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歲高二女生,日本當志工:「其實,是311災民們幫助了我。」

17歲高二女生,日本當志工:「其實,是311災民們幫助了我。」

灰色的烏雲盤旋在空中,彷彿正俯瞰著地表裂開的傷痕;黑色的驚濤駭浪洶湧而至,吞噬曾經的繁盛,剎時繁華落盡只剩斷垣殘壁。

311 海嘯,是日本的夢魘,亦是全世界共同的傷痕。它是日本二戰後傷亡最慘重的自然災害,讓措手不及的日本人遭受這個巨大的悲痛,隨即接踵而來的更是無情海嘯的破壞及令人髮指的核災。世界各國紛紛提供協助,與日本在歷史上關係密切的台灣,更不例外,在救災、捐款上不遺餘力。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也是其中之一,透過與日本教會的宣教合作,鼓勵台灣教會的弟兄姊妹,為日本的重建盡一份心力。從 2012 年起,每年暑假組織志工團前往仙台地區協助災後重建的工作。

今年 8 月,正值二次大戰終戰 70 年紀念,在這個政治與社會敏感時刻,我前往日本擔任志工,透過與當地日本居民的交流互助,以及與當地青年的思辯討論,實地聽聞日本民眾對戰爭與和平責任的反省,對我來說,這比任何日本官方的道歉聲明更令人動容。

Slow work—心靈重建與信賴的橋樑

這次前往日本當志工,是我第一次在國外當志工。過去,我對於志工服務的印象其實一直停留給予當地人所需物質及實質上的幫助,從沒想過將工作和與人互動做結合。但是在日本東北教區受災支援中心エマオ(Emmaus),這裡的工作主旨「Slow work 」卻帶給我完全不同的志工經驗。

Slow work 強調的是志工與災民們之間的互動,同時也給予志工們更多的空間去思考志工服務的意義。

在エマオ時佐藤牧師曾告訴我們,當初 311 救災工作剛開始時,因為宗教差異的關係,當地居民一開始十分不信任他們,使救災工作進行得非常緩慢,但當時一位牧師在與當地一位較有領導力的居民交談後,告訴這位居民,他是為了追求希望而來到這個地方,這句話貌似簡單,卻開啟了居民與志工們互相信賴的橋樑。

許多人當志工常是抱著一種同情的態度進行服務,但在災民們的角度,他們反而會覺得自己是不被尊重的,同情和同理最大的差別就在於是否能設身處地的為他人著想,而 slow work 同時也闡述了一個概念,如果我們能認識他們、深入地了解他們的故事,並以平等的身分幫助他們,便能將志工服務的價值提高。或許我們會覺得自己是去「為他們做些什麼」,但其實,經過與他們朝夕相處,我們會發現,我們從他們身上學到的生命態度,才是最可貴的。

每天早上エマオ都會到各個組合屋,陪居民跳早操。早操之後,最重要的是大家一起喝茶聊天的時刻,有些組合屋住宅區早就只剩個位數的人家,但是為了讓他們不要覺得自己被遺忘、孤單,每天都會有志工們去陪伴他們聊聊天、做些活動。


(PCT志工工作情況)

除了早操外,志工們也常常被提醒,不要太過急著把在農家或組合屋幫忙的工作做完,有時候,他們其實更想要有人能陪他們聊天,或傾訴故事。相較於實質上的工作,陪伴及關照災民們內心的創傷才是最重要的,這便是 slow work 的真正意義。

仙台:緬懷記憶與海市蜃樓的期望

仙台和石卷是在 311 時受到最大衝擊的地區。這裡的災情有多嚴重,是我們在電視上完全感受不到的,唯有親自踏上這塊土地,才能真正體會。

仙台和石卷的參訪分別帶給我不同的感想,仙台靠海的地區正是海嘯影響範圍最嚴重的地區,曾經朝氣蓬勃的城市就在一夕之間毀於一旦,如今 4 年多的歲月,放眼望去雜草叢生,凋敝而蕭條的景色令人不勝唏噓。

