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教!你喜歡法國學生還是台灣學生?」──走進法國高中,我的課堂觀察

「助教!你喜歡法國學生還是台灣學生?」──走進法國高中,我的課堂觀察

因為現在身為法國高中中文課助教的關係,我得以親身體驗在台灣時時耳聞的法國式教育到底是長什麼模樣。

一次,高三班上課的講義主題是中國人出國留學。法籍中文老師就順勢介紹了中國學生與法國學生的上課表現差異(這裡指大學以下的學生)

師:中國學生在課堂上通常是不被允許說話的,老師講課,學生乖乖地抄寫、安靜的聽課。(OS:你看看你們,有夠吵!)

生:那如果他們有問題呢?

師:他們比較不會在班上提出問題,可能會下課再找老師。此外,中式的教育少有讓學生太多思考的機會,一般來說上課學習不用像我們面對寫論證、反論證、結論那樣去思考前因後果,所以老師說什麼學生就記什麼,用不著問問題,也不會有問題,書裡大多都有答案。

生:不對啊!這是什麼奇怪的上課模式?老師說的又不一定完全正確,如果你都不問不想,那這種學習有什麼好的?

師:在傳統觀念裡,中國人重視群體的和諧,個人主義的發言是比較不被接受的。而且中式教育非常注重尊師重道,質疑師長通常是不被允許的。你們在評論一件事前要先去了解它背後的歷史背景與原因,因為民族性與哲學不一樣,所以有這樣的結果。

(......)

當法籍學生發現中式教育的學生上課都習慣抄寫與聽講,而不是會和老師大量互動(在可以討論的情況下)也比較不會對所學提出問題的時候,幾個學生就開始和老師你一言我一語的爭辯這種學習精神的偏差與問題。學生也轉頭看站在一旁的我,問在台灣是不是也是一樣的學習狀況,然後問我會喜歡法國還是台灣的。

說實在,真的沒有什麼喜歡不喜歡,外國的月亮不會比較圓。我自己也清楚在台灣的教育體系下教出來的學生會有什麼優缺點。只是考慮到不同的文化背景、不同的民族性格,不可能適用於英美法的那一套就可以搬來台灣。而且當初我也沒有辦法去選擇當哪個國家的人或是去選擇哪種體系。尤其也不是所有台灣中學系統的老師們都是如此教學,大量製造學生參與課堂教學活動的老師也是大有人在。

能在體系下保持清醒與獨立思考,有意識地去追尋體系給不了的知識,我覺得才是比較重要的。

法國的學生擁有很高的發言自由度。因為受有完備哲學課程的學習,他們不只會和老師辯論,如果遇到有興趣的議題,整個班也會分成好幾派,隔空較勁;此時我的老師會給他們 30 秒到 1 分鐘左右的時間討論(常常會有人就趁亂聊天)再取回發言權,依著方才的發言調整內容並繼續議題。不過這個過程非常辛苦,因為學生常常會會很失控的就收不回來,老師們講課兼管秩序講到臉紅脖子粗也是常有的事。

而在一旁的我,通常都是很享受的旁觀了整個過程,饒富趣味。我還在學時,在法文系上第一次聽說法國師生的學習互動狀況,是如何激昂(換句話說就是意見不少)的時候,我們都會帶著「真~的假的啊」的問號加驚嘆號表情。而現在,這些時不時發生在我眼前僅短短 10 分鐘的課堂互動,就足夠符合那些以前腦中想像的畫面了。

儘管在我們的眼裡,法國學生在課堂上常不受控、很自我(不過當然也存在非常乖巧認真的學生),但是他們倒是相對尊重上課的時間與環境。學校明令規定上課期間禁止飲食、禁止使用手機、禁止遲到早退,他們幾乎人人都做得到。上課鈴還沒響就已經排隊要進教室、進去後先找垃圾桶吐掉口香糖、收起正在吃喝的食物;現在人人不離身的手機也絕不會在書桌上或是抽屜內被發現。

由於這裡公立高中就像大學一樣是屬於跑堂式的課表,所以也不會發生像在台灣老師上課上到下課,如果沒上完甚至拖延到其他休息時間的事。下課鈴聲一響學生抓了書包就是要往門外跑,才不管你還有什麼習題沒寫完、什麼話還沒交代完呢。

在教學的場合上,常常覺得我腦中有好多東西文化教育的觀念在撞擊,從小到大經歷的台灣的填鴨式教學在這裡根本不管用,學生只要感到無聊就根本懶得管你在念什麼。中文和法文(或是英文和其他歐系語言)的巨大差別,讓我們上課時需要做非常大量的覆誦練習,先練聽力發音最後再讓他們看文字與拼音,最後再學會寫,而這個過程有時候可以非常的無聊。因為這樣的方式違背了法式的批判精神與缺乏學習內容的反芻與思考,一板一眼的上課模式不是他們習慣並輕易願意遵從的。

由於高中中文外語課程的學生大多是從零開始的初學者,內容上我們很難可以給到報章等級的文章做為上課教材,而如何在循規蹈矩的學習腳步中安插有趣的課室活動練習提高記憶點或多與學生對話(只是有時候他們如果沒有拼命講話就夠謝天謝地了),就變成中文助教的工作。我們身為中式教育下的產物身兼傳授者,面對法式教育下有時很失控可也很有想法的學生,教學相長,其實也可以學到很多。

我的課堂教學狀況算是很幸運的,高一到高三學生頂多是喧鬧、沒有做出太多瘋狂的舉動。在法國其他的台灣中文助教們任教的國高中的孩子們有些就一點也不溫順,上課不只把老師也把助教都折騰的七葷八素、不七竅生煙都難。另一方面,和中文課的老師(不同城市不同學校裡法籍、中國籍或是台灣籍的老師都有)討論課程內容、分配上課時間與分擔教材編輯的溝通也是一門學問。有時候一個中文助教跟到的會不只一間學校、不只一位老師,而和老師們打關係博感情就變的很必要。我們每個分布在法國各地的助教們的境遇都不同,彼此時時分享辛酸或喜悅、當彼此的支柱,就也會減少一點孤軍奮戰的寂寞感。

這次進入校園見識到學生在班上和老師的對話,親眼看著法國教育下學生的思路與我們是多麼的不同,什麼樣的養分養出什麼樣的人,還真的是也給我上了一課!

《關於作者》
波波黃,台北人。法文系畢業,現居法國安錫,想破頭讓法國小鬼頭專心上課覺得中文有趣的高中中文課助教。電影狂熱者、美食信徒、喜歡拿著相機與眼睛記錄生命與時間的軌跡。深信所有事的發生都有它們的原因,我們也都被生命的大事小事喜事鳥事塑造成了現在的我們。

《關聯閱讀》
「同學,你真有Guts」──我所看到的德國高教現場
美國家長抱怨考試太多了,台灣呢?──從2015年美國大眾對標準化測驗態度調查談起

《作品推薦》
「你的來處、你的名字、你是誰?」──人生的答案,由你自己決定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