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創業發表會的震撼──在焦躁之外,我們還有什麼?

北京創業發表會的震撼──在焦躁之外,我們還有什麼?

昨晚參加完在北京一個創業孵化器所辦的 party 之後,今天讀到了裡頭一個 CEO 寫的文章,關於去年的聖誕夜,在英國的他過得如何逍遙快意,現在卻又是如何在 24 歲的年末,這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年紀,有著焦躁、膽怯卻興奮的心情。

在北京,除了拜耳的實習之外,我參加了一家位於 36 氪的創業團隊所舉辦,Pitch 只收取前 1% 應徵者的創業孵化空間。昨晚是它們第二期成員的成果發表,在 Gallery Beijing一 家新的高級 club,負責辦 party 的是第一期的團隊,在現場甚至請來草泥馬。

對,是真的草泥馬,一隻白的一隻咖啡色的。突然間我好像知道,為什麼只是這樣一個辦活動的項目,竟可以得到許多天使投資人的青睞。我站在台下聽了好久,每個 CEO 信心滿滿的在台上介紹自己的背景、暢談自己的項目,和驕傲的告訴大家自己融資的金額。第一輪的融資,沒有低於美金兩百萬的,而每個創業者的來頭,只要不是 Stanford、Harvard 這些 Ivy League 學校的人,就乾脆不提自己是哪裡畢業的了;其中,也不乏像賈柏斯那樣,讀了幾所學校卻毅然休學的人。

以唯一現任大學生、還只是 intern 的身分參加這種活動,說實話有些不適應。我不全然代表什麼團隊、沒有深耕什麼項目,聽著大家談著自己的想法,我只是聽著、偶爾問些問題。

聽著每個項目的故事,在腦海都有過往記憶裡浮現的熟悉影子:女性即時評價的購物平台,解決各種猶豫不決;客廳達人的才華平台,要為社會的角落帶進美好價值;匿名社交,要讓人性黑暗放肆發芽,進而達到一種人性的美感......還有好多好多,我真的都記起來在台灣、在美國的哪個 app、哪個朋友、哪個網站正在做著同樣的事情。

可是這裡的人,卻勇往直前的把東西都做出來了。或許這就是大家說的,創意永遠不值錢,真正的致勝關鍵在於你的執行力與完成度。

喝著酒,一家在做國際投行實習培訓的 CEO 過來跟我們喝酒。之前有跟老闆說過我看到過這個項目覺得很有趣,我沒有金融背景、卻很想知道投行到底都在做些什麼,而老闆竟然就直接跟那個 CEO 說了!

「哎呀小鮮肉,這個笑容是在當暖男嗎?投行最需要的就是先喝酒,什麼事情喝完酒之後再說!」乾笑兩聲有點尷尬後,就被抓去玩骰子和喝酒了。夜深了,要離開了,那個投行的 CEO 拍了拍大家的肩膀,跟大家說再見,就騎著遊戲室裡面擺放的草泥馬玩偶走了。我想他是真的嗨了。

我看著在沙發上,看著手裡的清澈液體,裝載著對此生的迷惘,也莫名排斥著帶著目的性的互動。長大的過程總有那些你不想碰觸也不想改變的事情,但卻又是這些拉扯與不舒服讓你感受到成長的快感。

那個晚上,我聽著大家的想法、創業過程的點滴,既興奮又好奇的不停提問,但又不時的眉頭深鎖,在享受這樣的互動過程中,又擔心我的表現是否太過勢利,這種 networking 場合,本來就帶著世俗的氣味。

「這就是一個選擇啊!但是同樣的選擇背後,可以用不同的態度去面對,但專注於現在你才會更清楚你在做什麼。」讀完 U Penn 的大哥來到我旁邊,這麼告訴著我。

他說到在他生命路上莫名出現的貴人,從來不是在這種社交場合認識的。「對方是看得出你的企圖與動機的,只要保持著初心,來到這盡量學習,對得起現在的自己,也就夠了,」他說:「未來不要去想太多,一步步往前走也就是了。」

這些哥哥姊姊們整晚分享著他們的人生故事,那些起落、選擇以及負責。儘管還是會提到一些社會現實,就像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好好接受「its not about what you know, but who you know」的事實,但我想我會努力讓自己更快的長大,變得更成熟、更負責。

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畢業、當兵、升學、找工作,每個人都開始焦躁不安,變得更纖細更敏感更玻璃心。在幾個燈紅酒綠、寒風中裹緊大衣看著街道旁霓虹閃爍的夜晚,我一直在想,在這樣的焦躁之後,我們還擁有什麼?

其實一般的社交場合,在大學、在國外不知道參加了多少次,可是沒有一次因為離正式的工作人生那麼近,沒有一次好像真的得決定要把自己變成怎麼樣的一個人。所以惶恐,害怕一失足後自己摔得都不認識自己了,害怕忘記那些理想、抱負,開始隨著人們稱頌的價值,忘記真正讓自己感到開心的人事物。

「專注於現在,你才會更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謝謝大哥的一席話,不要往後想自己以後會變成什麼模樣,對自己誠實,知道自己就是希望能夠學到更多東西、獲取更多有價值的資訊,但這不一定導致開始為利是圖、趨炎附勢。這都是有選擇的,而我只要知道當下的我,並好好在其中學習成長,這也就夠了。

沒有人是先知,能夠預料自己 5 年後、10 年後的模樣,可是我們可以知道自己現在的稜角,慢慢雕塑成自己喜歡的模樣、對得起自己的模樣。我們平常都不太能確定自己想長成什麼樣子了,更何況是在焦躁之中?

想對曾經感到焦躁的朋友說、也想要對自己說的:真的沒有人是完美的,沒有其他人是真能夠體會自己當下在經歷什麼掙扎、錯亂、難以負荷的壓力、各種不在狀況內的迷離。可是這些會過去的,這些都會隨著花開花謝,變成新的養分,不論是好的壞的羞恥的驕傲的。專注在每一個我們可以把握的當下,而你、或我,永遠可以有機會能變得不一樣;雖然想起那些過往還是難過得如針扎,可是我們要慢慢學會對未來不害怕。

我們都不停的發現新的問題,新的汙點、新的傷疤,再三地尋找新的解決方式、經歷新的陣痛,嘗試蛻變成更好的自己。成長是痛苦的,它要連根拔起你的舒適、你的習慣,你的溺愛。人生不是一場遊戲,沒有完美過關也不可以拔掉電源重新再來。再好、再壞,你都得一直闖關下去。我不知道我可以變成什麼樣的人,但在內心深處或許一直都知道自己想要變成什麼樣的人。改變真的一點也不容易,要削骨、拉皮,真的痛,但說放棄永遠最容易。

「如果這是一個你非常不願意去想的問題,想盡辦法讓自己開始幹這件事情。」在文章最後,那個 CEO 這樣說著。

《關於作者》
Alston,台中出生,蠢蠢欲動的九零後靈魂。遊走不同國家的新創與外商,其實是努力在不同地方生活著,去找尋自我與世界的平衡。嘗試去了解世界的善與惡,相信每個人的獨一無二的價值。喜歡收集世界每個角落的故事、喜歡說故事,致力讓故事觸動人的靈魂,讓每個人去相信,自己始終都擁有最美好的自己。

《關聯閱讀》
在北京,我用一雙「老外」的眼睛看中國:若沒有知己知彼,怎麼百戰百勝?
「不管喜歡或討厭,我們都不能忽略中國」──台灣交換生在中國的三個故事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Presidencia de la República Mexicana CC BY 2.0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