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台灣,我才開始認真尋找自己的根

走出台灣,我才開始認真尋找自己的根

「台灣還在用民國年嗎?」

「是啊,我們都建國一百年了!」 被一群中國人包圍,我毫不猶豫地痛快說出口,像是想表示些什麼。

「是建黨一百年吧?」那個跟我同年紀,而且誇讚台灣節目從小帶給他大大啟發的一位有趣男孩這麼回我。

當下腦筋一片空白無力反駁,心中只覺得諷刺。剛來到中國時,住在廣州一個小小公寓裡的青旅,這群因為各種原因齊聚在這小空間的中國人,竟讓我發現自己國家是怎麼來的都不知道。或許我其實學過這段歷史,只是考完試什麼都忘了。

隔天走到廣州圖書館時,拿起了一本我以前絕對不感興趣的書來看──《國民黨下級軍官的日記─從江南到東北1946~1948》─現在你問我那本日記在寫什麼,我大概也忘了,但是我開始相信歷史是人寫出來的。

有一晚結束加班,我走到櫃台跟不到 18 歲的可愛打工女孩聊天──在像東莞這樣的工廠很少是本地人來工作的──問完關於她家鄉的事之後,有個新加入聊天的女生問我「那你老家是哪?」

我理所當然地回答「台南,在台灣的西南部。」她又說了一次: 「不是,我是問你真正的老家在哪,你的祖先是大陸的哪裡人?」當下我真的感到不悅了,我跟她解釋,「或許我的祖先是從中國移民到台灣,但我從小就在台灣長大,我的爸媽也是,所以從來不會覺得我的老家是在中國的什麼地方。」

記得剛來不久時,遇到一個在深圳待了五年的黑人問我,台灣是怎樣的地方?跟中國有什麼不同?在這使用漢字講著中文吃著類似食物的生活,反應遲鈍的我竟然一時回答不出來。這件事情困惱了我將近兩個月。

而在我後來結交的一群烏克蘭朋友中,有位剛到中國的女孩一開始會不小心對我說"You this little Chinese."我會立馬說"I am Taiwanese."然後開始跟他們解釋台灣與中國的不同。

今天是我在中國工作的第 208 天,我告訴自己,除了「國民外交」之外,我還有另一個重要的工作要做,那就是認識自己。我就像那不曉得從哪飄來的浮萍漸漸有了根,當我人在異鄉,接觸越多世界各地的人、越認真宣告我來自台灣、越盡力對他們訴說我的家鄉,那根就越是扎扎實實地落在台灣。

回到那位膚色黝黑的黑人,我其實也問過他:「你從哪裡來?」他說他來自比利時,我當然不會追問他:「不是!我是說你的祖先從非洲哪裡來?」

因為若真要這樣問下去,我們都是原始人演變而來的。

《關於作者》
跟大家一樣都去念完高中就上大學,然後畢業工作了 10 個月離職,在台東一個小村夢幻的待了一年,認識來自世界各地的人、發現世界,最後不甘心離開,回到主流社會決定慢慢認識自己,追尋的路途上,那些朋友的故事才知道我也可以堅強與勇氣。1990 年生,來自台南,立志做一個覺醒的水分子。

《關聯閱讀》
「喂!老師,我是臺灣人欸!」──日本交換生的國民意識
「我是臺灣人,你是中國人」──話先講清楚,再來交朋友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Toomore Chiang CC BY 2.0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