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逃避失敗,到從零開始找回自信──我的Gap Year,在澳洲

從逃避失敗,到從零開始找回自信──我的Gap Year,在澳洲

其實第一次聽到 Gap Year 這個名詞,是在出國時從朋友的言談中得知。對許多西方人來說,這早已不是什麼新的名詞,而是他們的生活中早就存在的普遍價值。

回到台灣後才發現,這個新名詞正在被大家熱烈討論:「是否應該在人生裡有個 gap year ?」而我回想一下自己的記憶,從小到大總被教導的完美人生路線,就是小學→國中→(考基測)高中→(考學測)大學,→找到完美的工作→退休→養老。這中間似乎沒有 Gap Year 的空間。

在大學畢業以前,我理所當然的也就一直照著這樣的路線在走。直到大學畢業那刻,我才發現自己無法從「大學」階段,理所當然地邁入「理想完美的工作」,也因此「逃離」了一年。如今一年過去,我還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回歸」這樣的完美人生路線。

但曾經被說是「逃避」的一年,現在居然可以用 gap year 這樣的名詞來解釋,我很開心 。因為其實這一年真的不但不是空白,反而讓我理解了很多從小的盲點,也開始想通了很多事情。

關於我的 gap year ,沒錯,是到了澳洲遊學打工的這一年。這一年裡,我經歷了人生自從進入學校後從沒有過的輕鬆:以前的人生中重要大事,都與考試拖離不了關係──基測、學測、多益,還有學校裡的各種大大小小考,成為人生的重要目標。

而我,卻在每一個重要的大考中失敗。從第一次失敗開始,我就跌入了無盡深淵,開始覺得為什麼我如此努力,卻在這樣的一個重要關卡中失敗,我的人生好像從來沒有成功過......我一直都好想證明我的能力,但我卻無法,外界種種的標籤,都標示著我是個失敗者,在這樣的環境壓力下,我過得好不快樂。

一直到澳洲後的第一個禮拜,當我在向大家自我介紹時,發現大家在意的不是你有什麼成就,而是你擁有什麼特質、你是怎麼樣的一個人時,漸漸的開始有了自信。因為我不再是從"Hello, My name is Elice , I come from Taiwan and I graduated from XX university."開始。 我喜歡大家總是問我"What do you want to do in this year?""Do you like Australia, why?"

剛來的前 3 個月,不誇張,每個禮拜一次教會的 English corner ,會不停地遇到"freshman"然後反覆的不停自我介紹,我發現我的回答越來越能說服我自己,也越來越能夠說出一個發自內心真誠的回答。在每一次認識新朋友的過程中,我也更認識了自己。當你除了頭銜、學歷之外,能夠從容地跟陌生人好好介紹自己後,你也會更有自信地知道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

我知道在台灣這樣介紹的機會不多,當有機會介紹自己的時候請好好把握,不要再說自己從哪裡畢業了,那一點都不重要,對方想要知道的是你是個怎麼樣的人而不是你外在的光環。

這一年中的目標,不為什麼,就是為了能夠生活下去。你必須不停地去跟別人說你的優點、你能做什麼、你可以為了這個工作做怎麼樣的努力,還有你對未來的期許。這樣的過程中,我開始正視自己的優點,學會稱讚自己也是認識自己的一個好方法,並在每一個工作面試的失敗中,修正說法。有時候其實不是你不夠好,而是對方沒有理解到你的好,所以失敗時真的不要太看輕自己,因為你不會知道下一個對象有多喜歡你。

我很幸運在一個禮拜後,進到理想的咖啡廳工作,同事九成都是澳洲當地人,雇主是台灣華僑。第一份工作就拿到白工真的很開心(),很謝謝欣賞我的雇主,願意給我這樣的機會,在那邊的九個月時間裡,工作很開心,也從與同事的相處中,更了解澳洲。

這一年的Gap Year ,很值得。

註:在澳洲有不少海外打工機會並未正式登記,不受當地勞動法規保障,薪水與福利亦較差,俗稱黑工

《關於作者》
Elice,90 後出生於熱情的南部鄉下小孩,小時候最喜歡騎腳踏車奔馳在田野間,並夢想在大城市的生活,求學過程不斷的往北遷移,每隔三四年即換一次居住的城市,大學畢業後又跑到了澳洲布里斯本過了一年,從觀光客心態到以當地人自居,過程得到許多不同的生活啟發,喜歡把自己的人生丟進不同的環境探索,卻也默默在每個城市找尋一種安定的感覺。最喜歡窩在沙發上閱讀,以及與音樂獨處。

《關聯閱讀》
20 歲的我們,為什麼要出走?
我在最「義」想不到的國度,找回自信心──原來一切從發掘自己開始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