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總統大選之前:尊重你我的不同,讓我們共同決定彼此的未來

寫在總統大選之前:尊重你我的不同,讓我們共同決定彼此的未來

總統大選近了,台灣與美國都一樣。

對於政治,我始終有著熱誠。
即使這麼多年之後,我還是這麼相信著。
對於政治的熱誠,不在於自己支持誰,認為誰對誰錯。
對我而言,政治是讓人民生活更好最直接的工具。
我相信著我的國家,也相信著民主制度,更堅信,台灣人能做出對自己最好的選擇。

但民主自由不是免費的,它同時也帶著風險。選錯了,帶領台灣走向錯的路,一走就是四年,如果還連任了,就是八年。目前台灣的民主制度是如此,除了罷免,唯一能阻止一錯再錯的,就是任期制度。

民主給了人民自主的權力。但,畢竟是個少數服從多數的制度,沒有所謂的完美。當多數的人決定相信一樣的人事物,那就成了一個民主國家的決定,結果是所有人共同承擔。

我跟朋友聊著,我曾對他說,「民主是進步國家才該擁有的權利。」美國提倡民主法治,因為至始至終,它都不是「第三世界」國家,多數移民也都來自一個工業革命、代議制度已經發展到一定程度的英國。這群人有了一定的程度,一定的成熟度可以去制定法律與民主憲法,所以他們深信,民主是最好的答案。

只是,隨著世界小了,看過了,聽見了不同的聲音。
我也漸漸開始重新審視民主的價值與意義。

例如:「民主,如果是為了人民,那在全體人民對於制度與律法的成熟度到了一定境界之前,就應該只是少數人的權利。」這個,是所謂中國共產黨式的民主。他們將一個國家的未來與發展留給一群人來決定,就像是古羅馬,就像是部落裡的長者聚會。

一個國家的未來,與人民的幸福必須一同計畫。當一個人獨裁時,一個國家的未來的大任就完全掌握於一個人手中。而這個人的好壞,也決定了一個國家與人民的未來。

歷史上,我們學到了不少仁政,不少德政。
同時,也不乏暴政。

從歷史上我們學會了是非,但同時,我們也必須了解,我們看到的不全然絕對客觀,而是歷史留給我們的評價。即使是現在的政治,亦是如此。

當你選擇看到憤怒,你就只會憎恨。
當你選擇看到希望,你就能看見幸福。

而我,選擇看見幸福。

對於政治,我始終保持著熱情。
從我十六歲離開台灣之後,我開始關心台灣政治。
我開始在意,台灣在世界上的角色,我也開始與不同國家、種族的人聊起政治。
其中,我最喜歡與中國大陸的朋友們談政治。我喜歡互相交流,認識他們的中國與我們的中國有何不同。認識他們的生活是否真的水深火熱,而我也會跟他們說說台灣的現況。

在交流的過程中,我學到了不少。
「他們不都活的水深火熱,而我們也不需要被解放。只是當時經國先生建台時,他們浪費了寶貴的歲月文化大革命。所以在發展上慢了我們一截。」這是我十六歲那年所看到的。而在那之後的十幾年,中國共產黨的快速崛起也讓我看到了中國未來的希望。

身為台灣人,我始終以我們中華民國的民主感到驕傲。
我驕傲著,當著中國歷史上第一批民主法治的中國人。
我驕傲著我的歷史,我驕傲著我的國旗,我驕傲著,台灣人有著選擇自己未來的權力。

只是,十幾年過去了。
那些解嚴之後的台灣所帶來的混亂開始讓我動搖。
那些政治的分裂,進而造成的台灣人民的分裂讓我對民主的價值開始疑惑。
幾年之後,我看到了民主對台灣造成的傷害。
也看到了民粹對中華民國造成的威脅。
更見識到了,媒體與教育的重要與脆弱。

但後來我明白,這是一個經驗,是一個發展中國家所必經的民主之路。
我們必須熬過這些,才能在國際上昂首驕傲。
才能與那些先進民主國家並列前茅。

我看到的,是希望。

在此同時,我也看到了中國不同的希望。在中國的制度下,講求的是一個穩定國家的基本,是一個使國家團結不可分割的力量。我也看到了中東國家的例子,看到了俄羅斯的例子。看到當一個發展中國家有了一個或一群開明專制的菁英領袖,一個國家同樣能穩定,國家的人民也能安穩的過著日子。有了國泰民安的基礎,才有一個穩定的經濟,才能有一個強大的國家。

接著,又是十年過去了。

如今,我開始看見世界,開始看見民主國家出現種種問題,經濟上甚至逐漸的被共產或相對專制的國家追過。看著共產的崛起,我再次問起自己,民主的價值與意義......

而我,隔著一片海洋,在台灣這塊土地上,找到了答案。

因為我仍然能在競選的激烈交鋒中看見理性、和平的討論。
我仍然能在台灣人的眼中看見超越政治黨派的慈祥與熱情。
我仍然能看見那些在混亂與暴戾之中對於和平與安定的渴望。

那是希望,希望,就是民主自由的國度,特有的權利。

對於選舉,我堅持相信尊重的重要性。因為這是成熟民主社會最基本的道理。

我不會說選擇蔡英文或者朱立倫、宋楚瑜是對還錯。
因為他們有著自己的想法,有著一群自己的支持者。
理念是一個政治家最基本的條件,不管是什麼,只要出發點是能為人民與國家帶來幸福,就是好的。

所以我尊重與聆聽不同的聲音,我也樂於分享不同的意見。
只要對方願意與我促膝長談,我願意分享,更願意聆聽。
也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真正的享受民主給我們的權利。

多元的聲音,多元的文化,這是民主的中華民國給我們台灣這個島嶼上的人民特有的權利,因此,我們必須慢慢學會尊重。

去尊重不同的聲音,去理解,去體會,然後互相握手,希望能讓對方了解與尊重自己的堅持。這是我對政治的理念。

尊重,相信,與了解。

也許你會說,那些信念脆弱,或者對於自己的身分感到迷惑的人可能會輕易的被說服、被操弄。但那也是他們的權力,因為他們選擇了相信自己所聞,他們相信了那個信念。就像宗教,就像多元成家,一個人的信念就是他的價值,一個價值,就該被尊重。

這才是我引以為傲的自由與民主。

所以我堅信我所信的。我相信希望,我相信和平與穩定,我相信民主,也相信台灣人能看見除了自己與政治之外的世界。

投票,是神聖的權利。

因為他決定了不只投票者的未來。
更是國家與孩子們的未來。

當這個責任落到了全民的手中,不管結果如何,全民將有樂同享,有難同當。

2016 年,中華民國的未來,在你我手中。讓我們用堅強的信念,用對於和平與安穩的渴望,決定我們自己的未來吧。

中華民國,加油。
台灣的自由與和平,加油。

我以生在台灣為榮,至死不渝。

《關於作者》
張瑋晟,現於美國攻讀建築研究所。旅途,讓心更靠近家鄉。出國多年,跟許多不同的國家與人種接觸過。每當我學習到更多不同的經驗,我越是以身為台灣人為榮。我的國家有著許多大家所夢寐以求的特質,雖然同時也存在著許多問題,但我始終相信,台灣會破除萬難,成為全球名列前茅的民主國家。多年過去了,回國的機會不多,但心卻始終緊繫著在遠方的那個島嶼,那個,叫做家的地方。

《關聯閱讀》
三位留美教育研究者共同執筆:台灣總統候選人,教育政策說帖比一比
這九點,你們做得到嗎?──給總統候選人的公開信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劉國泰 攝影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