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來處、你的名字、你是誰?」──人生的答案,由你自己決定

「你的來處、你的名字、你是誰?」──人生的答案,由你自己決定

1. 你從哪裡來?

我是臺灣人,來自臺北,旅居中國北京與法國安錫這兩個城市。

前一陣子看了作家 Taiye Selasi 泰雅思 2014 年在 TED 的一場演講,講者提出「不要問我是哪國人,問我是哪個地方人」的論點讓我非常感興趣,也引起了我的思考。她認為,一個人來自的國家並不一定能代表這個人本身的氣質或文化習慣,因為他有可能根本沒在自己的祖國居住過很長的時間;一個人的身份應該是被他經歷過的事所構成,而我們的經驗就是我們來自的地方。

「你可以取走我的護照,但是你取不走我的經驗。」泰雅思說。

在我的旅行中所認識的人們,其中不乏身為第二或第三代移民家庭的孩子,他們對於身分在地化的認同不甚相同。其中我在西安認識的一個華裔美籍女生 Maggie,她在中國廣東出生可是一輩子都生活在美國紐約;會說一點粵語,幾乎不會說中文;說了一輩子英文,然後在 26 歲那年決定來中國尋根。

對她來說,雖然身上標記了中國人的血統與樣貌,可是從裡到外都是個道地的美國人,然而家裡過著傳統的中國式生活也讓成長過程中的她對於自己的原生文化與在地文化產生了很大的衝擊。

我想,如果 Maggie 也聽過這場演講,她應該會選擇說,自己是紐約人與廣東人吧!

人生就像是一幅拼圖:出生母國給予我們的只是第一片,也是第一步,剩下的,要靠自己的雙眼與雙腳來完成。我們切割不了的,是外在的形貌,可是同時還有人們真真實實的生活經驗;你待過甚麼地方,身上會帶著在當地生活過的痕跡,而你的來處,就不會只被一個地方給定義住。

現在我會說,我是台北人,也是安錫人。

2. 你叫甚麼名字?

高中,我是阿儒
大學,我是 Paulina/paupau(波波)/Florentine/Flo

現在,我一隻腳踏入社會,我是黃薀儒。
一直以來覺得很有趣的是,自己在不同的時期擁有不同的名字,就像是不同的面貌。到現在,光看網路上朋友留言給我的稱呼,我就知道是哪時期認識的朋友。

高中用的綽號帶有那個時期所有的眷戀與回憶,現在雖然再也不使用,我卻仍然能在每個高中同學的留言中激起那三年讀高中女校的美好回憶。

大學時又是另一張臉,因為主修法語的關係,大家習慣以外語名字相稱。而畢業後,來到法國短期工作,我選擇了回歸自己的中文全名來做為畢業後自己的全新面貌。

「妳覺得妳的名字代表了甚麼?」

一個好友,她不管去到哪個國家,一向都只用一個名字來代表自己,不像我有五花八門的別稱。而她的提問讓我從頭到尾好好的想過了好幾遍。我曾經開玩笑地回應別人的詢問:我有中文、英文和法文名字還有中英法的綽號,你想要聽哪個?由於小時候曾經改過名,名字對我來說就不再是固定不變、不是一個刻在身上唯一的識別證;而更像是個可以選擇的面貌,可以選擇拿出哪張臉來面對新環境、新朋友。

只是我也問過自己,取個外語名字對於一個臺灣人到底代表了什麼意義。比較國際化?對於外語人士比較方便好記?抑或是對於外國文化的崇拜?在大學系上,老師一開始讓我們每人取個法文名字,有一部份原因是希望我們能真真實實做個法文人。但當我來到法國,向法籍或是外國朋友介紹我自己,順便附上法文名字的時候,迎來的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驚奇的目光與詢問,疑惑一個不是這個國家的人為甚麼會需要一個法國名字。

在這幾年間,幾乎所有認識的外國朋友有興趣的都是我們的中文姓名,會很滑稽但是很努力地模仿中文的音調來叫出我的名字。這個畫面常常是我最喜歡的社交環節之一,因為我總可以趁機介紹中文的語音系統與中文文字的意涵。在新環境中,最後常常會以幫新朋友取個中文名字做為初次見面的完美結尾。對於外國人來說,中文名字讓他們跟我這個從遠方小島來的、講中文的新朋友有了第一個連結。即使他們從不使用,但總是會在遇到我的中國或是台灣友人時,大聲地介紹自己的中文名字,畫面可愛極了!

我想,你的名字和你的來處會應有某種程度的相連。因為受過那些地方的薰陶與影響,在不知不覺中一個新的身份會產生。除了出生母國給予的文化底蘊、除了父母和親人在你出生時起的原生姓名,往後成長的路程上還會被每個階段、每個經驗所影響而有了新的身份認同。新的名字就會帶著那個時段的記憶與經驗賦予你新的人生意義。因此,中文名字之於我,是我的文化標記、我的成長故事;外語名字之於我,是面對一個新文化的見面禮、是下筆寫新故事的第一章節。多標記一個名字在身上,同時間也多了許許多多這個時期的記憶,名字就不會單單只是一個名字而已了。

Bonjour, je suis Yun Ju. Je viens de Taipei, Taiwan. (你好,我叫薀儒,我來自台灣台北。)

這是我現在在法國認識新朋友時的回答。

3. 你是誰?

我的來處、我的名字、我的經驗三者構成了「我是誰」這個問題的答案。我身上流著臺灣人的血、體內內建中華文化的思想與習慣、腦袋吸收著西方世界的知識與邏輯。人們走在世界上的任何角落都是一種學習、跟任何人相處都是一種磨練。不會再有一個正經八百中規中矩的觀念或規矩可以框住、去規範現在的人去自我定義「我是誰」。我們不再是呆呆乖乖啃書本來看世界的一群人;藉由網路或雙腳我們得以行走遠方,攫取一路上人、風、土地、水的味道,讓旅程中每個新鮮的念頭在心裡萌芽成長。

讓每段經驗、每個感動的片刻、每張重要的人的臉來組成你自己,真正成為你想要做的你自己!

《關於作者》
波波黃,台北人。現居法國安錫,想破頭讓法國小鬼頭專心上課覺得中文有趣的高中中文課助教。電影狂熱者、美食信徒。深信所有事的發生都有它的原因,我們也都被生命的大事小事喜事鳥事塑造成了現在的我們。

《關聯閱讀》
法國不浪漫──「來自東方的女子」,我學到的第一堂課
你,是哪裡人?你,從哪裡來?

《作品推薦》
「助教!你喜歡法國學生還是台灣學生?」──走進法國高中,我的課堂觀察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