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有著濃烈台灣意識的中國人──互相敵視謾罵之外,我們有沒有別的選擇?

我是有著濃烈台灣意識的中國人──互相敵視謾罵之外,我們有沒有別的選擇?

青天。白日。滿地紅。

中華民國,我的國。台灣,我的家。

青天,代表著「皆為人」的基本信念。那是普天之下人人平等,是自由民主的基本原則。白日,代表著民主,那是照亮中華民族民主不滅的太陽。滿地紅,是那些先烈拋頭顱灑熱血換來的教訓。

毋忘初衷,在民主自由百年建國之後,還有多少人記得,這國旗後面的意義?

在國外的日子,一眨眼也有 11 年了。對於台灣的一切,有如兒時記憶一般,逐漸的模糊。跟其他與我有相同背景的人不同的是,我關心台灣多過於美國。在美國,對我而言,重要的是生活。對於台灣,是我的那一份熱誠,還有,熱愛自己國家的心。我不是專業的政客,也不靠當名嘴過日子,就像大多數人一樣,生活還是擺在第一位。對於政治的熱誠和對於歷史的認知,讓我對自己的身分堅定。

『生為台灣人,我不會死為美國魂。』

美國的淘金潮已經過去了好幾年,卻還是有著許多人來到美國追尋著自己的美國夢。而我,始終有著自己的台灣夢。每當外國(在這裡稱外國,但其實在美國我們才是外國人。) 的朋友們問著:「你為什麼要學建築?」我總能驕傲地跟他們說:「我生在台灣,經歷了發展國家經歷的一切。我看到了空氣汙染,我看到了環境汙染,更從 921 大地震中看到了發展中國家常見的偷工減料。所以我想學成之後歸國,替台灣做點事。」

「毋忘初衷。」

至始至終,我沒有忘記自己是誰。

當然,隨著近幾年來中國大陸開放海外留學,美國的大學瞬間充滿了各式各樣的內地方言與口音。之前在華盛頓大學就讀時,我常常跟朋友開玩笑:「這裡跟在中國沒兩樣了,在學校裡可以聽到各式各樣不同口音的中文。」這樣的經驗,在近幾年更是明顯。當然,隨著中國人日益漸多,兩岸交流也成了一大課題。在網路上,在生活中,我常常聽到許多台灣人跟中國人的衝突。那是一種文化交流,對我們而言是,對他們而言何嘗不是。但交流最基本的態度,是尊重。而我們必須學會的,是我們之間的不同,才能去體諒,進一步的去認識。在我身邊有著不少深綠的朋友,我尊重他們的思想與信仰,我也常常與他們討論不同的見解;我身邊也不乏深紅的朋友,當然,沒有台灣人是深紅的,這些,大多都是大陸來的朋友。有些人心直口快,喜歡說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這句話對於許多深綠的朋友來說是玻璃心碎的導火線,常常,不是正面衝突,就是背後謾罵。對於對岸的朋友,台灣獨立則是他們的導火線,常常一聽到台獨,他們就玻璃心碎。這樣子碎來碎去說真的沒什麼意思,就讓我來分享我是怎麼和平共存的吧。

「尊重與理解我們的不同,我們才能站在同一個平台上交流。」

民國與共產黨分裂了這麼久,馬習會終於成功了。這是中國近代史上的一大突破,也證實了中國大陸的政治發展已經到了成熟的境界。九二共識是君子間的口頭承諾,沒有白紙黑字,沒有強力執行。是中國共產黨與中華民國之間和平與互助的承諾。隨著這一次雙方領袖的會談,讓我見識到了中國大陸的誠意,也讓我見識到了兩個君子之間的互相尊重與理解。這樣的尊重,卻不常出現在民間。我們時常聽到大陸人壓榨台灣,大陸人仗勢欺人。但我們必須了解一件事,他們正在發展他們的文明,正在提升他們的文化。看看印度,看看中國,看看台灣,再看看美國。我們不過是走得比較遠,不代表我們多優秀。

