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古的羊──台生和陸生,差別在哪裡?重要嗎?

內蒙古的羊──台生和陸生,差別在哪裡?重要嗎?

前些日子才從內蒙古回來,經歷這趟旅程感受到,內蒙的美在於數大,大草原、數以萬計的山丘、還有數不盡的牛馬羊驢,常常開車到一半,就從車上傳來驚呼的聲音「你看牛」、「天啊!是驢子」,接著師傅就會停下車子讓我們拍拍照。

始終都覺得草原是一個很赤裸的地方。因為無論再小的東西,在這上面都能被輕易看見,逃也逃不掉。這些在內蒙的日子,大部份的時間都專注地看著草原上的一舉一動。一般來說這些牲畜群通常不會接觸路邊,但有一天,意外遇到一群緊挨著路邊吃草的羊。逮到機會當然要好好地拍照一番。

然而越是接近他們,即便小聲,有靈性的羊群就越退越遠,似乎用著我們聽不懂但他們能彼此溝通的方式告訴彼此快撤退。正當所有羊群都向後撤退時,同行夥伴突然拍下一張照片,在為數眾多的羊群中,只有一隻「驀然回首」,讓我忍不住盯著他看許久,彷彿他要對我說些什麼。


(驀然回首的羊。圖/謝忠瑋 提供)

回到天津,時序入秋,天氣也漸冷。每個人紛紛套上大外套,其實若不跟任何人講話,根本看不出來我和其他人有什麼差別。但每當我一開口,所有人都會刻意地看一下我,身旁朋友更是好奇地一來一往發問:「你是台灣人欸」、「聽說你們台灣很美」、「你們那裡很多好吃的」、「康熙來了停播你覺得怎麼樣?」那個「你」,聽起來其實並不舒服,因為我似是異於他們的存在。

我們每一天從社群網站上,每個小時隨意滑都能看到至少一篇跟中國相關的文章。但我們有認真思考過這些文章、新聞存在的意義嗎?

我尊重與我政治意識形態不同的朋友,可是普遍像我這種「比起高深的政治,更關心現在我們每個人的生活,」的人,聲音越來越難被聽見。

社會開始關心起更多我們生活中的中國,不再像過去只批評或吹捧某些特質。但也確實,直到自己跨出原本生活的台灣後,才發現更多從來沒有人跟我說過的事。

我不覺得中國學生比台灣學生優秀,相反的,我們擁有很大的自主性,知道自己要什麼,也更能勇敢追求。

我不覺得台灣就是正統中國文化的保留地,因為在移墾的社會下,流著比其他人都複雜的血液,那些中國文化只不過是其中一部份。值得高興,我們什麼都有,什麼都是。

我也越來越能虛心去學習中國的特質,即使想法上差異很大。很喜歡中國朋友相較思考事情的超齡成熟感,或許是過去的教育磨練,練就他們現在的口條。但至少在每個見面的朋友中,他們的直接口吻,讓我在溝通中,很清楚知道他們當下的感受。

來到這裡後,回頭看台灣社會關於中國的言論,好像還缺少一個聲音:「我們自己擁有的特質,敢不敢展現出來,且自信地說,這就是要讓對方學習的!」

我們有時候羨慕對方、有時憎惡對方,卻似乎忽略了,其實我們有許多特質是對方沒有的,又或者,沒有勇氣展現出來。

幾天前參與一場中國企業宣講活動,受眾是本科應屆畢業生,主講者是一家去年剛成立的新創公司。

這家新創公司主打手機旅遊 APP,內容什麼其實不是特別重要,可是當人事主管詢問台下,「你覺得自己的特質是什麼」時,當下許多人回答「好學」、「喜歡旅遊」,各類的答案人事主管都沒有特別反應。

鑒於兵役問題,我並沒有舉手,但心中有個答案。會後直接跑去找 CEO 明白表示台灣同學的身份,雖不是要來找工作,但想表達自己聽完宣講會的感受。

那種熱情,就是把我喜歡聽故事還有講故事的感覺完整表達,或許因為特別的台灣身份,所以 CEO 倍加肯定。但更大部分的原因,我相信是因為自己的特質被看見。

他告訴我,「一聽你講話就知道你的熱情。」他沒有跟我談美食風景,談的是我的態度、我的熱情,那是我的特質。結束對話後,人事主管主動找我要履歷,希望我寄給他。

確實,我們要更認識中國這個大鄰居以及這裡的人,然後記得我們都是一樣的人,都會在大學畢業時面對要不要考研究所、要如何找工作,都會面對生活煩惱。就好像在蒙古草原上,眾多的羊群一樣,其實並不是特別的存在。

但別忘記,最獨特的自己。在一張照片中,展現最不一樣的自己,那個就是你,然後讓別人想忘都忘不掉。你有嘴,你可以行動,你可以展現自己。你無須代表任何人,只要勇於展現自己。

《關於作者》
謝忠瑋,臺大政治系延畢中。目前在天津南開擔任交換生一職。喜歡收集許多故事,也喜歡跟他人講故事,夢想是透過故事改變世界,帶來溫暖。

《關聯閱讀》
「不管喜歡或討厭,我們都不能忽略中國」──台灣交換生在中國的三個故事
每天與「台灣其實是中國的你知道嗎?」奮戰──堅強的台灣年輕人,哪裡比不上別人?
「五頭牛換一套房」──我在內蒙古,體會全然不同的價值觀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Shutterstock、附圖/謝忠瑋 提供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