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印尼,備受尊崇的「報導者」Fabri:「爺爺是大屠殺的受害者,所以我當記者找真相」

在印尼,備受尊崇的「報導者」Fabri:「爺爺是大屠殺的受害者,所以我當記者找真相」

記者會還沒開始,會議室已經擠滿記者,有印尼當地媒體,也有不少外媒。這是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在雅加達某間高級飯店舉行的記者會,談的是一段黑暗歷史──1965 大屠殺

比起發生在幾年前的 97「排華」暴亂,1965 大屠殺台灣人或許不太不熟悉,我為了採訪,昨天臨時抱佛腳。這場持續好幾個月的大屠殺,主要是要圍剿共產黨、不過就連華人和左派人士也是目標,始末有點複雜,但最後導致五十萬到一百萬人死亡。

查資料的過程驚覺這死亡數字實在相差太多,這也是為何有許多人權組織譴責印尼政府不公開真相。大屠殺發生後,印尼政府始終不願面對。終於,就在大屠殺發生50 年後的今天,印尼官方決定在下周舉辦為期兩天的首場聽證會,邀請受害者、受害家屬、學術單位等。(這樣的內容是否很熟悉?台灣的 228 事件是否該重啟調查也常常引發討論。)

人權觀察組織所舉辦的記者會,為的是搶在聽證會前呼籲政府公開當年真相,且不應該只聚焦大屠殺,而是大屠殺後對受害者及家人、乃至於對整個印尼社會所造成的重大影響。

寫那麼多,其實是要談談我同事,更精準的描述,是我的前輩 Fabri,每次開會,她都不苟言笑,所以我對她也不太熟悉,不過因為這場記者會,她突然變得很活潑,對於為何選擇記者這個職業,娓娓道來。

「我爺爺當年就是被綁架,然後失蹤了」,Fabri 的爺爺是 1965 大屠殺的受害者,從小就失去爺爺的她,當時的床邊故事,就是「大屠殺的經過」,她說,媽媽希望她了解事實,爺爺沒有死,他只是失蹤了。

當時,Fabri 就立志要成為一名記者,而且是專注於「調查報導」的記者,一眨眼,十年過去了,她成功進入印尼最著名的調查報導雜誌(Kompas),專注於人權、弱勢、努力揭發惡行的她,得到很多人的信賴。很多組織、甚至連印尼總統的兒子都指定她寫獨家報導。

還記得年初發生在雅加達恐怖攻擊嗎?她可是全國獨家取得嫌犯錄音的記者,當時就連 CNN 或時代雜誌都來問她來源為何。外表看起來很年輕的 Fabri 告訴我,一個記者最重要的是 Credibility,這個字很難用中文描述,但簡單說就是「可信任度」。她笑著說:「過了近十年,我想我得到了 Credibility,有上千名讀者願意花時間看我的文章,或對時事的分析。」

雖然我和 Fabri 還不夠熟,但我想她是個對自己有很高標準的人。不過外人看 Fabri 可能覺得她有點「機車」,因為剛剛她才和我分享,她在臉書轉貼印尼某大報的編輯的文章,批評該編輯的評論宛如政府大聲公,更公開指責,怎麼身為大報編輯,文章裡還有錯字!

如同我前面提到的,Fabri 最終還是想要查明真相,1965 大屠殺的真相,當年政府到底把她爺爺抓去哪裡了? 「真相還沒被揭發,所以我的工作還沒結束,所以其他像是結婚生子,再說吧!」她說。

我深信,新聞記者有很大的社會影響力及社會責任,這是社會上少數擁有時間與空間,代替社會公眾採訪、調查真相,同時還能養家糊口的崇高工作。在印尼有個對調查報導如此執迷的記者,台灣呢?

《關於作者》
札克利/Zachary Lee。兩年的新聞工作中,曾採訪空難、氣爆、台南強震、太陽花學運和反課綱占領教育部等重大事件,喜歡衝第一線,記錄歷史。2016 年辭掉工作,到東協國家之一印尼,學語言、識文化。期待透過文字抹去台灣人對印尼的偏見,重新認識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國家。現居印尼雅加達,在英文媒體實習中。提醒自己 Tell the truth and shame the devil. 我的 Blog

《關聯閱讀》
如何成為一個戰地記者
「來,讓我看看哪個是我最愛的記者.....」──川普記者會,或是「粉絲見面會」?(上)
從總統大選到「台灣有三寶」,外國媒體這樣看台灣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示意圖非當事人)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