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北京兄弟小黑:「在中國,共產黨的支持率大概也只剩個三分之一。」

我的北京兄弟小黑:「在中國,共產黨的支持率大概也只剩個三分之一。」

來到英國卡地夫念碩士進入第四個月。來到英國留學,最驚訝的事情莫過於食物可以做的那麼難吃,還有中國留學生怎麼可以那麼多。

在各國人種中生活,認識的第一個問題永遠都是你來自哪裡,而我總是回答"I'm from taiwan.",而接踵而來的第二個問題如果不是「那是哪裡?」,就一定是「你們是中國的一部分嗎?」

我總是笑笑回答:「我們和中國有不同的政府、文化、人民,即使我們有著同樣的源頭,但就像你不會說美國是英國的一部分,我們分離了 70 餘年,早已經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個體。我來自台灣,台灣是個國家,台灣以擁有人權及自由為傲......」

接下來的對話,不是一段國共歷史故事的講解,就是台灣的行銷時間。

我想這就是身為留學生最有趣的一部分。可以用學生的身分,討論著彼此的國家政治及困境。

「我們國家很可憐,環境資源豐沛但人民素質不足,加上政府的失控,因此人民一直在貧窮中掙扎...」──馬達加斯加的 Hery

「印度很大的問題是語言及政府,我們有數十種官方語言,所以 Nishant 講的印度話我完全聽不懂,他來自南印我來自北印,所以我們才都用英文對話。」──印度的 Suraj

「不要在我們前面聊紅衫軍和政府軍的狀況,因為我們可能會打起來。」──泰國的 Spike 和 Belle

而最有趣的莫過於和中國人對話。
中國人大致上有兩種:玻璃心的一中中國人;思想開化但不明究理的中國人。

前者你不必多言,因為他們只願講不願聽,易碎,只會刺了自己手。
後者卻是聊天良伴,可以讓你反思自己的國家以及更了解中國。

而出人意料之外的是,有趣的大陸人通常來自北京,因為那是個政治之都,北京小夥伴小黑這樣比喻北京:「北京的計程車司機罵共產黨罵得可兇了,在北京人人懂政治,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思想主張,挺共的反共的;資本的西派的;還有一派是支持國民黨呢!

(小黑是個土生土長的北京人,熱愛歷史和政治,了解台灣也了解中國。他曾經有次問我蔡英文的「用愛發電」是個什麼原理,怎麼用愛來發電?當下我傻了很久,之後才和他解釋這是一個選舉的 Slogan)

我聽了可真的不懂了,怎麼會有中國人支持國民黨呢?

小黑說:「其實中國人很多也討厭共產黨,支持度大概剩個 1/3。不過共產黨跟大家說『再怎樣,也要先填飽肚子吧』 ,所以大家還是支持共產黨。

而另外 1/3 有的是挺自由開放的,那群多半是中產階級,因為共產黨的力量來自於批鬥,他們鬥死了上層接下來就是鬥中產,中產怎麼甘願就這樣被鬥呢?

還有 1/3 其實是支持國民黨,我們也認孫中山當國父阿,而中華正統的兩個大黨正是共產就是國民黨,共產黨那麼爛,國民黨相對上還比較可以接受,只要是中華正統的當然好啊。」

「我再跟你說一件事,共產黨肯定會滅亡,只是大概還要個三、四十年我也不知道,你以為共產黨會吞掉台灣,其實說不定是國民黨統治中國勒,你們那麼會選舉,哪有不可能?」

在一次一次的聊天中,我看到的是過去看不到的中國。一個只有生活在其中的人民可以訴說的,關於他們國家真正的面貌。

就像是被掀起了一層薄紗,我們看到的中國,總是那麼張牙舞爪令人生厭,但或許那是中國高層戴上的面具。只有摘下面具與實際身處其中的人們對話,才能真正了解對方。

我和北京小哥小黑從不避諱聊政治,我們是學生,我們在互相討論中尋找彼此的好與壞,探討一個未來的可能性及對國家的認識,這或許是這段留學歲月最有價值的一部分。

小黑總是跟我說 :「兄弟,你該多讀讀歷史,讀你們的;也讀我們的。我們對你們的歷史太了解啦,我們一定要學你們的歷史,但你們卻對我們的歷史一知半解,這樣不行啊,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不是嗎?

講得我無地自容。

是阿,我們眼中的中國是否就是中國,而別人眼中的台灣又是怎麼樣的國家呢?

《關於作者》
H.C Chin
英國卡地夫大學 碩一 菸酒生 攻讀 製造工程管理

《關聯閱讀》
走出台灣,我才開始認真尋找自己的根
「不管喜歡或討厭,我們都不能忽略中國」──台灣交換生在中國的三個故事
「離開台灣十幾年,我只在他人面前哭過兩次」──給深愛的台灣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Comer Zhao Photography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