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孩子,熟悉自己腳下的土地嗎?──台灣媽媽的上海教育觀察

我們的孩子,熟悉自己腳下的土地嗎?──台灣媽媽的上海教育觀察

雙寶娘天生是個大路癡,每次獨自出門都是大陣仗,尤其得確定手機電量是滿格狀態,好讓我可以依賴地圖的導航功能;若跟朋友相約那更是麻煩,還得事先預留迷路的時間,約會前幾日若得空還要自己先研究一下路線,實際走一趟熟悉路況。

生了雙寶後,這種情形完全沒改善,還可能因為媽媽迷路小孩吵鬧引發親子大戰,但偏偏雙寶爹平日裡工作忙碌,是個典型的假日爸爸,假日可以依賴他,平日就完全不可能幫到忙,我唯有自立自強才是王道。

這等大路癡一個,高中時代地理科目卻常常拿高分,這告訴大家一個永恆不變的道理:成績不等於能力,地理高分不代表地理能力強,知識不能拿來生活上實踐利用,幾乎沒什麼用處,至少放在雙寶娘身上是如此。

有一天,雙寶放學後嘟嚷著要買老師吩咐的文具,鑒於小一生對老師的要求機乎是使命必達的程度,即便才剛從北京搬來上海不到一個月,社區附近路況完全不熟悉的狀態下,還是決定硬著頭皮帶他們去買!我可不想整晚被小孩嘮叨,還一次兩個!

其實路線非常簡單,就是社區大門出去右拐,直線走 10 分鐘,目標物在右側,看到建築物搭手扶梯到 2 樓再左拐,就可以看見文具店的大門,說得一口漂亮地圖,不代表能找到路,事實證明我還是迷路了呀!

「媽咪,我們為什麼走這麼久還沒到?」女兒首先發難,小孩很愛在旅行中問為什麼還沒到。

「我也不知道呀!」腦袋因為迷路混沌起來,汗流夾背狀態下立馬決定拉個路人來問問。

就這麼剛好,一個約八九歲看似路上商家的孩子,溜著滑板車從我面前經過,我趕緊問她:  「小朋友,你知道xxx商場怎麼走嗎?」

那孩子看了我一眼,又瞧了瞧雙寶說:「我帶你們去好啦。」儼然是大姐姐的口氣。

帶我們母子三人去商場的過程中,這孩子偶爾會停下來跟路邊正在下棋的老人打招呼,或提醒我們前面有個坎要繞過,還知道哪兒有野狗要注意安全,很充實地忙碌著。不知為什麼那一刻我居然有點感動,不只因為她的善心幫忙,還有她對自己腳下這片土地的熟悉度,那是花上多少時間探索才習得的能力呢?我能不能也給孩子充分的時間和自由,讓他們也親近探索腳下踩的這片土地呢?

中國有句話說,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學習應該不只是在教室內,望著一成不變黑板和教科書,走出教室,外面的世界才更廣闊。教室外的學習,可以是倘洋在沙灘上與碧海藍天的對話,或是在深山野嶺間的奇遇冒險,更可以是探訪住家周圍的巷弄文化,與社區耆老閒聊過往的野史故事,眼前這個孩子,給我上了一堂寶貴的課程。

而且這樣的課程不必遠求,上海小學的課程中有一堂叫「探究課」的課程,將課程資源從教室延伸至課外,從學校延伸到社區和地區,學生自身、學生家庭以及學生所處的社會環境、自然環境等都成為了被探究的對象。

在設計課程主題時,不少學校因地制宜建設或開發校內的課程基地。比方說,雙寶的學校位於上海閔行區虹橋機場的附近,學校在設計校本特色課程,就把研究飛機的構造、探訪飛機場納入課程中,讓孩子走出教室外學習探索。

和上海探究課類似的臺灣課程叫「鄉土課」,我的大學同學,臺灣菓葉小學陳信蓁校長說「我做鄉土課程是因為學校社區的自然人文特色很突出,從學生的日常生活經驗出發,連結土地環境,有利於學生的學習興趣。」因臺灣是海島,陳校長和老師們設計了一連串海洋教育的鄉土課程,讓孩子們從作中學,學習成效大大地提升。

臺灣和大陸都有相似的課程,這真的是現代孩子的福氣,唯一的缺點這樣的課程明明深受孩子的喜歡,課堂數卻少得可憐,還常常被挪作趕其他課的用途,而且兩地都是相同的狀況,可見在華人的世界裡,升學主義和知識還是比生活技能來得重要,一方面是因為父母的觀念沒有改變,受制于以往的成長經驗,認為在考試制度下,沒有必要上這種課程,二來專業教師的缺乏更加深這類課程存活的可能,加上學校及老師擔心家長抗議鬧事,寧可默守舊制也不肯提起勇氣改變,這層層相連的關係,很值得身為華人父母的我們好好反省,再好的教育改革,也得家長的支持才能落實。

除了學校教育,家庭對孩子的影響力也很深遠,那麼,如何在家庭教育中給孩子探索和親近土地的機會呢?美國著名的自然教育學家約瑟夫.柯爾(Joseph Cornell)在他的著作「與孩子分享自然」這本書提到「順流式學習法」,它的方法如下:

