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陸我最怕聽到:這我沒辦法

在大陸我最怕聽到:這我沒辦法

在大陸,我最怕聽到的一句話是,「這我沒辦法!」

此話不但表明了想辦的事辦不成,背後的含義是你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是真的沒辦法辦不成呢?還是可以辦但是懶得幫你辦,老子(老娘)就是不想辦。

彷彿是一種邏輯與價值觀的巨大鴻溝。

 

搭計程車說了路名沒辦法

比如說我搭計程車,上了車後跟運匠(這邊稱呼司機先生為「師傅」)說了要去哪兒,某某路幾號幾號,他回我一句:

「這我沒辦法。」

我聽了就發傻,都說了路名與幾號了那還沒辦法?

「那兒有沒有什麼大廈?」他問。

我說:「不清楚呢,人家就跟我說個路名,沒說附近有些什麼建築物。」

「講幾號我沒辦法,就是看看在什麼大廈旁邊。」已經開了一段路程,他還是說他沒辦法。

大陸這邊一般不太看幾號幾號,而且有個路名還算幸運,因為有些地方連路名、門牌都沒有!

剛開通一條新路,左右兩旁未必有住、商,就算有住、商還是沒門牌號碼,就一個「區」的名字,在什麼什麼「區」,您自個兒慢慢蹭吧。

 

喝湯想先嘗塊肉沒辦法

這兒吃飯有點湯的話,湯會先上,侍者會幫妳(你)分好。

你(妳)看見侍者跟前的湯鍋裡有些料,是大塊大塊的肉,你想請他幫你舀出來。

「這我沒辦法。」侍者說。

「咦…….這怎麼會沒辦法呢?」你不禁懷疑自己聽錯了。

「要等湯都盛出來了,再幫您舀。」說這話的侍者令你懷疑他可能是最先進的人型機器人。

「我只是吃一塊嚐嚐味道也不成?」

侍者回答:「盛出來放哪兒?沒地方放不是很難看嗎?」

你指著面前的空盤說:「放盤子裡呀!」

「這我沒辦法。」

 

跟飯店要舊報紙沒辦法

去商務中心看報紙,已經是隔一天的報紙,我想留下重要新聞做剪報,是以問道:

「明天我可以過來跟妳拿過期的報紙嗎?」

「這我沒辦法!」商務中心的客服人員說。

我不死心續問:「請問貴飯店有檔案室?所有的報紙都要收起來存檔?」

「我不知道!」她回這句。

「如果不像中央圖書館將所有的報紙歸檔,那是妳們飯店會對紙類做資源回收?不然報紙都哪兒去了?」

她很不耐煩說:「我不知道!也沒辦法!」

外面下著大雨,我剛來時沒拿雨傘,問不到是否可以將舊報紙給我,達不到目的我想走了,就問:「可以借我一把雨傘嗎?」

「這我沒辦法!請自己去禮賓處借!」

「顧客永遠是對的!」當初這句話是麗池酒店創辦人的口頭禪,他也是最早提出這一則概念的人。

可以當成所有服務業盤銘的一句話,在大陸卻並非如此。

這個國家的邏輯是:

事情有能做與不能做的,再來是想做與不想做的。

在所有可能的排列組合中,只有一種是可以辦好事的,其他三種要是被你(妳)遇上了………這我也沒辦法。

 
《關於作者》

Taipeijk,祖籍廣東梅縣,出生於臺北。

畢業於復興高中、中原大學會計系。

民國84年起服役於海巡部,因於莒光作文簿中批評執政當局,被列為「偵輔人員」,於民國86年不光榮退伍。曾自費出版《昨日當我很菜時》一書,詳述自己的兵途歲月。

民國94年赴大陸華南任職於某電子廠財務經理,期間最北曾赴內蒙參與風電業、最南至海南島經營生質能源;從胡錦濤的「八榮八恥」到習近平的「中國夢」,坐閱兩朝間大陸的變化。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