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放在台灣的枷鎖與異樣眼光:我的法國愛情故事

釋放在台灣的枷鎖與異樣眼光:我的法國愛情故事

當年的我只是個初來乍到的法國交換生,對於愛情矇懞懂懂,既期待又怕受傷害。不知道是文化使然,還是朋友鼓舞,在法國我終於體會到「做自己」的真諦。交換的日子,我貢獻了人生第一場愛情。

剛到里爾的某個夜晚,參加了 L'apéro認識了 R。R 是個成熟的法國男人,在精品店工作,和我差了十歲。這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離接觸除了我自己外的男人,掩蓋不了內心的悸動。幸好我會法語,能夠用法語和他拉近距離。那晚,我們互相加了 Facebook。

漸漸地,我們對彼此有了好感。訊息越來越頻繁,電話越講越長。短短的時間,我們從相識、熟悉、熱戀,到狂愛。即使到義大利旅行,也不忘打跨國電話,隨時愛情熱線。那時,連續一個月每天住他家,而他也直接給我鑰匙,每天下課,一路從校園奔到他家,那個期待見到他的心情總讓我怦然心動。上班上課不再是我們的重點,見到對方、白天擁吻、夜晚激情才是我們的主要行程。某天,我們決定蹺班蹺課,租了一台車,一路開去北法海岸,彷彿離開塵世喧擾,來到野外度假,人生中第一次沈浸在愛情的歡愉之中,原來兩個人擁吻、緊抱在一起的感覺如此美好,多希望時間靜止在那一刻,剎那成為永恆的記憶。我清楚明白那時的我是多麼幸福。

然而,不是每個故事都能有童話故事般地完美結局。某天早晨醒來,他變了一個人,說我太黏他、說想要自己的空間、說想結束這段「愛情限時簽」。原來,我本來就不是他唯一的人,我只是他自己在遠距離下的小小心靈寄託。而對我來說,他似乎只是我交換日子的陪伴者。我天真以為可以化限時的愛情為永恆的力量,以為我能凌駕於任何人之上。但我錯了,也許他根本不曾經是我的男朋友,也許我們本來就不屬於彼此。當我以為這就是愛情的美好時,卻又立刻體會到心碎之痛。

就像「西班牙公寓」(L'Auberge espagnole)一樣,交換生的時光總是既快樂又美好,卻短暫而稍縱即逝,唯一留下的是那些抹滅不去的良辰美景。交朋友、談戀愛、到處旅行,相信每個交換生都經歷過這一切。雖然這段愛情沒有修成正果,但仍感謝這段人生經歷,我更懂得如何珍惜與把握未來所遇到的一切,從一個大學男孩,變成即將出社會的男人。

更重要的是,我體會到在這邊對於各種人的尊重與包容,我們可以大方在路上牽手、街上熱吻,不會有人對你怒目相視,更不會有人投以異樣眼光。

這裡的文化,強調展現自我,畢竟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沒有人能夠一樣。然而,從小到大的台灣教育都叫我們循規蹈矩,走指定道路方能有出息,寫正確答案就會有滿分,跟別人不一樣就是有問題。但沒人告訴我們,表達自我想法,不代表我們就是錯的,反而在這樣的多元呈現中,能夠看到人性的多樣性。

事過境遷,我不回味這段愛情,但我懷念這段交換時光的每個點點滴滴,每個歡喜與傷痛都值得細細品嚐。如果人生重來,我依然會選擇法國,我肯定也還是會愛上這該死的男人,因為我就是我,如果因為後悔而想改變過去的事,那就不是我了。我想,總有一天還是會重返法國,畢竟法國教我的事情,勝過於 22 年在台灣的同化教育。原來,「做自己」是如此地自由,宛如解放枷鎖般地翱翔。

《關於作者》
Augustin,當年在師大誤打誤撞開始學法語,便漸漸愛上法國文化,也因此曾在法國待了一段時間。很多人問過我為什麼要回台灣?原因很簡單,因為兵役與家人的羈絆。不過,在經歷了當年遊學、留學法國後,決心有朝一日必定重返,只是時間問題。用一句話總結:在我眼中,法國最美的不是人,而是古典藝術和歷史文化激盪出的氣息。目前最大的願望,是和美國男友穿梭在法國鄉間。

《關聯閱讀》
羅馬假期,與極其短暫的戀情
留學美國,我學會如何做自己
澳洲、信仰、女同志──不停地闖,我的打工度假之旅
喜歡紫色的他、和喜歡藍色的他,讓我明白家的意義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