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及利亞再傳恐攻悲劇:伊斯蘭國的問題,不是空襲能夠解決的

奈及利亞再傳恐攻悲劇:伊斯蘭國的問題,不是空襲能夠解決的

十一月十八日,巴黎爆炸案過後的五天,奈吉利亞也發生了嚴重的自殺炸彈攻擊。在這個中非國家東北邊的城市約拉(Yola),一個自殺炸彈客攻擊了人群眾多的市場,造成至少 32 人死亡,80 人受傷。而據稱策劃這場爆炸的組織「博科聖地 (Boko Haram)」,六年內在奈吉利亞已經造成數千人的傷亡,這個成立十年以上的激進組織,近來卻宣布效忠於成立兩年的伊斯蘭國(IS)。

自 2013 年 IS 成立至今,已經吸引 20 萬名聖戰士(Jihadi)加入,這些自願兵不只從敘利亞、伊拉克、伊朗、阿富汗等鄰近國家來,從英國、法國、比利時甚至中國(註1)都有極端的穆斯林動身前往敘利亞加入「聖戰」。

不禁令人好奇,為什麼 IS 能快速吸引這麼多人的加入?為什麼能讓一個 14 歲的女孩不畏辛苦和危險支身從英國到敘利亞(註2)?為什麼能讓世界各地的激進份子在當地以它之名進行攻擊?

IS 已經不只是一個中東的問題而已,從巴黎爆炸案的法國比利時籍兇手,到奈吉利亞的激進武裝組織,甚至連馬來西亞也有極端伊斯蘭主義組織宣誓效忠它(註3),IS 影響力外溢的嚴重程度,顯然不是不停轟炸它就能解決的問題。

目前為止,原先由美國領導的聯合陣線(International coalition against ISIL)在打擊 IS 上似乎起不了什麼實質作用,「因為被炸而炸回去」這種攻勢其實稱不上是一種策略。IS 不會輕忽到把重要基地放在容易被攻擊的地方,而當聯軍空襲一個區域,勢必會傷及當地人或影響附近居民的生活,聯軍的「攻勢」於是成為 IS 招募這些人的活廣告。

聯合陣線最大的問題,是各國對於怎麼處理 IS 一直都沒有共識,也沒有任何一國將對付 IS 放在首要目標之一,於是所謂的「聯合陣線」一直沒有整合出一個完整的策略去應對,但這個現象在巴黎爆炸案之後似乎有點轉機。

十一月二十日,巴黎爆炸案屆滿一星期,聯合國安理會罕見地全數一致通過由法國起草的決議文,呼籲全世界所有有能力的國家聯合打擊 IS。法國總統歐蘭德誓言要建立一個法美俄領導的全球大聯盟來消滅 IS,美國總統歐巴馬也在東協高峰會上呼籲亞太國家加入反 IS 聯盟,其中台灣也被點名。各國開始更積極地商討合作,但合作的面向除了情資共享、整合軍事力量與更進行密集的空襲之外,似乎還沒有比原先的聯合陣線更進一步的作為。

事實上,IS 即使因為遭受強力的武力攻擊而被擊退解散了,也還不算是被一舉殲滅,他們即使消失在敘利亞,巴黎可能還是會發生攻擊,北非的叛亂份子依然會蠢蠢欲動,英國可能還是一天到晚有炸彈威脅,因為促使 IS 崛起的根並沒有被解決。

長遠來看,IS 的興起可以說是所有人的失敗造成的:它是美國入侵伊拉克的後遺症,是各國勢力介入敘利亞國內政治的產物(註4),是伊斯蘭國家內部宗教分裂對立的極端結果,是各國社會文化排他性作用下的悲劇。

為什麼 IS 能在世界各地崛起壯大得這麼快?

有些人認為,IS 誓言建立一個政教合一的遜尼派伊斯蘭大帝國,是它的訴求和意識形態吸引人。但無論是意識形態或宗教教義,IS 都比不上基地組織(al-Qaeda)的基礎穩固,IS 認為所有非遜尼派伊斯蘭教的人都是異教徒、都該死,它不只攻擊西方國家,也迫害什葉派、庫德族(Kurds)、雅茲迪(Yazidis),激進的做法連基地組織都批評,認為IS攻擊其他穆斯林的行為背離了伊斯蘭教的信仰。IS 聽起來這麼可怕,但為什麼還是有這麼多人想加入?

