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不一樣」被排擠、霸凌...高一的我,來到法國重新尋找生命的意義

因為「不一樣」被排擠、霸凌...高一的我,來到法國重新尋找生命的意義

初次來到法國,是在 2013 年 9 月之時。爸爸媽媽與我三人到了巴黎,人生地不熟。當初還在台灣時,媽媽只陪我一同唸了一個月的法語初階班,爸爸連法語都不會講,他們與我就這樣出了遠門,伴我追夢。

隔年 2 月一直到同年 7 月,我繼續於布爾日的(Bourges)一所語言學校進修法文,而與語言學校同時於 2 月展開的,是音樂院的課程。

為什麼會來到這裡學音樂,必須從我的出生開始講起。

我在 1996 年 11 月 11 日出生,是一個 27 週就迫不及待出來見世界的女孩,出生的時候才 932 公克。大約 5、6 歲的時候,我開始接觸鋼琴,小一的時候也開始學習小提琴,從此音樂就一直伴在我左右。

從小,我就是個「奇怪」的小孩,大概是因為早產吧,加上我有 ADHD(注意力不集中過動症),因此我似乎常常是教室裡的小麻煩,聽我阿伯說,小時候我的老師們都不知道該拿我怎麼辦。

我的興趣也和同年齡的孩子不同,我熱愛音樂、喜歡看外文書。從小學六年級開始,我便養成了看英文原文小說的嗜好。

我是一個很不擅長與同齡小孩相處的人,這個狀況從幼稚園就開始了。我一直不曉得怎麼和人建立關係,小時甚至是用拉扯的方式表達我的「友情」。

到國小一、二年級時,我開始成了全班避之唯恐不及的對象,加上我的嗜好又多了一項寫作,因此我下課常常就只是在座位上塗塗寫寫,也沒有人會理會我,甚至開始有人到處說我的壞話,導致我在同年級完全沒了朋友。

到小學三年級轉至一個特別的學校後,情況一度小有改善,那是一個特殊的學校,每個年級只有一班,一班有 24 位學生,而這 24 位學生當中,又有 8 位是身心障礙的孩童,班上由 3 位老師照料及管理。

國小三到六年級這個階段,讓我變得快樂許多,我當時最好的朋友是一位患有自閉症的男孩,樂樂。他帶給我很多很美好的時光,藉由幫助他和其他需要幫助的同學,我漸漸找到了我人生的格言,也就是「善良是全世界最最重要的」。

但是,我不善於與同儕相處的這件事,依然沒有改善,最嚴重的時期是國高中,我媽媽甚至還想我是不是有亞斯伯格的傾向。

國中時我被班長所帶頭的一群人給孤立排擠,甚至到了全年級看到我都會敬而遠之,甚至在走廊上看到所都會大喊醜女,我本來已經所剩無幾的自尊和自信,都在這個時期消耗殆盡。

國三到高一時我轉學到另一個學校,狀況更加嚴重了。不只是全年級,連學弟妹學長姐都對我很有意見,只因為剛轉學和其他人開心分享我之前的經歷時,卻被當成了在炫耀。

我那時候真的覺得自己一個失敗、沒用的人。我甚至想,會不會其實所有同年齡的人都覺得我很假、裝清高吧?即使這真的是我內心最真實的聲音。

在這些傷心的時刻,一直以來陪伴我的是音樂,和我的家人

在我最失落的時候,我才突然意識到我想要走的路是音樂。因此和爸爸媽媽商量之後,我們決定前往法國學習。三個月的語言學校密集學習,我漸漸習慣了法國的生活,直到 2014 年 2 月正式來到了現在所待的小鎮布爾日,念了最後半年的語言學校,終於於同年 9 月正式進入了當地的高中就讀,並且持續學習音樂。

重新在異國開始高中生涯,其實一點都不輕鬆,能練琴的時間少了,又要努力地聽著看著說著一個非母語的語言,一天下來著實會感到身心俱疲。

但這裡的人,卻給我許多力量。

從音樂院的打掃阿姨、櫃台提供琴房鑰匙的阿伯阿姨、秘書處的行政老師,到我的鋼琴和作曲老師,還有某些學童的家長,我著實交了不少「大朋友」。可能是小鎮的緣故,這裡的人們(尤其是大人),不如巴黎這大城市來的冷淡,有一位我十分喜愛的櫃台阿姨,每每看到我,總是對我又親又抱,真的很令我感到窩心(只可惜她目前離職了)。

班上的同學,雖然因為一開始語言不通,比較少互相往來,但或許是因為學習音樂的關係,這裡的人,多半都是「以樂會友」的心態,彼此間由衷地讚美、相互學習,各自努力。過去在台灣遭到排擠的現象,在這裡已經不再發生。

我更幸運地能夠認識兩位很棒的朋友,能夠在我傷悲或是不明白某些事物的時候,給予我鼓勵以及幫助。

第一位很棒的朋友,是一個同班的女孩,Mélaine。

第一次跟 Mélaine 說到話,是剛開學第一天。我們的學校是個國高中皆有設立的學校,許多剛升上高一的學生,有不少是本來國中就就讀於此校的,但是 Mélaine 不是,她是從外校轉來的,因此與我一樣,人生地不熟。而剛好,開學第一天她的座位在我的後方。班導正在以口述的方式把整個學期重大的日期和考試時間告訴我們。那時我的法文程度還只停留在稍微算是能夠適應日常生活的狀態,但是要聽一個法國女老師用一般的講課速度一次唸出這麼多的資訊,我還無法負荷。於是,我便只好一直轉頭詢問同學。而這個不斷被我問話的同學,就是 Mélaine。

