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馬假期,與極其短暫的戀情

羅馬假期,與極其短暫的戀情

出發的幾天前朋友們問我休假去義大利興奮嗎? 老實說,我沒有太多的感覺,但待在歐洲邁入第二年,揮別既有單調的生活,仍有種逃離的快感。一個人去旅行,感官總會放得特別大,有更多自己的時間思考,也總會在旅途上遇到特別的人。

我在社交 App 上認識了 V,這是既容易又快速認識新朋友的管道,尤其在一個新環境,沒有固定的社交圈。

因為他白天上課,所以我就先在城市裡閒晃,那晚我們約在羅馬最有名的許願池前見面,V 和照片差異不大,長相就是典型的義大利人,不高,精壯,輪廓深,相當迷人,羅馬大學學生,精通多種歐語和英文。

我們坐在許願池前的廣場上,開始聊語言學習和文化,我不服氣地說,你學歐語非常容易,因為系出同語系,哪像我光學英文和法文就已經搞得焦頭爛額。聊著聊著我們都餓了,V 挑了一間在羅馬競技場對面的酒吧,這是一間只要點一杯酒就可以隨意吃 buffet,據說這樣的酒吧在當地相當流行,在米蘭更是。我想大概是鼓勵大家在 happy hour 消費的一種行銷模式吧。

說真的這間的食物是我不喜歡的冷食,但吃飯食物不是重點,人才是一頓美好晚餐最重要的因素。離開酒吧後,我們到了最著名的羅馬同志一條街,還真的就那一條街,不太吸引人,V 和我說在義大利上一輩對同志的接受程度仍不太高,天主教廷仍在義大利有相當大的政治影響力,然而為了符合歐盟人權法,在今年二月,通過了同性婚姻法,但卻刪除了領養其伴侶親生子女的權利以及忠誠條款,硬是堅持這種婚姻關係不等於原有的婚姻關係。

回到青旅後,老闆留了張紙條和一瓶寶特瓶裝的紅酒,上面寫著如果店家在晚上 9 點以後不賣你酒,那麼試試我們釀的家常酒吧(因為我前一天向他抱怨我晚上買不到酒)。這一刻,我深深感受到義大利人的熱情和友善。

第二天,我逛了自己的行程後,等待 V 下課,V 特別開車載我去他朋友那,我很訝異剛認識的他,直接帶著我去見好朋友。他們是一對女同志情侶,兩個人都是學音樂的,一個主修羅馬文學和鋼琴,另一個學鼓。

我們暢談美食、電影和文化,我向他們推薦珍珠奶茶,還有留學生的神物:老干媽(罐裝調味料)。他們也向我學了幾句中文,用手機錄了下來,以便之後複習。原因很有趣,因為他們住的這個區域都是中國人開的店,而中國人的理髮廳吹出來的直髮可以維持一整週,所以一定要學會怎麼說「直髮」。我們接著討論了中文的四聲腔調,還有各地口音,他們說義大利各地的口音也非常不同,每次到對方家裡,常常也不了解長輩在說什麼,於是點頭就對了。

之後我們繼續聊電影,女主人們批評那部剛在坎城影展得獎的女同片,片中的性愛畫面完全只是一位異性戀男導演的想像,不符合實際,於是她們在電影院裡大笑,非常有畫面。

聊著聊著,時間過得飛快,和義大利人聊天,真的完全不用想話題。派對結束後,在回程的路上,我在前座親了 V,我們擁抱,我們感受彼此的溫度。我很清楚我們之間是沒有未來的,但至少我們當下無比開心。我開始思考,一段美好的愛情,是否需要追求永恆?此刻我選擇活在當下,盡情享受而不去思考未來,此時,我試圖拋開既有的價值,得到一段難忘的經驗 。

早晨,V 送我去坐火車,在閘口和 V 道別,當下我沒有難過的情緒,這算是愛情嗎?

謝謝你,給我一段無法遺忘的羅馬假期。

《關於作者》
Thomas P.P.,台北出生,現居倫敦,倫敦大學學院碩士生,喜歡閱讀、家居生活及旅遊,曾在中國和法國生活,待過數個跨國零售及時尚精品產業,並擔任不同的職位,在此分享海外生活、職場及愛情想法,試著用多元的視角來看世界,希望所有讀者可以在閱讀後進行獨立思考。臉書專頁

《關聯閱讀》
我的義大利人生──義大利「Mamma」教會我的事
澳洲、信仰、女同志──不停地闖,我的打工度假之旅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