關鍵在於,它善用社群媒體並且懂得分眾溝通,它利用 Twitter、YouTube、Facebook 和部落格,先尋找目標、了解他們嚮往渴求的是什麼,然後極力宣傳放送 IS 是穆斯林天堂的形象。

大部分年輕男性追求金錢、權力、性愛,所以 IS 給他們比一般工作還要高的薪資、讓他們透過暴力行動享有宰治的感覺、配給他們年輕的女孩當妻子。而年輕女性大部分追尋的只是一種歸屬感,在 IS 境內她們不必再感到害怕或被歧視,她們能夠安心認同自己是個穆斯林的身份。

更重要的也許是,在母國處於少數族群的他們,經常是在經濟上十分貧困、社會上遭逢排擠、政治上沒有影響力的弱勢,而透過 IS,他們終於能對所有的不公平待遇展開「行動」。

讓 IS 快速壯大,並且得以遠端遙控、激化世界各地穆斯林的更深層原因,其實是各個目標國家內對這些族群的不友善:在西方國家是對穆斯林的標籤污名化和排斥,在伊斯蘭教國家是什葉派對遜尼派的鬥爭。

這些族群在母國內弱勢的地位,讓他們感覺不被接受且沒有機會翻身,這給了 IS 得以趁機而入的空間。再加上透過媒體放送一次又一次的恐怖攻擊,激起世界各地人民對於穆斯林整個族群的誤解、不滿與憤怒,加深穆斯林在母國受異樣眼光的待遇,然後說服他們加入 IS 生活會更好更自由,利用他們的無助,轉化為對 IS 的認同,接著激進化成為聖戰士。

英國媒體太陽報在巴黎爆炸案後做了一份民調註5),結果顯示在英國國內的穆斯林,超過半數不認同英國加強空襲的做法,且五個人就有一個對離家前往敘利亞的聖戰士的處境感到同情,這樣的數據背後的意義是:這些國家內部的社經及政治問題不解決,無論經過幾百次轟炸,IS的威脅,恐怕仍然不會消失。

註 1:甚至也有中國人前往敘利亞加入 ISIS 打聖戰
註 2:有興趣可以看看 BBC 製播的一部紀錄片 Britain's Jihadi Brides,裡面介紹英國女孩自願加入伊斯蘭國且動身前往敘利亞的故事,描述伊斯蘭國用什麼樣的方式招募、激進化她們,還有她們到敘利亞以後在這個組織裡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註 3:馬來西亞的極端伊斯蘭主義份子在菲律賓進行各種綁架和謀殺,並且宣稱要成立 ISIS 的東南亞派系。(連結
按此
註 4:5 分半
影片介紹敘利亞境內衝突的來龍去脈。
註 5:英國太陽報針對國內穆斯林進行電話
民調,結果發現將近 20%對於離開英國到敘利亞加入戰爭的同胞感到同情,若只看 18 到 34 歲之間的年輕人,同情的比例甚至更高。這份電訪同時也調查了英國穆斯林對於英國空襲敘利亞的看法(56%不認同英國的做法),以及認為 IS 發起恐怖攻擊的原因(38%認為是西方國家干涉中東政治的結果)。


《關於作者》
Jess,台中人,八年級生,目前旅居倫敦念碩士學位。和所有人一樣從小夢想環遊世界,到大學開始進階為國際關係著迷,不斷試著開拓自己小國公民的視野,放眼全世界。同時也深愛台灣,和朋友一起創辦了Like It Formosa,致力於推廣台灣文化。信奉甘地說的 Be the change you wish to see in the world。

《關聯閱讀》
震撼全球的巴黎黑色星期五,與我們對中東悲劇的麻痺
【圖片故事】妳的戰爭,我們的死亡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 Flickr @ Kevln Dooley CC BY 2.0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