「這是藍天,普天之下人人平等。」

每當我與大陸朋友聊起政治時,我會抱持著尊重的心態與他們交流。當遇到了不講理的,像是開口閉口都說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的那些,往往就只是聽聽就算。因為他們的信仰堅決,沒有想要聽不同意見的餘地。就像許多我深綠的朋友一樣,對中國人恨之入骨,沒有原諒的餘地。對於這樣的人,我保持著尊重的態度,雖然我不會與他們多談自己的想法,但我也往往會在一個人的時候,靜靜地去思考他們如此表現、背後的原因。

我能體會為什麼台灣人這麼恨中國人,我也能體會為什麼台灣人這麼憤怒。舉個例子,在早期中國大陸未開放出國留學時,那些台灣留學生在美國是以中國留學生自居。當年中國學生會曾經也就代表著中華民國學生會。但隨著他們人多勢眾,中國同學會自然而然成了他們的,而我們只能以台灣同學會自居。

多數時間,中國人在美國人的眼中「大都不是些好東西」,很多美國人仍然活在冷戰的陰影裡,對於共產黨始終保持著敵意。而對於許多中國人揮霍和不尊重的「野蠻人」行為,台灣人也想與其劃清界線,自然會想與「中國」這個詞有所劃分。因為種種的因素,造就了今天的「台灣意識」。而這個意識,隨著政治的揮發,成了台灣未來最大執政黨的一個王牌。這是不可忽視的事實,台灣意識的崛起,畫下了中國近代史上的另一個民主章節。

「這是白日,是民主之光照耀在台灣這片土地上的驕傲。」

當你看清了歷史與現況,你才能驕傲的告訴別人自己是誰。我是有著濃烈台灣意識的中國人。沒有人能改變我的立場,即使大時代的聲音要我把中國這兩個詞拿掉。但那是我的歷史,我的文化,我的驕傲,沒有人可以動搖。對於兩岸的交流,我也是抱持著這樣的堅持。

對於外國人,我自稱台灣人,如果他們還有興趣知道細節,我會進一步地跟他們分析中國共產黨與中華民國的不同。那是政治的不同,是中央集權與民主法治的不同。對於中國人,我自稱台灣人,如果他們有興趣知道更多,我會進一步跟他們討論兩岸之間的議題。前提是,我們必須互相尊重。

往往,當你的立場堅定之後,討論的結論總是出乎意料的平和。我身邊有幾位大陸朋友其實很支持國民黨,對於台灣的民主自由也極為嚮往。當然也有許多擁抱共產黨的朋友們,其中一個還姓祖名國,這麼愛國的名字我也是服了。不管他們的立場如何,最後我總能讓他們尊重我的立場和我的出發點。

「堅毅的立場,和平的共享,尊重與尊嚴。」

這是我在這個時代浪潮下堅持相信的道理。往往,大陸的朋友會被我的愛國情操感動,最後都支持著我對於中國民主的熱情與信仰。這,對我來說,比敵視與分裂來的有效。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如果我們只把自己鎖在一座小島上,我們又要怎麼去影響對岸的十三億同胞呢?只有堅持己念,只有交流,才能讓海峽兩岸和平,才能在這個大世界找到屬於一個台灣人的驕傲。
 
「毋忘初衷。」
 
當信念堅毅不搖,才能在這個世界上站穩腳步,才能讓這個世界看到那所謂的「台灣意識」,不是暴力與分歧,而是團結與和平。

這,是我的台灣意識。
 
你呢?
 
《關於作者》
張瑋晟,現於美國攻讀建築研究所。旅途,讓心更靠近家鄉。出國多年,跟許多不同的國家與人種接觸過。每當我學習到更多不同的經驗,我越是以身為台灣人為榮。我的國家有著許多大家所夢寐以求的特質,雖然同時也存在著許多問題,但我始終相信,台灣會破除萬難,成為全球名列前茅的民主國家。多年過去了,回國的機會不多,但心卻始終緊繫著在遠方的那個島嶼,那個,叫做家的地方。


《關聯閱讀》
「喂!老師,我是臺灣人欸!」──日本交換生的國民意識
「了解自己,站穩國際,願我們能大聲說:我的國家是台灣。」──一個德國留學生的「台灣意識」

《作品推薦》
寫在總統大選之前:尊重你我的不同,讓我們共同決定彼此的未來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欣盈 CC BY 2.0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