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也納機場,讓我和海關都看傻眼的台灣旅客們

維也納機場,讓我和海關都看傻眼的台灣旅客們

這次回台灣,我從維也納機場搭程長榮航空班機直飛台北。班機上有一半的旅客都屬於同一「知名動物」旅行團,從年輕到中年夫妻,大人小孩都有。當我在飛機起飛的前四個小時抵達維也納機場的 Check in 櫃台(離 check in 開始時間還有半小時),大概已經有 30 個團員在排隊。

只見走道上另外約有 20 多個人把行李箱直接攤開在地上整理,與排隊的人彼此隔空對話。當時我的心裡有點震驚的想著:「我還不想這麼早回到台灣阿!」雖然不太習慣提前 30 分鐘就開始排隊,但是基於「隊伍都這麼長了再不排晚點來應該要排更久」,我便站在這群聊得很熱絡,一件事要彼此大聲確認三遍的隊伍裡。

正當我漸漸習慣這種家鄉味,忽然撇見幾個外國旅客一來就看傻眼的表情,有兩個拿槍的巡邏軍人有趣地站在角落欣賞這一幕。所幸地勤人員提早開工,快速消化了一大半旅行團員,於是大伙兒又集結起來一起去退稅了。

維也納機場入關的動線和一般機場不太一樣,經過免稅商店和海關之後,才是餐廳和各班機獨立的安檢門。因為還沒通過安檢和海關的關係,我擔心時間難掌握(有幾次因為海關詢問嚴格而幾乎錯過飛機的經驗)。於是我快速買了免稅商品到達登機門,卻發現安檢還沒開始。索性在旁邊的餐廳坐下點了飲料,看起書來。

約莫半小時後,旅行團員陸陸續續到達。他們發現安檢還沒開,這裡也無椅子可坐似乎有點不知所措。只好彼此顧包包揪團上廁所。又過了半個小時,安檢還是沒開,大家又排到了一個海角天涯去了。

這應該算是好,還是不好?好在台灣人都很有公民素養,絕對排隊不插隊;卻又壞在大家太過急性子,所以排隊這件事就像「孩子的教育不能等,越早開始越好,」變調成有點嚇人的競爭。

仍然坐在餐廳的我,在確定隊伍開始移動之後,緩慢的到洗手間刷好牙換上輕便衣物,進入稍微變短的隊伍。聽到排在前後的同團中年夫妻寒暄著,令我倍感溫馨。

突然,前面的太太想起她的包包裡有礦泉水,大灌了兩口之後,她走向海關旁專丟違禁品的垃圾桶,正當我以為要丟棄,她卻把剩下的水倒進去之後拿著空瓶子回來。旁邊的海關忍不住多看了她兩眼,而我卻徹底看傻了眼。我以為台灣人只是説話比較大聲,需要很強的便利性,不知道台灣人為了便利,可以完全不顧打掃的人有多辛苦。

打包的垃圾裡有半瓶水的塑膠瓶和一包底部積水的垃圾完全是兩回事,更何況廁所就在不到 5 公尺處。我相信這位太太把水倒進垃圾桶裡,絕對不是為了環保,而是登機後可以請空服員免費裝水。

之後我看見過了掃描門的媽媽為了跟先生說話,又從門裡跑回來被告誡,安檢中雞飛狗跳的團員,和表情越來越冷的安檢人員。我百感交集想著:「很多台灣人總是說大陸旅客在台的表現不合風土民情,其實在發展程度不同的國家,旅客行為顯得略微突兀是必然吧?」

如果中國旅客的突兀來自於爆發的經濟──喜好以價格來衡量事物,部份大陸旅客被認為不夠禮貌。那麼台灣人的突兀就來自於「方便至上」。

也許是受日本發明節目和品牌的影響,台灣人需要便利的程度大概居全世界之冠:不能接受拿著自己的隨身包包進廁所,隨時都要有飲用水,走路超過 5 分鐘就算遠,旅行一定帶舊衣和免洗內褲用完就丟。也許是台灣的極度方便,造就了國民放鬆的性格:出門要背裝有全部用品的大隨身包,拿進廁所卻嫌麻煩。在飯店不把行李打包好,到機場才開始研究長途飛機需要什麼,打開行李拿出來(歐洲真的不多人會在機場將行李箱打開)。

雖然和所到之處的文化有點不同,我並沒有覺得台灣旅客不好。至少我看到他們彼此揪來揪去行動,互相開玩笑寒喧,是真誠地感到這趟旅途很快樂。出門就是要玩得開心,放鬆。即使帶著自己的風土民情,也不需要覺得矮人一截。

但是我同樣會希望旅行團,或是較常出國的朋友可以介紹旅伴當地公共的守則,讓大家在玩得盡興的同時,可以準備好配合在地人,不要對他們造成打擾。我自己帶長輩旅遊也會特別注意,像是台灣人很習慣走路突然停下來,或是聊天不小心擋住出入口都會儘量必免。這些事情做好了,才能讓台灣人更受歡迎。

《關於作者》
Ulklala,大學在服裝設計系畢業之後決定到英國完成另外一個夢想,2012 年到英國留學音樂後製,2014 年到愛爾蘭打工渡假。出國後曾做過聖誕派對服務生,時尚公關以及飾品銷售,同時也做影片配樂和音效。就像同一輩的年輕人一樣,興趣廣泛到令長輩擔心。愛看電影也愛旅行,去了東西南北歐還不算夠,飢渴的眼睛永遠找尋新的角度看這世界。Facebook

《關聯閱讀》
不做功課愛申訴 台灣旅客「走樣了」
「國際化就是照我的方式來」──方便當隨便的美國人

《作品推薦》
 七個讓你出國不受歧視,順利交朋友的小秘訣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Radu Bercan / Shutterstock.com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