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EMBA,這是生存戰!」──國際商管學院見聞錄

「這不是EMBA,這是生存戰!」──國際商管學院見聞錄

2014 年夏(當時還在某新加坡主權基金公司投資的地產開發公司),閒閒在家上網遛達,忽然看到 EMBA 學校在招募學生,想著活到老,學到老,還有應該不會嫁人(那時都 34 歲了),不如為事業拼一把,去上英語課程的 EMBA,加強語言學習,增加人脈,將來升格 VP…...

(學 EMBA 與被升職作 VP,其實是兩件事,優勢是在學習中認識的同學是良好的人脈,還有同儕工作經驗的獨特分享有如武功秘技一樣,專業知識的更新,只能說 EMBA 讓學習者比別人在工作上有更全面的準備,但不表示公司,一定會給你升官加錢。)

可是事情,總是在夢中比較美。去學校面試時,需要有公司證明(這個呢,就讓我後來受苦)。當時的上司是個拿綠卡的大陸人,首先,他就說:「你不可能錄取!」他老大本人都沒錄取,更何況我是個小小高級經理,最後還來殺手鐧:「女人 34 歲,找個好歸宿嫁了,拼什麼?」...(我媽都不急了,你急什麼!?)(也不想想是我當穆桂英,拋頭顱、撒熱血,才讓他穩住寶座)

最終帶著學歷證明、公司證明、幫 ING 寫了千頁的產業地產分析報告,通過學校面試考試,幸運的拿到了入學許可與獎學金約 22 萬人民幣 (學費真的就是搶銀行,貴聳聳)。上課方式:每個月到學校一次,每次四天(只在週末進行),前一個月教授會通知大家預習材料,需課前消化完,開堂第一小節預習檢測。

我是個小小上班族,每天東奔西跑用飛的,晚上要熬夜唸書,腦中總想,我到底是為什麼?為什麼決定上學?英文讀的慢、理解也慢,被學校折磨,老是讀不完。同學也就四個華裔女生,四華裔男,其他各國人種共 48 人一班,上課教授要求發言,有發言,評分才會高,普遍華裔是較安靜,但是一說到與成績有關,大家是拼了命舉手,比的就是速度,看誰舉的快!

想要畢業 GPA 過 2.8,可是四天上課內容卻是一學年的量,這四天都有作業與考試,同學們夜夜熬,夜夜不回家,我們團隊曾經最高紀錄熬到隔日六點,回家洗澡,趕早上 8:00 的課。有個義大利同學,要我打電話 Morning call,還說如果他沒出現、就是昏死在家裡廁所。

再來有次行銷課程,全班都打聽到教授是野獸派只有 5% 的人會及格,也就是說 48X0.5=2.4,總結班上只會有 2 個人過關(那一定不會是我,我一直都在及格邊緣垂死掙扎),且這四天不能回家睡覺,沒時間讓你睡,比的是體力腦力(班上 25 人第一堂就戰略性缺席,我是其中一個窩囊),第二天僅 15 人上課,第三天 10 人上課,第四天剩 5 位男同學......這不是行銷課,這是生存戰,每一堂課,每一次考試,每一份作業,都是在為了那  2.8 奮鬥。


沒休息,同學邊吃邊上課

 
每日課後都是小組作業,隊員缺一不可,各國人種就會引發不同的意外,某次我們這組,有瑞典妹、義大利男、羅馬尼亞兄、台灣路人妹,作業是提交危機管理分析,內容簡易:「如何讓深陷禁藥危機的藥品公司,因消費者使用後有副作用產生的新聞下,進行危機管理?」

 

瑞典妹與羅馬尼亞兄對尬,吵架了,義大利弟負責喬事,瑞妹 vs 羅兄各持己見,後來投票過半支持瑞典妹,羅馬尼亞兄不同意,他堅持作業內容中的舉例要用到軍隊鎮壓媒體與民眾!?(羅馬尼亞兄以前是軍人後來從商)結果,那一晚我們吵到凌晨 1:30。

班上還有位 65 歲的馬來西亞老闆爸爸,跟學校抗議,他說他不是 20 歲年輕的大學生,體力不佳,記憶力衰退,每次上課像風暴一樣,他擔心會暴斃在課堂上......

加拿大來的 Rana,是我的好友,跟小學一樣,好朋友總坐在一起,R 是加拿大的富家千金,掛名總經理,美的讓學校所有男生都成狂蜂浪蝶,第一天認識時,我問她:「妳為何一個人跑到亞洲念書」,她說「要嫁人,所以唸 EMBA,在 EMBA 挑老公。」(我心想最討厭這種女生,無能!但想不到因緣際會下她卻變成我的好友)

她問我,我的理由則是:「我不會嫁人,所以多念點書,將來往高階管理層發展,才能賺錢養老,」然後我跟她說,「妳選錯了,EMBA 年紀太大都結婚了,妳應該去 MBA。」原來,每個人唸 EMBA 的理由都不同。 

從學校回到公司,老闆開始酸言酸語:「念 EMBA 不代表妳厲害,不代表你可以當老闆。」 再加上一個無能的男同事總在旁邊搧風點火,更是讓我日子難過。內憂外患下(天天都在擔心 2.8,又要面對醜惡的同事),所以唸書期間就跳槽,到西班牙連鎖的服飾零售商工作,負責地產投資與代理商管理。

新公司 CEO 與團隊的人對我的學習沒意見(第二年的學習我也先暫停,因為想在公司先衝刺,再回學校) ,直到後來有次出差發生意外,慶幸地沒大事發生,驚覺生命真的有可能是驚鴻一現,才決定成家,千里迢迢地跟著阿娜達到了美國定居。書當然沒念完,付了一半的學費心痛,回想這段在痛苦中開心地求學過程,沒後悔過,雖沒畢業,但我的生命有另一個圓滿。

學生白日夢──如果學費便宜點,如果學校沒有考試,如果沒有作業,這只是如果。

《關於作者》
奧斯汀的日光,1979 年生,畢於東海大學。23 歲的最後一個月外派到大陸,一待近 13 年。
在新加坡主權基金投資的地產開發公司任職高級經理,在西班牙連鎖服飾零售商擔任總監主要負責地產投資與代理商管理。34 歲時拿到 EMBA 獎學金、未畢業,因為人生的拐彎,移居美國。
目前在痞特幫經營部落格奧斯汀的日光 Bueno in Austin
把生活的冒險與體驗,以說笑的方式記錄下來

《關聯閱讀》
我們到法國農場裡念 EMBA
【雙語】巴黎高等商學院的震撼教育──從「個案研討」,略窺台灣高教困境
小心別被商學院害了:搶著舉手發言,就是勇敢嗎?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Shutterstock、附圖/奧斯汀的日光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