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老師,我是臺灣人欸!」──日本交換生的國民意識

「喂!老師,我是臺灣人欸!」──日本交換生的國民意識

第二次的日本留學生活又這樣過了半年,我想談談那打在我心頭上最重,卻也最寶貴的一擊。

初次來日時,最常講的一句話是:「你好,我來自臺灣!」,一句簡單明瞭的論述,都能被誤會成我來自泰國或中國。於是我開始積極地介紹臺灣是一個怎麼樣的國家,也開始學習如何用外國人的角度回頭看臺灣。在努力探索國家定位途中,也培養了我的文化意識形態。

我曾在心底暗自埋怨外國人的眼光短淺,但回過頭看看身邊的朋友們,才發覺許多年輕人對於身為臺灣人的國民意識幾近於零。

我曾目睹一個有趣的畫面,當外國朋友將臺灣和中國搞混時,部分留學生只是笑笑帶過,這一笑雲淡風輕,卻同時失去釐清兩國關係的大好機會。

日本是個重視禮節且服從性甚高的民族,正因如此,我們更應在第一時間讓他們清楚明白“ Taiwan and China are two different countries ”。為了尋求向日本學生說明的機會,我除了積極參與多項校園活動及派對外,也開始大量閱讀,為了讓自己的言論更受到重視,也不斷積極爭取許多學術研究團隊,及國際交流活動的出席機會。(例如:我曾被問過一些很有趣的問題,其中不乏臺灣是用人民幣嗎?臺灣治安好嗎?臺灣可以用 Facebook 嗎?這些令人難以置信、好氣又好笑的荒謬疑問。)

在一次國際學課堂上,老師問我們,什麼樣的人算是國際人才?大部分日本學生的回答,不外乎學好外文、出國留學,但我認為真正的國際人才,除了以上兩者之外,最重要的,是在異地感受異文化強烈的衝擊後,依舊堅持自我初衷,進而堅守自身文化。

我曾在另一堂東亞文化研究相關課堂上,聽到老師說:這個世界上只有 20 餘國承認中華民國的存在,所以臺灣到底是不是一個國家,這點有待討論。我立刻告訴他,正因有 20 餘國承認我國的存在,所以臺灣無庸置疑是一個國家。

前面提到,印象最深的「一擊」,發生在一堂文化比較課。

課堂上,老師針對一個社會事件和同學們做討論,然後看著我說:「郭同學,在中國你們會怎麼思考這件事情?」

我笑了笑,盡量維持平靜、淡淡地說:「老師,我是臺灣人,在臺灣或許我們會從不同角度來看待這件事,如果老師想知道中國人的想法,我建議老師可直接詢問中國人,因為臺灣和中國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國家。」

這時,課堂上瞬間變得鴉雀無聲。

我很認真的修完這幾門課,但最後卻只拿到 C 的成績,可是我一點都不後悔,因為我知道「如果不去實踐,『文青』就只是一個虛名」。王丹老師的新書裡曾提到「知識分子的使命,本來就是對國家和社會提出論述及批評」對此,老實說我覺得自己很勇敢,也為自己感到驕傲。

此外,我希望提倡一個觀念,就是用詞的「精確」,我們是臺灣人(我很重視臺的寫法),臺灣是一個位於東亞的資本主義民主國家,多數臺灣人慣用的語言是臺語、客語、原住民語和華語,華語在臺灣國內通稱為國語(而非中文、北京語、普通話),臺語通用於臺灣全國,所以是以第二國語的形態存在著(而非方言),談論對岸國家時要很精確有禮的稱其正名為中國,絕非大陸或內地(臺灣與中國,是國家與國家的對等關係,倘若稱他們為大陸則是地域性的稱呼方式)。

接下來,內地一詞更是令我震驚無比,沖繩人稱日本本島為內地,香港人也稱中國為內地,由此可知內地一詞,適用於一個特別行政區或一國附屬地域及城市對母國的稱謂,如果連我們自己用詞都如此不精準,要怎麼說服其他國家的朋友,臺灣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的事實呢?

希望我們都能用更正確的態度去正視「國家正名」和「國民意識」的問題,因為公民意識的養成,絕不存在於掌權者的會議室中,也不在政客華麗的詞藻間,而是在於我們接受教育,培養獨立思辯、放眼國際、貫穿於腦海及心中的意識形態。

《關於作者》
郭育志,八年級,大仁科技大學應日系學生,
目前流浪於日本沖繩,Identity 則是 100% 臺灣人。

《關聯閱讀》
「了解自己,站穩國際,願我們能大聲說:我的國家是台灣。」──一個德國留學生的「台灣意識」
每天與「台灣其實是中國的你知道嗎?」奮戰──堅強的台灣年輕人,哪裡比不上別人?

《作品推薦》
我是全校唯一的臺灣男孩── 八年級日本交換生的異文化衝擊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