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日本青年紛紛自力「世界一周中」,台灣年輕人,你們在哪呢?

當日本青年紛紛自力「世界一周中」,台灣年輕人,你們在哪呢?

最近台灣女孩獨自旅行的新聞時有所聞,但是台灣男孩獨自旅行卻是鮮少聽聞。有時候我不禁想,到底是台灣的女孩太獨立?還是「工作、事業重於一切」的觀念綁架了台灣男孩?

我是個在歐洲靠街頭賣藝周遊列國的台灣人。這天搭巴士到羅馬的路上,認識了一位日本大學生「浩也」,他趁著暑假時間,獨自來歐洲背包旅行一個月。看著他,讓我想起在紐西蘭遇見的「健太郎」,當時的他也只是個大學生,我們在背包客棧相遇,然後一起在 Abel Tasman 國家公園健行了三天兩夜。那次的經驗讓我對日本人的印象深刻。


(與健太郎在紐西蘭國家公園徒步三天兩夜/圖片提供:香蕉哥)

這次在歐洲的走跳,像我這樣賣藝旅行的亞洲人其實沒遇見幾個,只有一次是在法國里昂,是一組看起來有點年紀的日本人;我也遇見過好幾個長途旅行的亞洲旅人,他們也都是日本人。辭職後出來已經旅行將近一年,很多時候外國人(包括日本人),都以為我是日本人,其實要在歐洲遇見台灣人也不是不容易,只是要不是觀光團、就是留學生,大概現在台灣靠自力打工、或背包出國體驗世界的年輕人,都在澳洲吧(笑) 。

「靠打工自助環遊世界是現在很多日本人心目中的大夢想!」浩也這麼跟我說,「如果你想去日本賣藝,記得在板子上寫上『世界一周中』。」

又記得在澳洲賣藝時,認識的日本街藝朋友 Kane,他以近乎流浪漢的方式在澳洲旅行,期間因為抽到被人摻了大麻的香菸,導致吉他被偷,卻因此無師自通澳洲原住民的樂器「Didgeridoo」,Kane 曾說 「 I'm homeless but not hopeless 」,我想他的旅遊經歷已經為他打一劑強心針,未來面對任何的困境,他一定都能勇敢站起來。

在那個米蘭車站等車的凌晨,我問了浩也,你畢業後想環遊世界嗎?

他說他很想,正在積極規劃中,但是還不確定是否有那個勇氣與自信,我忍不住佩服地想:「我在你這個年紀,只知道打魔獸阿!」

當日本的年輕人已經把世界走透透的時候,我想問的是,台灣的年輕人,你們在幹嘛呢?

 

《關於作者》

我是香蕉哥,之前曾經登入澳洲打工度假 online,在澳洲期間因為看見街頭藝人覺得很有趣,所以就一頭栽進街頭藝人的世界。也以街頭藝人的身分開啟我的流浪之旅。試過在澳洲賣藝旅行,回到台灣也持續在街頭賣藝環島,目前跑到歐洲賣藝旅行中。作者個人 Facebook

關聯閱讀:
出國交朋友,其實並不容易──揮別教職,博士生的沿海漂流
當我們大談旅行與夢想,別忘了有些人正被迫遠離家鄉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香蕉哥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