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所有熟悉的一切」,嫁到印尼的異鄉人

「放棄所有熟悉的一切」,嫁到印尼的異鄉人

她叫小芳,中國人,今年 35 歲,說了一口流利的印尼話,生了兩個高帥挺拔的男孩。歲月似乎在她臉上留下了痕跡,正值花樣年華的年紀,就嫁到印尼來,實在難以想像,瘦小的身驅內,卻有著強大的勇氣。她是我在工作場合認識的同事,她讓我明白,當個異國媳婦,實在不容易。

「小芳,不好意思,請問剛剛在報告什麼?」對聽印尼語還不是很在行的我,正尋求她的翻譯,小芳很有耐心再和我一一講解。小芳的印尼話聽說讀寫都像極在印尼出生,為了讓自己能快點獨立些,我和她討教如何學習印尼語。小芳說起她學印尼語的經歷,竟然只有在家自習和與印傭練習。她說為了生活、為了小孩,她不得不快速學習,好讓自己能更融入當地,不求他人。在我心裡,不得不佩服她了。

很多時候,只有我們倆說中文,又剛好都是女生,在午餐的時間,我們會一起去食堂裡吃飯,但小芳永遠會帶著餐盒,飯菜都是一大早,特別早起煮好的。每天必須七點打卡上班,她就五點起床煮早餐,備午餐給家人。

我們會互相交流彼此的興趣,還有在印尼所面臨的文化衝擊,她主張凡事親力親為,所以不曾請過褓母帶小孩,她待在家中快 6 年的時間,直到孩子長大了些,才出來工作。她說那段時光很難熬但也很幸福,因為必須仰賴老公生活費,花錢都變成一種奢侈;但另一方面,能看小孩成長也是種安慰,一人隻身嫁到印尼來,背後的辛酸也只能自己體會,看著小芳講著講著,眼淚都在眼珠裡打轉著。

還記得有次,那週大家正忙著打報告,我也焦頭爛額坐在筆電前打著文件,小芳坐在我的正對方,正想要和她抱怨報告有多複雜,我突然看見小芳的眼睛紅腫,我就向前關心她「別太辛苦,多多休息。」小芳卻說不是她累,而是手機傳來她外婆去世,她很難過,但只能透過冰冷的手機畫面,來緬懷她。

我把面紙放在小芳辦公桌上,轉身過去,繼續打著煩人的報告,因為我能明白,人在他鄉,連親人最後一面都無法見上,那種無奈又難過的心情,我想只有異鄉人才懂得。

「後方有一大片空地,養了許多雞,隔壁空牆上就種了蔬果,小孩每年最期待回中國了,因為有疼他們的外公,外婆,每每準備大魚大肉等著我們回去吃飯呢,還有在我們這村裡......」聽著小芳興奮地描述自己的老家,那是她最熟悉不過的場景、最想念的美食。即便她在印尼已經生活了快十年的時間,每年的六,七月仍然是她最開心的時光,回到家鄉,回到父母親的寶貝女兒身份,終於讓她解了鄉愁和所有的煩悶。

小時候,聽著哪位親戚嫁到別的國家,都好羨慕,彷佛那是另一個無限美好的國度。長大後,有機會到別的國家 long stay、看了許多人的故事,才發現「當你嫁到另一個國家,等於你放棄了所有熟悉的一切。」少了朋友間的相聚,與父母親的陪伴,原來,「嫁到異鄉,並不是妳想像中的美好」。在小芳身上,我看到比一般女性還要堅強獨立的人生,不禁問了自己,我也能像她一樣嗎?

《關於作者》
 Tina,1988 年出生於台灣台北,愛旅行、愛分享,走遍了澳州、英國、西班牙、法國、荷蘭等國家,現在旅居於印尼雅加達。臉書粉絲團:在印尼生活大小事

《關聯閱讀》
來自臺灣的丹麥媳婦,亮麗背後的洋蔥路
一個人在國外生活,不知道你有沒有過這樣的感受?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主圖為示意圖,非當事人)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