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狼性」的德國人,生活卻是平衡富足的

沒有「狼性」的德國人,生活卻是平衡富足的

請放心,這裡要談的與雙 B 轎車無關,也沒有要推薦 R 牌行李箱。

說真的,德國人的口袋很淺。淺到我有時都覺得他們是在過苦行僧的修行生活。絕大多數人,很少外食,謹慎的克制購物慾,我每日上班前在連鎖咖啡店買的一杯卡布奇諾是德國同事口中的奢侈。

曾經聽過一位朋友這樣形容德國人:「德國人太懶,只會抱怨薪水扣稅後錢少了一半,卻不會再去找第二份工作或進行投資理財。」那時的我並沒有反駁,因為身邊的德國人都很安於自己的一份工作,套句大家愛形容的就是很沒有「狼性」,你幾乎可以篤定十年後的他們即便薪水調升了一定的幅度,人生樣貌卻相差無幾,「確實是很乏味的生活」我當時是這麼想的。

然而人生很有意思。你幾十年毫不懷疑的信念,可能在某一個人生轉折就徹底改變,而且改變的絲毫不勉強。

前年的這個時候,我高齡 14 的愛犬哈帝病了,幾經衡量下我向學校遞了辭呈, 想全心照顧她。從二月到五月,五月到七月,辭呈總共遞了 3 次才走人,這期間我的德國老闆一再慰留我,也具體幫我加薪想讓我留下。我記得最後她想不到任何辦法了,突然對我說「Kate 妳把狗狗帶來幼兒園上班吧!這樣好不好?」當下聽到的那刻,我以為她在開玩笑,但那認真的表情讓我感受到她的誠懇,不是鬧著我玩。(註:哈帝是 siberian husky,對幼兒園學齡 2~3 歲是相對大的狗)

無論是誰,身為一個人,在一路延伸的人生旅途中,都一直在累積不同的角色。 你可能是爸媽的掌上明珠,職場上的主管,另一半的老婆,家中小孩的媽媽,還有姐妹淘們最好的朋友。

在台灣,同時背負這麼多身份似乎是很耗損心力的事情,大多時候工作上的角色能不出差錯已經感到幸運,最讓人腿軟的莫過於媽媽/太太/女兒/朋友的角色重疊上演大亂鬥。想衝刺事業擔心當不了好媽媽,想和好姐妹出國旅行怕老公不放人,想多陪陪爸媽但是抽不了時間回家。認真追究起來,每一天都忙得焦頭爛額,每個角色也都扮演的不上不下。

然而在德國,可以擁有許多重疊的身份,卻是一項恩賜。我相信,在我德國老闆的眼裡,我雖然是她的員工,但那也只是我之一的人生角色,我同時也是哈帝的主人,就必須對她負起責任。所謂的 work-life Balance 德式生活,就是沒有一個人生角色應該被犧牲。駑鈍如我,也開始慢慢明白,德國人的生活一點都不匱乏,他們的生活之富足,來自生命的廣度,他們不會為了迎合他人定義的成功,而埋首工作犧牲私人生活,不會因為結婚了,就取消和知心好友每年度的男人之旅/女人之旅,就算角色變成了媽媽,我身邊也有德國同事決定把小孩帶去辦公室上班的例子。所有人生角色似乎都相當程度的和平共處著,每個角色所提供的不同能量也同時加乘了快樂。沒有人去遙想十年後終於達陣的成功人生,因為每一天,他們都在具體實現心中理想的富足生活。

我承認,台灣職場環境很多時候由不得人任性。但即便如此,人多少還是有所選擇的。在台灣我一位幾十年的老朋友,打滾廣告圈十多年,晉身一線主管後擁有相當優渥的年收入,去年回台灣碰面時她卻跟我說她辭了職,想要讓生活腳步緩一緩,開心地說她已開始著手籌備她長久鍾愛的花藝設計工作,我突然覺得她整個人又活了過來,不是凌晨一點還在挑燈夜戰瘦成枯骨的廣告工作者,未來的日子想必多更有挑戰,但那樣專注在自己鍾愛的事物,不給利益捆綁靈魂的她,我覺得好迷人。

德式生活的富足,來自靈魂的絕對自由,在陽光下擁抱自己每個人生角色。認真工作,卻不賣命工作。因為,對生活沒有熱情,分秒都在計較利益得失的人生,才真叫人乏味。

《關於作者》
凱特小姐,1978 年出生台北人, 英國格拉斯哥大學 (University of Glasgow)教育碩士。曾任台北各大連鎖國際幼兒美語學校英文教師及大衛成人美語教師,目前任職於德國漢堡德英雙語幼兒園。從小一路叛逆期,被爸媽稱之為"家裡最乖的那一個"。高中為了反抗無理校規差點被勒退,正式擺脫高中數學的那一天覺得人生頓時由暗轉明。最喜歡的事情就是旅行,買香奈兒包包我不如買長程商務艙機票飛出去看世界。

《關聯閱讀》
德國教育VS.台灣教育──「讓他自己學飛」與「千萬不可以!」
為什麼我們要因休假太多,有罪惡感?──從歐洲的長假制度,談勞工權益

《作品推薦》
會玩才是真本事──德國的學前教育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