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我用一雙「老外」的眼睛看中國:若沒有知己知彼,怎麼百戰百勝?

在北京,我用一雙「老外」的眼睛看中國:若沒有知己知彼,怎麼百戰百勝?

選擇中國,是我模模糊糊下的決定。有過許多旅行經驗後,卻發現通常來到目的地之後,反而更能找到出發的理由。

胡同裡穿梭的是老北京;錯綜複雜的環道上交錯的是世界經濟命脈。如果說,要找一個世界舞台去增加國際經驗,這裡絕對可以名列前茅,卻是經常被台灣年輕人跳過的選項。其實,我對中國的印象,一直以來也都有著負面觀感。

「那你為什麼選擇中國?」外籍友人總是好奇地問,我在這兩個月當中,也好不容易摸索出答案。

第一天到公司,赫然發現我即將工作的這間公司資本雄厚、更是中國旅業的龍頭集團。我冒失地並沒有先對公司的背景深入研究,甚至當時還一度以為是要到航空公司實習,直到開始實習,才發現原來是集團總部,而集團旗下根本不單只是航空那麼簡單。

這是國際實習生計畫,是公司第一次嘗試從海外招募,同期的實習生共有 3 位,分別來自蘇格蘭、澳洲;負責帶我的 Mentor 來自墨西哥,主要負責國際的海外業務,因此我主要是協助他做海外的事項。順帶一提,我的 HR 來自美國,負責海外招募,因此基本上我是以「外國人」的身分進到這個公司,對於來自台灣的我,是個很模糊曖昧的身分處境,不過也因此我有了全新的異國經驗。

當時工作其中一個項目是「建設海外社群媒體」,這是件有趣又弔詭的事,因為中國的臉書跟推特等平台都被禁止,因此公司想要建設海外社群媒體,就必須要利用公關公司來操作,投射出了現在中國對世界欲拒還迎的情境。

第一個令我驚訝與衝擊的發現是,這是一個在中國已具龍頭地位的集團,今年母集團也成為 Fortune 500 世界排名中的企業,即便業務已擴及海外各地,但品牌面卻仍像個小嬰兒,連英文版網站、粉絲專頁或推特等基礎都才剛剛起步。這也是典型在中國政府體制下發展處的產業現況,中國式的發展模式,也印證了我主管在一開始就告訴我:「我們擁有中國市場,就擁有半個世界了,不是嗎?」

工作之餘,我大多時間跟幾位外籍同事處在一起,我們是公司內少數的 8、9 個「老外」(呃,雖然我算是一個尷尬的身分)。但我也從他們身上看到了許多我從不曾發掘的新面貌。

來自各地的他們,都已經是在中國生活至少兩三年,多至八九年的「Local」;加上每個人都說著一口流利北京腔中文,聽說讀寫樣樣行,我還向他們學習許多中國的特殊用語,結果最後我竟成了除了長相,最像「老外」的人。

工作上,我們這些「老外」,扮演著打開中國通往世界的大門重要角色,這間根深蒂固的中國企業,想要更與世界接軌、國際化,就招募精通中文的外籍員工。幾個主管英文可能也吐不出個完整對話,但這無所謂,「因為這裡是中國,想跟我們做生意,是你們該講中文,而不是我們該講英文。」他們擺出的氣勢與專斷是前所未有的,也是我們不得不屈服的殘酷現實。

「在北京生活,絕對是一個生存遊戲。」

我總是這麼跟我的朋友描述,朋友總是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或笑說我太誇張,實在因為這絕不是三言兩語就能夠描述,除非真的體驗過,否則很少人能想像在這裡的生活。好比聽到台灣 PM2.5 成為新聞熱點,而親身體驗了舉世聞名的北京空汙後,我常常笑說:「不要挑戰北京的極限,這裡沒有極限。」

中國,曾經是 forbidden city,對西方國家來說,孕育千年神秘東方色彩的大陸、爆炸式起飛的經濟價值、已經逐漸攻佔世界每個角落的中國人,即便你不想刻意關注,也已經開始發現他們在你我的生活中,不可忽視的存在感。

北京,作為古代的京城、現代的首都,過去它扮演著每位遵循儒家文化的青年,夢想與成就的起點與終點。延續至今繁華的帝都,時代帶來的是愈趨朦朧的霧霾、堵塞的車陣、吵雜的擾攘、紛亂的街頭,點綴出現代感的是每雙眼緊盯的大小螢幕,智慧型的行動裝置與線上線下整合的服務。

公司總喜歡這樣的敘述:「打造全方位生態圈」,中國就是共產黨政府打造出來的一個生態圈,獨立且龐大,有與我們相似的一切,卻又獨樹一格。近年各國在中國的開展,如同引進外來種培育一般,封閉的生態圈開了一個口,在門口列隊等待的是全世界。

今年 9 月 3 日進行的「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七十周年」大閱兵,顯示中國政府強勢展現國際地位與軍事力量的決心,這對中國人民來說可是舉國動員的大事,整年度透過各式媒體無限反覆洗腦的傳遞各種愛國抗日、革命情懷的主張標語,典禮前的日子,北京進入戒嚴狀態,從交通到氣候,沒有一項不在政府掌控之中。

在閱兵當日,中外多數媒體、網路佈滿或褒或貶的閱兵訊息時,我翻牆打開臉書,卻只看見兩三則台灣的新聞媒體報導,甚至是在已被大量其他訊息淹沒中撈到的。這才發現,我們迷失在資訊自由的爆炸中,卻仍不自知。

人都是在失去後才懂得美好,在中國網路牆內的訊息封閉、被監控,因此對「牆外的世界」格外憧憬;在台灣資訊量爆炸的我們,反而卻無意識地將自己的資訊禁錮,我想,過去二十幾年,我都用台灣的角度看中國;現在我花兩個月,我用中國的角度看台灣。

跳開框架,將所有邏輯與價值觀重新塑形,蘇軾說:「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收集更多視野的角度,也許才能重新拼湊出更接近真實的樣貌吧?

這是一個離我們最近、也最遠的國家,我們有著密不可分的歷史軌跡,政治情勢卻是劍拔弩張,搞得我們步步為營。對台灣來說,中國是擁有複雜情感的存在。這個現在全世界都想親近的中國,我們卻恨不得保持距離,前後進退每一寸距離都要精準拿捏,才不會在這場混雜政治經濟外交的棋局當中戰敗。

但若沒有知己知彼,怎麼百戰百勝?

《關於作者》
Zona,處女座,正值青春年華卻有台南老靈魂的女生,喜歡反芻文字、食物,嗜酒精與音樂。因為沒有舒適圈概念,到哪都舒適,走跳足跡多目前遍布歐、亞、非三大洲,最喜歡有海灘與故事的旅程。相信 Well-behaved women seldom make history.

《關聯閱讀》
「不管喜歡或討厭,我們都不能忽略中國」──台灣交換生在中國的三個故事
「你們不會被中國佔領的,因為...」──那一晚,與以色列爺爺暢談台灣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TonyV3112 / Shutterstock.com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