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歲的我們,為什麼要出走?

20 歲的我們,為什麼要出走?

去年 2 月以交換學生的身分抵達復旦大學。

第一天夜晚溫度只有零度。在陌生的都市,興奮之情慢慢沖淡,才忽然驚覺異鄉人的恐懼與緊張,這是 20 年來不曾體驗的,第一次獨自生活,真正的獨立與自主。兩個小時的飛行距離,這麼遠又這麼近,是跨越一道海峽的思念。

屬於我們階段性的使命

村上春樹《遠方的鼓聲》:「我害怕的是,在某一個時期應該完成的某種事情在沒完成之下時間就過去了。這就不是沒辦法的事了。」是啊!我們每一個階段都存有必然的使命,學生時期,便是塑造之後的習慣與待人接物的態度,以及培養未來的能力與競爭力的重要階段。

大二時,除了上課、玩社團與打工,忙碌之餘,總覺得自己還是缺少了什麼。當我意識到自己未來競爭力不足時,決定申請赴外交換,本來只想著要獲取更漂亮的履歷,卻因此獲得了一段無可比擬的衝擊與感受。

認識一個城市最好的方式,就是生活

上海,我從小便為之嚮往的魔幻都市,歷史造就的複雜背景,各國租界林立卻意外和諧的外灘;張愛玲、白先勇筆下蒼涼美麗的象徵。

由於在完全陌生的異鄉城市,每個感官彷彿無限放大,我會在地鐵分岔口提心吊膽是不是搭錯站?在南京東路徒步區擔心後面是不是有壞人?或是走太快錯過哪間美食等等,這個無限放大的過程,刺激我的神經,而所謂離鄉的獨自生活,就是不斷地堆疊再堆疊的過程。

也因為時間有限而短暫,就像是日曆紙上憑空多出的時間,可以重新選擇一種生活模式,卻也為稍縱即逝的痛快而害怕,於是,拚了命要留下足跡。不同於過往在台北的日子,如今每天每晚每個周末都有計劃、聚會與旅行等等,我變抱持著一顆開闊的心,勇於也樂於嘗試與接收。

我發現,認識各國的朋友是最有趣的,聆聽他們說著自己國家的種種驚奇,還有展現的學業或職場企圖心。有時不免想,如同他就代表了他的國家,我也代表著台灣。


(中國復旦大學一隅校景。圖/王竹君 攝影)

 

中國的學生並非原本的猜想,而是很開朗、積極的,對於課堂上任何事物都很好奇,包含來自臺灣的我。我們不常談論到政治,基本上我所接觸到的中國學生,都對於台灣民主充滿欣羨、或是前面所提的好奇。其實我們這一代多數人都是對於大環境感到惶恐,不論海峽兩岸,而他們因為競爭激烈、淘汰率高而更渴望向上。

請遠離你的舒適圈: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

那我們呢?全球化的時代早已來臨,臺灣身處於四面環海的島嶼,缺乏對外交流而封閉。歐美國家有所謂的「Gap Year」,即學生在課間放自己一年的假期,出國進修、非學術相關課程以及背包客旅遊,可以理解是為將來進入社會而準備。

可是亞洲地區呢?臺灣呢?我認為「勇敢地出走」就是一個最好的學習途徑,無論是赴外交換、出國遊學或是國際志工等等。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

青春只有一次,錯過就不能重來

所以不要害怕,只要腦中浮現這個念頭,勇敢 say yes 吧!青春只有一次,錯過就不能重來。用一顆纖細敏感而不脆弱的心,大膽寬闊、勇敢地開疆破土,創作自己的旅遊地圖。回過頭來,歷經各方的遊歷,將更懂得家人的可貴,更懂得臺灣的美好。(很多朋友難以置信,可是真正只有出走後才能體會。)眼界寬了,膽子大了,越來越有勇氣有目標,去挑戰自己的每一個可能性。

《關於作者》
陳亭羽,畢業於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文學系,目前任職於台北市某旅行社的產品企劃,結合我所喜愛的旅遊與文字。2014 年上海復旦大學中國語言文學系交換學生,回來後更是意識獨特自主之重要,至 INK 印刻文學實習生、2015 年  O'logy 企劃編輯實習生。對我來說閱讀是最美的逃亡,可以跳脫時間與空間;而旅遊則是對於自我的實踐,將腦中完美沉澱的靈感逐一實現。旅遊提供一種與現行生活不同的線索,是不斷思索的過程。以一顆纖細敏感而不脆弱的心,大膽寬闊、勇敢地開疆破土,創作自己的旅遊地圖。

《關聯閱讀》
大學四年中,出走!(上)──你要活在舒適圈,還是學著勇敢跨出去?
「我們是誰?」十五歲那年,我們一起帶著琴,踏上旅途找答案
妳怎麼又要出去?一個台灣女孩的中東冒險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Shutterstock、附圖/王竹君 攝影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