到處都有紀念的石碑及留下的建築,當我站在與當初海嘯同高的石碑前時,想像著當時逃難的居民們,此刻我才能真正感受到他們所經歷的恐懼,以及看到自己家園在面前傾塌的無奈與悲哀。

這裡所有的紀念碑,都是當地居民自己建立的。他們將所有的受難者的名字都刻在石碑上,希望這些人們能不被遺忘。就算城鎮已經消失了,至少這段記憶還會被保存著、不會被時間的洪流抹滅,為死者傳達曾經存在的痕跡與記憶。

311 海嘯過後,日本政府也開始進行土地墊高的工程,今年已是第 4 年,距離完工似乎還遙遙無期,當地居民對土地的思念卻是日益加深。

在居民們被摧毀的房屋前,常能看到高掛的黃色旗子,隨風搖曳,象徵居民們對回到家鄉的渴望;在海嘯過後早已停駛的公車路線上,居民們也架設了一個公車站牌,強烈展現回到家鄉的決心。

但是在墊高工程真正完工,且所有產業開始回到此地、恢復到居民能再度居住的程度時,那些較年長的居民們,或許再也沒辦法踏上這塊土地。而年輕一輩的居民們,對這塊土地的情感沒那麼深,到時候真正想再回到這裡的人會有多少呢?在夕陽的餘暉下,我邊思考著這個問題,一邊感到惆悵。

石卷:互相約定的信任 -務實的防災成為團結的基礎

石卷地區災情相較於仙台,又更加嚴重,因為離大城市較遠的關係,救援與重建工作皆比其他地區緩慢。不過雖然硬體設施的重建較為遲滯,後續的防災工作卻十分完善。

在石卷女川町醫療中心附近的空地旁,我們看到了一座紀念碑,那座紀念碑是女川中學畢業生們一同建立的,他們預計在女川町內 21 個海嘯曾到達的地點紛紛建立相同的紀念碑,紀念碑的高度為海嘯到達的高度,而石碑上方刻著當初女川町內所有犧牲者的姓名。畢業生們說,將來還有海嘯發生時,一定要逃到比石碑高之處,如果有行動不便的居民,也務必將他帶到至少石碑高度的地方。

藉由這些紀念碑,他們也希望與當地居民們建立三條約定:第一,平常便應該增加居民們彼此的互動,有困難時互相幫忙,如果將來有災害發生時還能彼此照應;第二,他們希望能把城市移到海拔更高的地方,並且平時就應該做好防災措施;第三,建立紀念碑的最大目的,是希望能將這件曾經發生的悲劇讓後人得知,別讓這段回憶隨著時間流逝而消失。

在石卷的資料館時,替我們導覽的當地工作人員,也向我們透露了一些他的感慨:在海嘯後重建期間他看到各種案例,不論是因為猶豫應該往哪裡避難的學生們、還是因為接收到錯誤情報導致判斷錯誤的居民們,都因此失去了寶貴的生命。

在學校中,我們學到的是書本上的知識,但在實際災難發生時,真正能救我們的不是這些知識;而是我們在生活經驗中所累積起來的智慧。也因此,平常我們在生活中無論遇到任何情況,都應該仔細思考應對,才能在危急存亡之際,將這些經驗化為關鍵的救命行動。


(石卷被海嘯摧毀的小學斷壁)

經過我們在仙台及石卷地區的參訪後,我們可以看到日本進行重建工作的完整性,不論是民間還是政府,他們都有各自想達成的目標。從居民們藉由旗子及公車站牌等,還有政府的土地增高工程,我們可以深刻地感受到災民們對於這塊土地的熱愛及不捨,他們在各地建立紀念碑,努力在這道歷史的傷痕中留下不可抹滅的記憶;同時,不論是女川町的三條約定、或資料館導覽先生的想法,我也看到他們非常努力地不讓自己被過去的陰影束縛,檢討這次防災工作需要改進之處,研究更好的防災措施,確保以後不會再重蹈覆轍。

