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奮鬥7年,我為何選擇海歸回台?

在美國奮鬥7年,我為何選擇海歸回台?

我在 2007 年 1 月 1 日,滿懷欣喜地搭上長榮航空飛往美國紐約紐華克機場的班機,但當天,我就在飛機上吐和哭了。因為實在是從未如此長途飛行過,心想我的夢想國度──美國,也太遙遠了吧,「好吧,咬著牙也得撐著!」那時我對自己說。

美國留學是在我大學 2 年級時就一心嚮往的生涯規劃,或許是為了自己自信心的建立,或是大環境灌輸的概念:「美國什麼都好,什麼都比台灣進步,」舉凡大眾教育、社會環境、民主開放的態度等等,大二的我單純想去鍍個金,看看外面的世界,心想這樣應該就可以高人一等了吧。

在慢慢拆掉美國優越的幕簾後,在看過讚嘆不已的尼加拉瀑布、瘋狂地擠進時代廣場寒冬零下 10 度的跨年倒數、感恩節的第五大道氣球遊行,看過羅克斐勒中心聖誕樹和帝國大廈的高樓美景之後,身為一個外國留學生,我到底體會到了什麼?第一次參與其中總是充滿驚奇與誇讚,但年年都是如此時,就有種歸屬感的問題浮上心頭。

人常常從窗外看別人的生活,就如同現代人從臉書來窺視別人的生命一樣,看到的總是令人羨慕和美好的一面,但生活在框框裡面的人,才能真正體會其中的喜怒哀樂。

歸屬感是一種心靈的寄託和避風港,是一個可以讓心不用感覺一直流浪及遊牧的狀態,是一種不用為了工作癡癡等者 H1 和 Green card 的豁達。

當我到了 30 歲時,我捫心自問我快樂嗎?綠卡、永久居留權,然後呢?買房嗎?7 年了我一直都是汲汲營營於課業、玩樂及當幼稚園老師的工作,我學到了很多新奇的教學理念和看事情的角度,同時也樂觀面對全部的困難,因為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但是真正讓我不那麼開心的是,我都在教外國人學中文。這看似一個有意義的工作,但我心裡明白:我真正想教的學生應該還是台灣的學生。

不是教他們英文,而是一個更開闊的視野,讓他們去面對人生更多的挑戰,用更平穩的情緒去面對台灣這塊土地上的人事物。

因為唯有面對、解決問題,台灣才能繼續往前走。讓台灣注入國際的邏輯思維,別再自怨自艾侷限於現況。每個人對自己生長的土地都有一份情,也相信自己可以慢慢改變這土地。我想出國最大的收穫,就是重新用不同的角度看待台灣的美,也希望將自己小小的正面力量注入到學生的腦子裡──因為,下個世代將由他們接手及改變。

《關於作者》
高愷婷,曾於新澤西州教中文三年多,目前任教於台北私立高中。

《關聯閱讀》
美國不是好好的,為什麼要回來?──思科軟體工程師的告白
成為美國人的一百種方法;只是當上美國人之後呢?
科技人才為何紛紛留美當台勞?──「我沒有一天不想家,只是我真的回不去了...」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