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換生在美國:先別一頭熱,文化交流沒有想像中這麼容易

交換生在美國:先別一頭熱,文化交流沒有想像中這麼容易

並不是只當一年交換生就真的英文嚇嚇叫

出國讀書, 尤其在美國這樣的純英語系國家,大家第一印象大概就是英文會進步很快吧,但是事實上並不盡然。主要原因就是,你說的次數變多,甚至不怕開口,不代表你說的正確,因為外國朋友跟你相處,並不是當你免費的老師,他們可以糾正你,但不可能幫你挑出你所有的錯誤,他們也沒有義務當你的免費家教。

就像平常我們交朋友一樣,帶著希望無償得到幫助的心態,是很不可取的,尤其西方國家自我意識較強,容易排斥單方面提供太多協助的情誼關係。

孤單找上門,誰來當朋友

隻身在外,孤單寂寞是免不了的,如果無法順利交到親切而又願意給你幫助的朋友,便容易與可用母語溝通的人成為朋友並形影不離。

大家都知道,如果想要在國外練好英文 ,最好不要太常使用母語,可以的話多說英文;而且都已經遠在國外,不交交外國朋友更待何時,但說得容易,當你遠離熟悉的環境,甚至身邊沒半個認識的朋友,千萬不要輕忽孤單寂寞的威力,它可以摧毀你的所有堅強與堅持,也因為如此很容易衍生出另一個問題:你很容易就和新環境裡能說母語的人,產生很強烈的連結,並快速產生革命情感,這種情感強烈到,就算回國了,你懊悔當初沒有好好加強英文,也不會責怪陪伴你的母語朋友,他們的存在太重要了,陪伴的力量,比什麼現實條件都還可靠。

所以我強烈建議要出國的朋友,必須要堅持不斷鞭策自己,朝當初設定的目標前進。一年真的是太短太快了,這一年,你不但要適應環境、挑戰孤獨,更要找到一套自己在當地的生存方式,更何況要達到充實自我、加強英文還要建立人脈,擴充視野......除非你有過人的意志力或超強的社交技巧,不然第一年真的很容易就陷入孤單情境,何況現在大陸人廣布全球,筆者在美國當交換學生,這所學校位在非常偏僻的鄉下,但是台灣跟大陸的老師學生還是加起來超過 10 人。出門在外,會說中文的人很容易順理成章地互相依靠。要花苦功融入當地,還是停留在「國外的舒適圈」,都是個人決定。

說到底,交換生哪裡出了問題?

我們一起過去交換的台灣人中,有一個社交能力特別好,因為他很會變魔術,是在台灣拿到街頭執照的街頭藝人,每次他變一、兩個對他而言很簡單的戲法,總把外國人逗得一愣一愣的,對他佩服不已。

但說實話,他並沒有因此得到太多好處,交換學生能交到的當地朋友很有限,最重要的原因便是,我們台灣人從小就是不停的加強讀寫能力,完全忽略聽說能力的重要,去到美國大學校園,聽課跟不上、與同學溝通不良的 trouble 很多,對一般的美國人而言,一兩次的請教可能沒問題,次數多了,一定有人會開始閃避你。

我們很急於要跟外國人當朋友,希望從他們那邊得到幫助,但對他們而言,我們會造成他們的麻煩。不過並不全然是因為他們的自我意識或是冷漠,筆者覺得要幫美國人平反一下,這畢竟是結構上的問題:美國的學費真的貴得誇張,十幾萬根本念不了大學,幾十萬到百萬的學費,對他們而言是家常便飯,若是沒有得到獎學金,加上家裡沒有提供援助,他們都要以打工甚至貸款的方式來就學台灣所謂「七分都能考上」的大學。

現實是,他們可能自己對課業都自顧不暇,建立有用的人脈又是另一回事,我們交換生的困境他們並不想攪和其中。

文化體驗?文化交流?文化衝擊?

台灣學生想當交換生,不外乎是想體驗外國生活,享受文化交流,當然也有認真想交流學術,及為未來出國留學做準備的。但是交換生很容易流於一頭熱要跟別人交流,卻忽略文化背景的差異、及當地學生對交換生的真實看法。

強迫推銷台灣文化、自以為是的想用台灣特色跟當地人套交情,不願正視台海兩岸的困境及台灣本身的弱勢,這些都是很多台灣學生不知不覺會犯的錯誤。

這樣的講法可能很偏頗、也過度自卑,但是現實狀況是:美國除了幾個知名大城市以外,很多地方的國際觀並沒有台灣大,不是西方的月亮就比較圓,美國有很多人終其一生不會想到亞洲來發展、甚至觀光(當然大陸興起的現在,他們對大陸又愛又恨的情感,也不是台灣人可以輕易介入的)。

就我觀察到的現況而言,交換生的美國好朋友不會太多,尤其只有一年甚至一學期的交換生,真正知心的可能是資深的國際學生,半融入美國生活,但也能理解我們初來乍到的不容易。他們明白我們需要援手、而又比美國人更願意關懷我們;他們對我們的文化會感到好奇、也會想要了解,因為他們跟我們一樣也是抱著開拓視野的角度來到美國。

在美國一年的交換生活,我想跟讀者分享的是,突破美式衝擊、享受跨國交流、感受異國體驗。亞洲人在美國生活大不易,何況是在國際地位上處於弱勢的台灣,更別說我們只是如過客般的交換學生。懂得察言觀色、把值得驕傲的台灣文化留給真正懂得欣賞的人,雖然身為交換學生就是要開拓視野,但是別忘了考量彼此間文化的差異,並且懂得尊重個人的興趣及交流意願,那麼不論是文化體驗、文化交流、甚至文化衝擊,都能一一接招,滿載而歸。

《關於作者》
張立蓁(Joe)。生長在台灣首都、卻嚮往鄉村生活的野孩子。因緣際會的第一次出國,是到美國的鄉下小鎮當交換學生。從小十分嚮往「行萬里路勝讀萬卷書」式的壯遊,雖然很膽小、喜歡沉浸在自己的舒適圈中,卻無法抗拒旅行的誘惑;更喜歡在旅行的路上,搭訕各式各樣的新鮮人,但又害羞的不敢留下聯絡方式。同時也深愛音樂、文學,是個不折不夠的白日夢使者,最近也開始對攝影也有所涉略。最大的夢想是當一個能寫、能唱的旅人,融入不同的文化,並以自己的方式向世界傳達來自台灣的熱情。

《關聯閱讀》
出國交朋友,其實並不容易──揮別教職,博士生的沿海漂流
七個讓你出國不受歧視,順利交朋友的小秘訣
文化交流從煮飯開始:留學生涯最難忘,那些廚房裡的珍貴時光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