1、喚醒熱忱
所謂的熱忱就是對大自然和土地的喜歡,這是一種人與生具備的能力,幼小的孩子到了戶外,總會忍不住用四肢五感去探索,一會兒摸摸小草,一會兒翻搗沙土,你可能還覺得奇怪,不過就是幾片葉子、一堆沙丘,孩子怎麼有辦法花這麼久的時間玩耍,還可能自己變出不同玩法和花樣,如果父母不出聲阻止,恐怕玩上一天還不盡興。

2、集中注意力
集中注意力包括四肢五感,所謂的四肢五感,就是兩手雙腳和聽感、視感、嗅感、觸感、味感這五感,孩子透過四肢五感去探索環境,幫助他瞭解這個世界。雙寶娘以前在學校教導孩子,還會再加上另一個「心感」,意即用心感受周圍的一切,我們用四肢五感瞭解環境,又在這個過程中,學會了情感的交流和愛的感動。曾經教過一個感受力特別強的孩子,每每遇到感動的事物,就會手摸胸口跟我說:「老師,我這裡熱熱的,好像喝了一杯好燙的朱古力。」孩子用有限的詞彙,卻把自己的感受描寫的很到位,孔老夫子說的教學相長的思想,不過就是如此了。

然而被社會化後的大人,這些本能反而喪失,幸好這種熱忱只是被俗事繁物給遮蔽了,只要你夠專注,馬上可以再獲得。那麼該如何把注意力集中在四肢五感呢?其實方法一點也不難,請把自己的身段放柔軟,恢復如孩子一般的童心,基因裡那份對大自然的好感馬上就能引流回來。

3、直接體驗
坐在大樹下乘涼爬上樹稍,用身體直接觸摸泥土、花草,感受風吹來的涼意,陽光曬在身上的溫度,幻想自己是世間萬物的一份子,將生命融入其中,用心體驗大自然的一切,

4、分享啟示
和其他人分享一至三步驟的感想。

有沒有發現,這些其實都是孩子原本就會做的事情,而且步驟描述的絲毫不差,仔細想想孩子每次玩耍的過程,是不是情緒先歡欣鼓舞(喚醒熱忱),一玩就心無旁騖忽略其他的事物(集中注意力),玩的時候四肢五感全用上(直接體驗),等到玩到一段落又急著與我們分享他的作品成果(分享啟示),約瑟夫.柯爾(Joseph Cornell)不負為當代最偉大的自然教育專家,而且這位大師還沒生過孩子,卻如此瞭解孩子的原始本能反應,真心讓雙寶娘感到佩服。

所以父母其實什麼都不用做,只要提醒自己陪伴孩子就很足夠,切記不要因為自己怕曬太陽、討厭流汗,或像雙寶娘一樣有潔僻,擔心孩子弄髒而出聲阻止,如果連家長自己都不親近環境,如何以身作則,讓孩子與土地產生連結呢?

雖然現代的社會過度城市化,但是幸運地是大自然其實就隱藏在我們的生活周遭,觸手可得不必捨近求遠,可以設定居家附近幾百米之內,帶著一顆童心和孩子去探索,也許你就會發現,平常走過的路線,居然有這麼多不一樣的驚喜等著你,可能是一株小花、一條流水、幾棵大樹,可以拿來使用的資源遠比你想像中多出許多,這一切都在默默等待你和孩子去發現去探索。

雙寶娘來自臺灣南部的嘉義,小時候常常在水稻田和果園中玩耍,還跟鄰居小夥伴們在香蕉園裡建了個「秘密花園」,無論是高興、難過時都想躲進秘密花園,在那裡可以抒解壓力、分享快樂,直到長大成人有了孩子的現在,還時不時在懷念那個刻畫在記憶裡的秘密花園,這份生命中的牽掛和關懷,都根源於小時候我對家鄉母土建立的情感,無論我流浪到天涯海角,永遠都存在對故鄉的依戀,而且每次回鄉,即使身體奔波的再勞累,心靈上卻總是能得到豐足的力量,能夠支撐我回到異鄉繼續努力奮鬥,相信每個出門在外的遊子都能體會這種感覺。

衷心地期盼每個孩子都跟雙寶娘一樣有機會體驗自然,讓孩子和土地有生命的連結,建立對家鄉的依戀與歸屬感,這不僅能夠幫助孩子有良好的情緒發展,還能讓他學會珍惜土地、愛護環境、對世間萬物產生柔軟慈悲心,而這些都是當今社會最缺乏的生命智慧,這種智慧從小學會了,便會跟隨孩子一輩子,能夠在他面對挫折失意時,不致於失控傷害自己或別人,還能給予他撫慰與洗滌,守護支撐他得到生命的力量,再一次有勇氣重新立足於世界。  

《關於作者》
雙寶娘,本名譚惋瑩,台灣遠見未來 family、微信小花生網公眾號專欄作家。出走的臺灣教師一枚,2013 年在眾人的反對下,辭了號稱鐵飯碗的公教老師工作,帶著一對龍鳳雙寶,跟隨著先生到中國工作,由北京開始漂流,足跡暫時停落在上海。一雙子女目前就讀上海公立小學,期望用臺灣教師的角度,將所遇到的文化衝擊與影響記錄下來,供日後追憶也與各位分享之。

更多關於雙寶娘的文章,和我們一家在上海的生活點滴,歡迎大家移動手指,進來【阿娘喂!龍鳳胎在上海】的粉絲團坐坐喔!


《關聯閱讀》
會玩才是真本事──德國的學前教育
在荷蘭,森林就是最好的親子教室
僵化的學校教育──台灣傳統文化的毀滅者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世代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