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罪體制很容易,但你是否想過,台灣人日子不如歐洲人的真正原因?

怪罪體制很容易,但你是否想過,台灣人日子不如歐洲人的真正原因?

荷蘭人的生活,就是短短的工時,高收入,充滿大自然,美感,設計的環境,四處都有舒服宜人的休閒活動,完善的社會福利(這裡大學生都可以申請房租跟交通補貼,甚至全額給付),以及尊重個人自由的社會氛圍。

白天風和日麗,躺在草地上野餐聊天喝啤酒,開小艇遊運河,然後下午 5 點過後就沒有人在工作了,幾乎所有店都關門,晚上大家會去氣氛很棒的 Bar 或 Club 喝酒 Party,享受跟朋友歡慶的時光,然後隔天又是美好的一天。老實說,他們的生活品質,真的比台灣好很多,生活很享受,也難怪很多交換生都想留下來。

但真的與他們相處後,我並不覺得他們比台灣人聰明,或是有什麼真的不得了的地方。那問題來了:全球化的市場裡,全世界的產品服務都一同競爭,到底是什麼差別讓歐州人比起台灣人,能有那麼高的收入,或是說,那麼好的生活?

為什麼台灣人辛勞的工作,卻住在擁擠的公寓然後月領 22K,歐洲人每天只工作幾小時,卻天天都像在度假一樣?

我得說,以我在荷蘭交換到目前為止的經歷,在做事效率(what)和做事方法(how)上來看,台灣學生完全不比歐州學生差。但是,最重要的一點,為什麼做事(why),決定自己要做什麼事,對生活和工作的態度,他們比台灣人正確得多。

怎麼說呢?先從高中上大學這個階段的不同開始講吧!

大多數台灣學生的人生:大考高分,進名校,拚履歷,找好工作,賺大錢,買車買房,沒了。很恐怖的是,當所有人都在忙著做同樣的事的時候,你也會有一個壓力要趕快一起做,深怕被同儕們拋在後頭。

心理學說這叫「從眾效應」:我們生活中很大一部分的行為,在不知不覺中,都是因為受到周遭眾人的影響才做的,小如捷運上大家都滑手機,你也會跟著掏出手機滑;大如身邊的人都想上台大,所以我想上台大;同學們都要考研究所,那我也拿個碩士學位;大家都覺得有車有房是成功,所以我以此為目標。

但是,你有沒有退後一步,好好看清楚自己跟大家到底都在做些什麼事,然後想想:

這是不是自己要的人生?

歐州學生的觀點很不一樣,他們不急著考試升學弄履歷找工作,他們的步調慢的多,高中畢業之後,多數人不是馬上去大學,而是 Take Gap Year 一兩年,18 歲的他們會去四處旅行,見識廣闊的世界,非洲印度中國美國東南亞,更不用說環遊歐洲了。

我學校裡的同學,有去中國工作過兩年的,有搭便車環歐的,有背著吉他四處街頭表演的,有住過 5、6 個國家的,有開 Food Truck (餐車)到處賣烤肉串的,他們笑著說這很正常,對我來說卻是多麼大膽又豐富的生活。

這些人在真正體驗過自由的人生之後,找到自己想做的,才決定要念什麼科系,選什麼大學,甚至,決定到底還要不要去念大學?

事實上,這本來就是該問的問題:為什麼一定要念大學?

這就是一大差別所在,歐洲學生真的意識到人生充滿可能性,以及他們是「自由的」,為自己作決定,為自己的決定負責。會念大學,是因為他們思考過什麼是我要的,所以我去申請一個在該領域頂尖的大學,可能是藝術學院,國際政治,音樂學校,也許是經濟學系,小兒科醫學院,新聞媒體文學。

這邊大學招收學生時也沒有什麼單一聯考成績定生死,他們看在校成績,同時更重視你繳交的論文,面試,作品,資歷等等,甚至有些大學連在校成績都不看。

所以他們不會所有人都一窩蜂狂念一樣的東西,準備同一個考試,其實本來就該是這樣:憑什麼用一個考試標準來決定一個人的潛力?誰定義人類的才能就是這些考卷上的東西?如果他喜歡拍電影呢?寫散文?設計服裝?或是喜歡打鼓?跳舞?

用「國英數社自」來定義人類的潛力實在是狹隘到不能再狹隘,因為真的張開眼睛看就知道,社會中各式各樣的工作,只要對人類的生活有價值,就能賺錢,就能是你的生活方式:

喜歡搞笑,去上電視當諧星啊;喜歡畫畫塗鴉,看看彎彎的故事吧;開個 Food Truck 賣烤肉串還可以環遊世界;覺得大家騎的腳踏車很醜,自己設計找工廠製造,就能開始一個品牌了啊;有試過在全世界最快樂的國家不丹的種田生活嗎?搞不好最適合你的是去巴黎左岸開一間咖啡廳啊?更不用說音樂家,導演,作家了。

世界太大,有太多我們根本不能想像的生活方式,憑什麼「考試,名校,履歷,找工作,賺錢,買車買房」這條路就是你的正解?因為每個人生來就不同,擁有不同天分,讓每個人都能各自發揮自己的特質和才能,這才是自由社會美麗的地方啊!