在石卷時,當地一位牧師跟我們分享重建期間,一位會友向他說的話。他希望牧師在為他們代禱時,不要總是禱告能讓他們回到過去的日子;而是應該努力向前。這種不忘記過去傷痛,同時也背負著回憶繼續向前的態度,對於同樣時常發生天災的台灣來說,或許是個十分值得讓我們借鏡的價值觀。

跨越國界的溫情-追尋自我與心靈陪伴

在真正了解並感受到災民們的悲痛之後,我們在工作或陪伴他們的期間,聆聽到他們親身的故事,也較能給予感同身受的關懷與照顧。當我們在與當地農民們一同做著農事時,他們常常會和我們聊天,縱使我們有著語言不通的障礙,他們仍十分有耐心地等待翻譯,並且不厭其煩的描述各種生活瑣事。

看著他們走過傷痛,用如此陽光的態度面對未來、度過每一天,我忍不住想,或許表面上看來,是我們在協助他們的農事工作,但真正得到收穫、獲得幫助的,其實是我們這些來當志工的年輕人們。

就像是之前在エマオ的分享會時,聽到一位即將離開志工的感想一樣,我們所進行的志工服務,其中滿足自己的成就感、尋找自我生命價值與實質幫助災民之間的界線其實是很模糊的,在不知不覺中,我們從他們身上不僅找到積極面對生命的態度;也找到了自己面對未來的自信。

這次來到日本當志工,不僅僅是個難忘的經驗,更是一場精采的國際交流。以前在電視上看到因為各種災害而受難的民眾,只為他們感到可憐、卻實在很難感同身受,但透過與日本當地志工及居民們的互動,我們了解到 311 海嘯的實際情況,也能深入感受災民們痛徹心肺的悲愴,這些都是在自己親身投入他們的生活中,才能有所共鳴的。我希望能將在日本學到的經驗分享給人們,或許對於台灣的社工,也能有所幫助。

除了透過親自聽他們傾訴外,與來自世界各地志工們的分享、討論也讓我累積了許多經驗和想法。每個國家每個地區的志工們,都有自己的堅持與想法,在和他們的交流中,我得到許多啟發,也讓我能以更多的角度思考。或許我們大家彼此的價值觀與文化有很大的差異,但每個人無私幫助他人的信念,卻是相同的。連語言都不通的各國志工,如今竟能坐著圍成一圈,互相分享著彼此的感動,可以看見這跨越文化與宗教的愛有多大。

最好的外交-無國界的愛,消滅戰爭病毒

自從台灣進入務實外交時期,便開始積極投入非正式外交的發展,透過遍布在世界各地的志工們,搭起各國與台灣友好的橋樑。我們從中得到的,不僅是國際現實上國家安全的保障;更是實際與各國民眾,建立互相信任的關係。


(與仙台組合屋阿嬤工作後合影)

而年輕一代的我們,積極投入於志工服務,除了給自己帶來自信,同時也能將海外所學到的種種經驗,帶回來台灣。當人們懂得在愛中互相幫助時,我相信,戰爭的病毒便會逐漸失去其寄生之所

 

《關於作者》
廖宜德,1999 年出生於德國,成長於台北,目前就讀中山女高二年級,從事校刊編輯工作。從小一起,每次出遊後都被母親強迫寫下遊記,開始習慣在出遊後以文字記錄記憶中的點點滴滴及感動,逐漸邁向寫作的道路。閱讀書群甚廣,但偏愛推理、歷史類小說,閒暇時刻愛寫寫小說、閱讀或電影心得,較擅長社會議題以及比較各國生活與文化的文章。

《關聯閱讀》 
當我們大談旅行與夢想,別忘了有些人正被迫遠離家鄉
「喂!老師,我是臺灣人欸!」──日本交換生的國民意識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TheU.SArmy CC BY 2.0  廖宜德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