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泰國邊城美索,看見世界和平的真諦

我在泰國邊城美索,看見世界和平的真諦

2015 年邁向 2016 年之際,我參加了 Glocal Action 舉辦的公益旅行,跟隨《邊境漂流──我們在泰緬邊境 2000 天》作者賴樹盛前往泰緬邊境,一下飛機就從清邁拉車到邊城美索(Mae Sot),這裡隔著湄河(Moei River)跟緬甸邊城妙瓦底(Myawaddy)對望,兩國靠著友誼大橋貿易往來。

清晨五點半,我秉持著背包客精神,獨自踏上美索街頭慢跑兼探險。天色微亮,美索「鬧區」並不大,不出 1 小時,我就自行完結「美索盃馬拉松」,途中有阿伯掛著微笑為我打氣,但也有阿婆覺得哪來的神經病,面無表情直盯著我瞧。當東方天界露出魚肚白,迎面而來的是,三三兩兩赤腳托缽的僧侶,缽裡裝的竟然不是銀子,而是店家和老百姓所佈施的食物。

邊城美索名不虛傳,匯聚了伊斯蘭、印度、緬甸、泰國和華人面孔,交雜著泰式、中式、印式和緬式料理,一次滿足貪求新鮮感的味蕾。華人粥品和肉包就在不遠處。小麵攤紛紛拉開鐵門做生意。泰式炸物小販一大早就門庭若市,我探了頭仍不知道葫蘆賣什麼膏藥。對街的泰式自助餐店,豐富的菜色一字排開,綠咖喱、打拋肉、涼拌菜,每道料理都令人食指大動。印度烤餅店則傳來陣陣誘人奶油香。

隔條街就是美索傳統早市。雙頰塗滿保養聖品 Tanaka 的緬甸婦女,展現超強平衡感和自信,就算頭頂重物也不落下。帶著伊斯蘭白帽的男子,露出深不可測的表情。回程巧遇中小學生遊行,他們身穿泰國傳統服飾,頂著大濃妝,眼看我在拍照,還跟我主動招手微笑。

美索作為貿易大城和非政府組織(NGO)聚集地,勢必也要迎合外國人的需求。唯二的連鎖超市 7-11,跟台灣一樣營業 24 小時。門扉緊閉的酒吧,可以想見其夜晚的喧囂。轉個角還有健身房,重訓器材和跑步機一應俱全。Tesco 則矗立在不遠處,滿足旅人臨走前的血拼瘋。聽說就在腳程走不到的地方,還有開幕不久的大型百貨公司。

美索,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城市,在滿足現代人的需求之餘,仍保有不同種族美好的傳統,我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感動,世界和平的理想不就是如此嗎?讓每個人自由展現與生俱來的文化,不用刻意隱藏,也不用面對異樣眼光。

換言之,這有別於「文化大熔爐」的同化,讓不同文化能夠和平共處。當沒有任何種族自覺受到歧視,就不會被迫自我改造,順應社會主流價值過生活,或自成小圈圈相互取暖,反倒是保留各自的文化和價值觀,在同一個舞台大鳴大放,匯聚成炫麗奪目的城市風景。

新移民已是台灣的一大族群,不禁讓我開始思索,如何讓多元種族成為台灣最美麗的風景,也讓台灣人更懂得欣賞這種美麗.....。

《關於作者》
謝明珊,求學主修國際關係,因緣際會成為影視翻譯工作者,多部知名院線片來自她的辛勤加工。始終沒忘自己生命的熱愛:持續有意義的旅行。

《關聯閱讀》
尼泊爾──用善意織成網,無畏困境的快樂國度
心直口快卻溫暖,泰國的「南部人」們
曼谷巷子口的小故事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OMRERK KOSOLWITTHAYANANT / Shutterstock.com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