可惜的是,在台灣,所有人都默默地同意一個考試標準,形成一個沉重的從眾壓力,不知不覺中我們都跟這個壓力妥協了,接受「考好成績上台大」才是唯一好出路的規則。

高中時,我們甚至壓根兒沒想過不考大學這個選項,大家心裡都很害怕自己在這條已決定好的道路上落後,漸漸地,在一致化的壓力下,我們對人生的熱情跟創造力一點一點被消磨。

相反的,歐洲學生面對的不是一條 set 好的路,他們高中畢業時,來到的是一個出口,出口之外沒有任何既定的道路,而是充滿各種可能性的廣大世界。

這讓我想到在高中申請大學時,我覺得很奇怪的一點,為什麼突然大家都想當醫生了?不久之前明明大家都有各式各樣的目標的,有人想開飛機,有人想研究天文,一夕之間全部不見了。我懂有些人想要有穩定收入的生活,但幾乎所有人都變這樣讓我有點驚訝。

我是說,這是你的人生欸?人生就那麼短短一次,為什麼要勉強自己去做不喜歡做的工作?你體驗過其他生活嗎?你看過世界了嗎?你說為了賺錢,但賺錢不也是為了幸福快樂的人生嗎?賺錢也有數不清的方式啊?

我看過一篇文章,他統計調查了每個人在臨終前最遺憾的五件事,第一名就是希望當初有勇氣過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而不是別人希望我過的生活。

Steve Jobs 在史丹佛畢業演講也說「You've got to find what you love.」這不是什麼客套的畢業官話,我相信它是真的,人生本來就是充滿可能性而且自由的,而我們都應該試著找到自己的天才和熱情所在,以及過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

我能想像這些蜂湧去當醫生的人裡頭,可能有導演,有音樂家,有政治家,有企業家,但是他們就這樣在年輕的 18 歲決定了他未來 30 年要做的事情,深植他內在的天分可能就這樣被扼殺了,或是,有一天他終於想通人生不想就這樣過完,大半的時間卻也已經流逝了,真的很可惜。

很多人想到這個都會開始罵體制,罵教育,罵政府,覺得這都是外在環境的錯,我卻不這麼認為,台灣比起很多國家,已經非常自由了,而且也持續在改善當中,就像我能想到這些,寫下這些,然後你能讀到這篇文章,不就代表這裡至少還是個開放自由的環境嗎?

外在環境永遠有東西可以責怪,罵都罵不完,但是真正的問題出在我們自己平常思考不夠深,沒有真的張開眼睛看,或是沒有勇氣踏出第一步,這些不改變,體制再完善你也還是一樣淪為體制下渾渾噩噩的一人。

我覺得要罵就罵自己吧!讓自己保持警覺,並試著用自己的力量去影響這個現況,因為站在外面罵太容易,真正有能力的人,是在裡面努力做出改變的人。

講到這裡有點扯遠了,切回主題

我看到台灣學生和歐洲學生的差別是,歐洲學生有對自己人生的正確態度:相信這是自己的人生,定義自己想要的生活,打從心底知道他們是自由的,因此敢於追求與發揮自己的天分和才能。

同樣的思維,他們在做事的時候,也會思考他們要呈現什麼精神,或是帶給人們的生活什麼價值,從時裝品牌,到汽車品牌,到金融業服務(他們的金融服務比台灣好太多了),到藝術產業,家俱業(IKEA),餐飲業,處處都感受的到。這個服務,這個產品,背後有一個理念,一個思維,有一個 Why,他們知道他們為什麼要做這件事,而且這件事對你的生活有價值。

大家都知道任何產業鏈中毛利最高的部分是原創設計,不是代工,而這正是台灣跟歐洲產業結構最大的不同,連自己想要的生活都不敢追求的人,怎麼會有辦法設計出別人想要的產品或服務呢?

代工產業就是長工時,勞累,無聊的生產工作,卻又只有少少的收入,畢竟,你終究只是在幫別人製造東西,是個只需技術和勞力不用思考的工作。

最後以最近讀到的,古羅馬哲學家 Seneca 的一小篇節錄作結,關於人生該怎麼活,我覺得講得很好:「Someone who sets sail in a ship and is carried this way and that by stormy winds hasn't been on a voyage. He's just been tossed about a lot. So it is with life. Being out of control, drifting through events without finding time for experiences that are most valuable and meaningful, is very different from truly living.」

希望我們都能有不隨風漂流的力量和勇氣,共勉之。

《關於作者》
紀翔( Shawn Chi)目前就讀台大經濟系四年級,同時雙主修哲學系,今年 8 月開始在荷蘭萊頓大學交換一年,曾任系籃隊長,主辦過 Party,大二暑假時和同學於台大創辦校園單車品牌 College Bike,現在已推出了三季車款,擴及台灣各地的大學,並且正式成立了公司。在歐洲生活常有一些心得,時不時會寫下來透過 Facebook 分享。我的臉書

《關聯閱讀》
同樣從 22K 起跑,泰國年輕人為什麼更有機會出頭?
美國不是好好的,為什麼要回來?──思科軟體工程師的告白
【雙語】巴黎高等商學院的震撼教育──從「個案研討」,略窺台灣高教困境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紀翔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