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台灣人,但我不是「台幹」!

我是台灣人,但我不是「台幹」!

看這文章標題應該知道,我就是個常駐外國的台幹,工作地點則是在越南。

但隨著我在這裡工作的時間越久,我越討厭這個標籤,每當越籍弟兄們叫我一聲主管的時候,我總感到有些噁心跟羞愧……。

「你憑甚麼當人家的主管?」

回想 2013 年,常駐越南的高階幹部,召集了原先在台灣、越南兩地跑的我們,對大家做精神喊話:「這次不再是輪流出短差去爽,而是要真正久居越南了。」

高幹不忘提醒我們三件事:一、你剛好是台灣人;二、你比他們更了解公司制度;三、你比他們更有實力。

聽到的當下覺得很感人,畢竟加入這間公司以來我只佩服過兩位主管,這位高幹是其中之一。當時總覺得我是這一批先鋒新人中運氣算好的:跟到對的主管、挑戰新興市場,似乎可以讓我在勞動中取得成就感。但常駐越南之後,發現事情真的不是憨人想的這樣簡單......。

兩年下來,我親眼見證了台幹在越南的管理最高原則:主管是台灣人,叫越南同仁幹麼就乖乖去做,別想有其他意見。

越籍弟兄們嘴巴喊一聲主管,其他台幹也許沾沾自喜,覺得自己管理力度很夠很有效果,我聽來卻只是一個恥辱的標誌。因為,這裡許多台幹,仗著自己「高人一等」,總是責任越籍扛、有功台籍搶,做事情更不想後果跟效率,隨便弄件業務,可以把自己的月報給塞滿就好。

由我們公司來看當地許多台商的管理文化,大概也八九不離十了。但私人企業的管理如何我無從置喙,重點是這背後完全暴露出,台幹最讓人難以忍受的偏見甚至沙文(註1)歧視文化。

「越南人就是有那個民族性,做事很懶散,需要我們來訓練教導。」

「越南目前這邊還是太落後,要成為發展國家還久得很。」

「這裡是母系社會,所以男生都很沒責任感,女生會主動工作,然後覺得台灣男生比較優秀。」

「魚露的味道很噁心耶!聞了讓人想吐。」

這些偏見和歧視言語在我常駐的兩年來非但沒有一絲收斂,反而是越加根深蒂固。

有一次我在公司的專車上,聽到後面的「高階主管」們聊天,他們說道:「阿就在這邊挑一個越南妹啊,她們很窮啦,手中有胡志明(越南盾,越南貨幣)就可以了!」

當下我真想拿滅火器回身開扁,然後跳車離去…...。

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一種無力的孤獨感常常襲擊我,在這裡我就是個異類,大家都把歧視當正常,但我就是無法忽略那種惡毒,一聽見這些蠢話就全身憤怒。

廢文寫到這裡,又讓我常常想起那個喝井水的小故事:

「有一個國家,全國上下只有一個水源,就是一個古井。有一天那口井被下了毒,全國上下的人都中毒發瘋了,只有一個剛從外地回國的人沒喝到井水,還保持正常,但他的正常在其他國民眼中就是異類,大家都嘲笑他瘋了,開始攻擊他。

現在這個唯一的正常人只剩下兩個選擇,一是跟著喝下有毒的井水,大家一起瘋;二是毅然決然地離開這個瘋人國度。」

現實生活無法像小故事那樣簡單的二分選擇,但我知道我寧死也絕不會去喝那井水!

還未常駐之前,我很關心社會議題,用世俗的話來說就是「搞社運」,當時已經感受到台灣社會的沙文氣息很重,沒想到常駐越南之後,台灣人的「恥態」在我眼前更是一覽無遺。好在每次返台,都有《四方報》跟書店「燦爛時光」的救贖,但這是另一個故事了~

換日線是一個強調帶有國際視野的專欄平台,宗旨是為了帶給台灣人一些不一樣的觀點,我現在就來點跟其他作者不一樣的,我要告訴台灣人們:

別再這麼自大跟無知,沒有絲毫人文氣息,沒有一點社會關懷,沒有一點歷史反思,更遑論有多元視野了!

台灣人啊~

想要有國際觀,從讓自己有點基本的「人模人樣」再來談吧!對東南亞各國充滿偏見,歧視當地勞工、女性的沙文主義者,還談什麼國際觀、談什麼競爭力,給我滾到旁邊去洗洗睡啦!!!(猛踹)

註1:沙文主義(Jingoism),原指極端、過分的愛國主義,後衍生的含義也包括盲目熱愛自己所處的團體,並經常對其他團體懷有惡意與仇恨。而沙文主義在英文使用多指種族歧視與性別歧視,尤其是後者。(參考自維基百科)

 

《關於作者》
大家都叫我 Anh Beo,胖子(生理男性)的意思,顧名思義作者就是個肥魯宅,無可救藥的偏激,支持台灣民族自決,但又極度不爽台灣人那滿山滿谷的"壞習慣",常常陷入精神分裂之中,也許台灣命運到了自決的那一天,會跑回越南賣珍珠奶茶吧~

在越南的時候喜歡跟越南人裝熟;返台休息的時候還是喜歡到處找越南人裝熟,但目前最可憐的受害者大部分還是台灣人──我媽跟我弟、高中母校賣蛋餅的老闆娘、燦爛時光內的志工們......。

不敢說能帶給其他讀者什麼「國際觀點」,但會指出越南人值得台灣人學習之處,不論是生活態度、近代歷史、多元文化等等,台灣要進步,先從認識自己、反省自己開始就好,不用一直想著歐美日國家怎樣怎樣啦~~

好文推薦:
「你在美國被種族歧視了嗎?」──Yes 跟 No 之外的第三個答案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