Mélaine 是個很溫柔很純樸的女孩,由於她在班上並沒有任何認識的人,而我們的座位又相近,因此我們很快地便聊了開來,她成為我在法國唸書的第一個青少年朋友(前面有說過,我有不少「大朋友」,但年齡相近的朋友倒是不多,這與我小時候的經歷也有關)。

自從開學第一天我總是在詢問她老師到底說了些甚麼之後,她便自動於每堂課坐到我旁邊,在我抄筆記慢速到略過某些訊息時把她的筆記遞給我、甚至在我缺課或是上課時由於過於努力聽講而根本來不及抄到甚麼筆記的時候,為我影印一份她的筆記……由於法國人從小學習的是草書,所以一開始我連她的筆記都不懂。但是一個學期過後,她的筆跡成為我唯一看得最懂的法國手寫字體。

而今年即使因為我在文組、她在理組而分班了,我們仍是維持著良好的友誼,甚至我們在學校許久沒見,她還會很可愛地在放學後傳訊息給我,問我怎麼都沒看到我、問我最近好不好。據我所認識的一些法國人說,這樣的友情在法國學生間很是難得。很多學生的情誼只是建立於學校中的禮貌關係,很多校內還蠻談得來的人,在放學後可能是沒有交集的。

另外一位很棒的朋友,是於音樂學院認識的,他叫做 Alexandre,是一位大我一歲半的溫柔的男孩。

我們幾乎每堂音樂院的課都一起上,而且還是同一位鋼琴老師。那天,是我第一次到音樂院上課。我記得那是一堂作曲課(由於我熱愛鋼琴即興,便也希望能夠將我的即興作品寫在譜上,因此修了這堂課),下課的時候,Alexandre 走在我身邊,我們一面走到音樂院正門口,而我也不曉得為什麼,便脫口問出:「你晚餐要吃甚麼?」(坦白說我至今仍不曉得為何我當時問了這句話,由於我不太喜歡尷尬的寂靜、也可能是因為下課時間接近晚餐時段,而我那時的破法文讓我不曉得能夠講些甚麼吧?)而這個問句他至今仍覺得很可愛且印象深刻。

當我們出了音樂院大門,我才倏地想到,糟糕!我不認路!即使語言學校的老師已經帶我走過一兩遍了,而我也大致記住了某個大廣場之後只要一路直直走就可以回到當時的寄宿家庭,但問題是我不曉得怎麼從音樂院到達到那個大廣場!

因此,善良的 Alexandre 便自告奮勇地陪我走一段路。在我連寄宿家庭路名都不曉得怎麼講的狀態下,我們就像無頭蒼蠅一樣亂走一面持續方才由我隨意開啟的話題。當終於看到我熟悉的大廣場(那其實是一個大停車場)後,我與他告別,並帶著心中暖暖的感覺回到家。

原來,法國人不是都那麼冷。

之後我和 Alexandre 並沒甚麼特別的交集,不過在音樂院的下課時間,他有時會靜靜地坐在交誼大廳、我所佔據的沙發一旁,關心地詢問我目前練琴的曲目與狀況,和在法國適不適應等等。

來到這裡,我從過去的陰影走了出來,真正相信一件事情: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要忠於自己、要有原創性、愛自己,並且相信自己。

別因著他人惡意的批評,而改變、隱藏了自己最真實的樣貌。你就是你,無可取代。

別人的話語即使傷人,終究只是一個看法,每個人有每個人不同的看法,但你不必每一個都過度在意過度分析。吸取正向的、有用的、真心的建言,而非將自己封閉於那些不尊重人的、壞心的、負面的言語。

你和其他人不同,你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風格,那樣很好!社會世俗眼光總是對特別的、與眾不同的人投來異樣的眼光,那也只是因為他們依附著其他人的想法,與其他人同進同出,只為了不要顯露出自己的獨特而被排擠。

但如今對我來說,「特別」是好事,因為,世上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與你相同,就算雙胞胎也可能有不同的興趣嗜好、穿衣風格、行事作風。所以,請不要害怕你的不同、你的想法,去接受它、看見它的好,把它發揚光大。

當再也不原創了、只為了迎合社會大眾的看法而失去了自我,才該傷心難過。而當你認識自己、瞭解自己的特別自己的優點,並曉得要將之顯露出來、善用它,便比他人離成功更近一大截了。

這是我這段時間以來的親身體會:請記住,過度的一致是心靈死亡的象徵,當你找不到自己的特點,也不願意去尋找時,你的生命正在慢慢地流逝色彩。

現在,我經常在網路上與人聊天,分享我的音樂即興創作,更重要的是散播善良和愛。即使駐足的人不多,但真正會停下腳步聆聽閱讀的,我都十分感激,也期望能盡自己微薄的力量,如果我的音樂、我的話語能夠感動誰,讓哪個人展開笑顏或是變得更加快樂、更加善良,我就很滿足了。

目前我正在朝著我的目標緩緩地前進,就算每天只有一點點的進步,積沙成塔,只要每天都有在努力、都有進步,就是一件很棒很棒的事情了。

《關於作者》
Miya,1996 年出生,高中時到法國學習音樂,期許自己做一個最最善良真誠的人。也希望在這裡所學,將來能夠對台灣社會有一點點的貢獻,更希望能夠用我的音樂,將愛心散播給人們。

此外,這是我的個人臉書,如果未來有甚麼可以合作的事情(比方說分享我其他的想法、能夠有義演、演講,或是任何需要幫助的機構或是任何機會,也歡迎您們寫訊息給我)。

《關聯閱讀》
世界上沒有醜人,只有醜陋的心
留學美國,我學會如何做自己
有著人群恐懼症的他,卻因異國旅人打開心防──被「沙發衝浪」改變的我們(下)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Miya 的音樂白日夢 專頁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