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走一次,就懂」──這裡沒有標準答案,只有自己的雙腳和自己的路

「出走一次,就懂」──這裡沒有標準答案,只有自己的雙腳和自己的路

在我小時候,跟多數同齡孩子一樣,總是得追求一套前輩走過的標準路線,父母會耳提面命,乖乖用功讀書,以後才能進入好學校及好工作,才會有好的人生。於是,本來小時候那些天馬行空的夢想在進入學校後通通變成一條擬好的路,大家都走在同樣的大路上,但這個「好」的衡量標準是什麼呢?

來德國當國際交換志工的這年,也是我跳脫標準答案的一年。在單位的幼稚園裡,過去小時候的經驗完全不管用,還記得那時的我已經準備在看ㄅㄆㄇ課本,這裡教小孩的,卻是生活技能:

吃飽了,自己收拾碗盤並清理。
要換衣服,也得自己學習換穿。
跌倒了,自己爬起來,拍去身上的泥土。
我們去公園,看隨這季節變化的樹木花草並蒐集創作。
我們去圖書館,學習如何借書還書。

還有,每個禮拜的遠足,跟著一群大人學會搭電車,從遠足的地點認識自己所待城市的原貌。

一個 5 歲的孩子,真正能自己做的事情,其實很多。
學習永遠都在生活中,在與人相處的交流裡,教育可以打破一切關在教室的藩籬。

在這邊,沒有一位大人會跟小孩說你現在應該要乖,要準備小學知識,他們鼓勵孩子,不說出標準答案讓他們自己思考,問為什麼的次數可能比小孩還多,這讓他們從小就很懂得發表自己的意見,選擇要學習什麼,也由自己決定。

像我單位的一位 6 歲小孩,對於父母決定替她報名游泳課而不開心,我原以為她只是不想上而老大不高興,但這可是有原因的:「因為他們沒有先問過我,尊重我的意見」,這讓從小就被父母安排好、一律得乖乖上安親班才藝班的我,形成很大的對比。

能在人生路上學習到的,都不是你計畫好的事

「你捨得嗎?」這是我在決定這趟出走前最常被問到的問題,你捨得你現在的工作?所賺的金錢?你的朋友、家人嗎?

的確,我捨棄了當下的條件,決定了一條我從來沒想過的路,但為什麼多數人仍認為這是捨棄而並非得到?我們看到的往往是當下的捨棄,卻沒人會說:「你將會得到很棒的東西。」

多數人可能也像我一樣,走出課堂進入職場,日復一日的單調生活,會開始懷念校園時光,同時卻已忘記那為了應付考試,而勉強塞進腦袋的硬背知識。但來到這裡後,每位年輕人都能夠侃侃而談自己國家歷史及國際情勢,彷彿有如小時候的兒歌般輕鬆簡單。

這邊的墨西哥室友講著世界大戰後美國的影響及亞洲的變動;那邊的德國志工講著現在存有的難民問題;在某一次的討論上,印度志工發表在他們的國家,家庭如何占了重要地位,以至於母親這角色能影響所有家庭成員的人生選擇。

或是聽著大家對未來目標的想法,慵懶隨興的巴西朋友此時義正詞嚴地大談公平,並對賺進大錢的公司嗤之以鼻,希望以愛拯救世界;而有自信的哥倫比亞朋友則預計 1 年後想再去別的國家學習第五國語言。反觀在我出發前,我所看到許多跟我同年紀的年輕人,眼神充滿對未來的迷惘,對小事的焦慮。

我們好像都忘了為了什麼而學習

在德國的每一天都有挫折及成就感:那種克服心理障礙第一次學會的成就,或是在語言不通而遭人誤會的挫折,原來很多人說的「出走一次,就懂」,是這種感覺。

但我想出國並不是萬能,而是你有沒有發現你周遭的美好,不管在哪,拾俯即是的新發現而滿足,這就是生活,而在異地生活,新鮮感沒了之後,如何對生活保持熱情,這也是就算在台灣也必須面臨的。

或許跟多數人一樣,都是為了找尋什麼而踏上旅程,但我總是不在計畫好的路上行走,卻也因為如此看到我從沒發現的風景,而找回了那個想打開眼界,蒐集旅人故事的初衷。

這又何嘗不是一種學習?

當你捨得,那些捨棄之事必會以另一條路嶄新來到,而如果你不試試看,又怎麼能知道這標準答案是不是自己想找的呢?

就像那天在夜晚的路燈下跟一位德國朋友踏著輕鬆步伐聊著,她跟我同年,卻選擇了重讀醫藥大學,並需要再花 5 年時間完成學業,這在台灣或許會被眾人勸退,我問她這樣不是很辛苦的重新來過嗎?

她回:「是阿,但起碼這是我真正想要的,我每天都很享受學習,而且說實在的,別人幹嘛管?因為這是我的人生啊!」

然後一陣笑聲中我理解了一件事:
別人的眼光終究不會照亮你眼前的路,自己的雙腳才能走到目的地。

《關於作者》
蔣汶耕,一路走在人生的標準流程上,不是最頂尖但也是公認的好學生,卻在工作兩年後,遠赴德國參加了國際交換志工,吸收來自異地文化的衝擊,蒐集各地旅人的故事,目前正在與原本設計工作八竿子打不著的幼稚園服務,努力不被小孩玩倒,也從孩子們的眼光,學習重新觀看世界。

《關聯閱讀》
你的人生,不該有標準流程
回覆:你的人生,不該有標準流程──但必須為自己負責
人生沒有模板,怎麼能複製貼上就好?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