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正妹的「普世價值」,讓我迷惘、也讓我憂心

網路正妹的「普世價值」,讓我迷惘、也讓我憂心

今天早上我偶然地看到了一篇網路文章,主要探討所謂的「正妹經濟學」。裡頭有一段話,我看了心有戚戚焉:

「站在女性主義者的觀點,台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副教授黃宗慧強調,愛美是人的天性,但不必將美麗『無限上綱』。『展露美麗,追求認同,這無可厚非。但,展露自己得到社會認可的方式,是否只有美麗一途?』黃宗慧憂心的是,當年輕世代一窩蜂只追求美麗這種快速、淺層化的成功,媒體也不斷供應、暗示這樣的訊息,社會價值變得愈加狹隘、單一,甚至不自覺的歧視『不夠美』的人。

而另一篇文獻〈2011 年台灣社會學會年會投稿論文:大眾「美」體──現代女性的美麗與焦慮〉,也點出幾段很有意思的論點:「在這世界上並沒有所謂天生『完美』的女人,『美』其實是一種很主觀的立場看法,每個人對於『美』都有其不同的標準。但目前的社會正透過大眾媒體的廣告、電視節目、時尚雜誌等流行文化,企圖形塑出一套現代女性『美』的標準。

打開電視、翻閱流行時尚雜誌,都不難發現從廣告模特兒到演藝圈的明星藝人,從其打扮的妝容到纖瘦的體態,在其身上都不難找到相似的特徵,『纖瘦的身材』、『卷翹的睫毛』、『明亮的大眼睛』、『雪白的肌膚』,反映的不僅是當代社會流行文化下的審美觀念,更是現今『正妹』的標準。於是,在現代社會的觀點下,『美』似乎已具有普遍共同價值的『客觀』看法。為了符合現代社會文化規範下『美』的標準,女性企圖利用外在的化妝、美容、身體保養等技術,不斷追求『美麗的身體』。」

這讓我想到那時迷惘的自己。

在網路資訊盛行的這個世代,幾乎不分國界、不分疆域,人們的審美已經被一套既定的公式所限制住。而此公式之外的人們似乎全都不值得欣賞、都是醜陋的。

那時,我在網路上受到匿名的惡意回覆,對我的外表作出令人傷心的評論外,有時與人們閒聊並交換 Facebook 後,他們也會因為覺得我「並非自己想像的正妹」而選擇離去,有一兩次甚至是直接地說出了「好醜」這樣的字眼,著實令我傷心。

前陣子與一位網友大哥聊天時,那個時後的我認為這種網路正妹現象(也有網路帥哥,但好像沒那麼興盛)不是什麼好事,甚至有些嗤之以鼻(雖然現在還是不太看得慣,但畢竟喜愛觀看美的事物真的是人之常情,只能期許自己不要被表象的事物給迷惑並且努力發展自己的善良和溫暖)。但這位大哥點出了一點:「以俊男美女營利是他們的工作,因此他們是沒有做錯什麼的。」這點我是認同的,也能夠理解,況且如同我方才提到的,美麗的事物人人都喜愛。

但是,這一群因為亮麗外表而被挖掘,甚至因此進入演藝工作,或是在網路上漸漸紅了起來的年輕人們,會不會多年後感嘆自己浪費了青春和才華,甚至是本來能夠用來發展內涵和自我的年歲,在外貌上、在經營網路虛擬的帳號上、在拍攝一張張照片供人品評上?

(我曾經看過一些因為美貌而被挖掘的女孩,感嘆著自己的內在不被人所看到、或者是憂心著自己不斷被網路文章報導,只想要專注發展自己的特長等等)

而這也令我疑惑,這樣的風氣,會不會造成更多女性的自我懷疑,最終陷入迷途而無可自拔?

人的外貌是天生的,若是剛好長成了世俗認定的美麗樣貌,那麼你是幸運的;只是,難道外貌就是能夠讓他人欣賞你的唯一的途徑嗎?

就像前面所節錄的言論一樣,我想,這一切值得人們深思,尤其是現代的年輕族群。

《關於作者》
Miya,1996 年出生,高中時到法國學習音樂,期許自己做一個最最善良真誠的人。也希望在這裡所學,將來能夠對台灣社會有一點點的貢獻,更希望能夠用我的音樂,將愛心散播給人們。

此外,這是我的 Facebook,如果未來有甚麼可以合作的事情(比方說分享我其他的想法、能夠有義演、演講,或是任何需要幫助的機構或是任何機會,也歡迎您們寫訊息給我)。

《關聯閱讀》
女神是什麼?──我在美國做回自己
我在最「義」想不到的國度,找回自信心──原來一切從發掘自己開始

《作品推薦》
因為「不一樣」被排擠、霸凌...高一的我,來到法國重新尋找生命的意義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示意圖,非當事人)

我們都是移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