩岸扯回炎黃子孫的框架下,這不是很奇怪嗎?

《關於作者》
謝忠瑋
臺大政治系畢業。
曾在天津南開大學擔任交換生,現在在學校擔任負責任的老師。
喜歡收集許多故事,也喜歡跟他人講故事。夢想是透過故事改變世界,帶來溫暖。

《關聯閱讀》
華人、台灣人、中國人?交換之後我學到,真正重要的是「尊重人」
「妳告訴我,台灣究竟是哪一年獨立的?」──每一個異鄉遊子,總會碰到的哀傷與無奈
「你們不會被中國佔領的,因為...」──那一晚,與以色列爺爺暢談台灣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