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人這樣保護芬蘭語,那台灣怎麼對待台語?

芬蘭人這樣保護芬蘭語,那台灣怎麼對待台語?

在這個國際化日趨頻繁的時代,保存獨有的文化越發困難,語言也是。

芬蘭,一個以 Nokia、Angry Bird、Clash of Clans 和教育制度聞名於世的國度,曾經分別被緊鄰的瑞典、俄羅斯所統治,卻仍保有自己的文化和精神。芬蘭的人口約五百萬,兩個台北市的人口量,這大概是芬蘭語使用人口,因此只能排在世界第 121 名的原因。而芬蘭文也被列為世界上最難的語言之一,出了芬蘭就幾乎沒人懂,也沒人在用,但他們對於語言的保護卻是煞費苦心。

作為先進的北歐國家,每年想要在此找工作或尋求移民的人不在少數,但要想拿到芬蘭的永久居留證,首先必須要通過芬蘭文的檢定,而當地的工作也都要求能夠說上一口流利的芬蘭文──即便幾乎所有芬蘭人都能以英文溝通。如果是依親,政府則會提供免費的芬蘭文課程。面對近年數量龐大的難民,政府也同樣提供免費的芬蘭文課程,甚至因為難民數量太多,在這認識的一個依親過來的台灣人還被迫延宕了他的課程,芬蘭政府無疑是希望自己的語言文化不因大量移民人口而日漸式微。

除此之外,曾經是官方語言的瑞典語,如今芬蘭境內只剩下 6% 的使用人口,但芬蘭政府仍然將其列為官方語言,在官方重要文件上也是以雙語呈現。

在台灣,台語的使用人口約一千五百萬,如果算上閩南語,便成為世界第 23 大語言,有著四千五百萬使用人口,足足是芬蘭文的 9 倍!但在台灣,好像總有人認為台語就是很「俗」、不入流,似乎讓台語逐漸式微,尤其筆者身為台北人,成長在「天龍國」,從小身邊很多朋友是完全不會台語的。2015 年霹靂國際出品,以布袋戲偶演出的《奇人密碼》也因瞄準大中華市場而幾乎全部使用國語配音,雖然結果造成近兩億台幣的虧損,但連布袋戲這樣的台語藝術也做出如此決策,顯示出台語的不受重視。

其實台語相當迷人,也絕對有其存在的價值。中學時期國文課,由於台語保留了許多中原古音,老師講到一些古詩詞韻腳,尤其是唐宋時期作品的時候,總是說這邊要用台語來念,才會押韻,例如唐朝陳子昂的《登幽州台歌》:「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用國語念「者」跟「下」並不押韻,但一用台語唸前者念"tsiá"、後者念"hā",整首詩的音韻就出來了!

另外大多數人都認為台語沒有文字,但其實台語是有文字的,甚至有字典,只是多年來社會因素、政治因素,讓台灣人遺失了這份美好,以下連結中的節目,就拿出了過去的台語字典佐證。

除了台灣和中國福建、廈門以外,其實也有許多國家使用閩南語,例如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菲律賓都有人在使用,雖然用詞、口音不盡相同,但仍然有共同之處。而台灣有各式各樣台語的文化素材如布袋戲、歌仔戲、電影、流行歌曲等,其實擁有著強大的文化底蘊,如果能夠藉由台語這個媒介,讓大家更認識台灣,甚至成為閩南語的指標,如同香港之於廣東話一樣,豈不是美事一樁?

由於台灣過去的歷史,在島上充滿著各式各樣的語言,例如客語、原住民語,更有學者認為台灣原住民是南島語族的祖先,南島語族語言總共有 1200 種,劃分成 4 個族群,僅有 28 種的台灣就被劃分成三個不同的語群,其他語言則被劃分為同一群,足見台灣原住民語在南島語族中的地位。

當越來越多人崇洋媚外,認為外國的月亮比較圓的時候,我們是否曾經回頭看看自己所擁有的資產?只有我們能夠認同自己的語言、自己的文化,以身為 bilingual 的台灣人為榮,才能將台灣帶向世界,也才能將世界帶進台灣!

《關於作者》
Edward Chen
交大資訊學院多媒體工程研究所,延畢中,現於芬蘭于韋斯屈萊大學(University of Jyväskylä)交換,出國了才發現網路文章總是不把國外糟糕的地方寫出來,造成外國的月亮比較圓的假象,也才發現台灣有多好。

《關聯閱讀》
英文非要說得和英、美人士一樣「標準」嗎?──在外商,輕微「台灣腔」反而是加分
「如果你不畏懼失敗,何必害怕改變?」──芬蘭的教育啟示
蘇祐諄:在芬蘭留學,只說英文也會通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thisisFINLAND - things you should and shouldn't know - This is Finland 官方臉書專頁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