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祐諄:在芬蘭留學,只說英文也會通

蘇祐諄:在芬蘭留學,只說英文也會通

「年輕的流浪是一生的養分」,這次到芬蘭的流浪讓我體驗了許多一般台灣學生沒有機會體驗到的事。前次到歐洲是以觀光客的角度遊覽,這次四個月的交換學生是我第一次擺脫觀光客的身分在異國生活,真正的開始認識一個地方。還記得一開始連從公車站走到住處都會迷路,到了12月幾乎是騎著腳踏車想到哪裡就去哪裡,在鎮上騎腳踏車完全不需要地圖。

我所在的University of jyväskylä是芬蘭中部最大的綜合大學,位於首都北方約 300 公里的jyväskylä鎮,共有約16000位學生,以人數來看為芬蘭第二大的大學。該校以教育師資養成和心理學領域在芬蘭聞名,前身為 1863 年創立的芬蘭高等師範學院。並與台灣的國立交通大學是姐妹校。根據上海交大的 2008 年世界大學排名該校在芬蘭排名第4~6 位,在歐洲排名169~210 位,世界排名為 402~503 位。2009 年秋季學期總共有四百位國際學生,其中超過300位是來自世界各國的交換學生。

在芬蘭,大學裡的課程多為密集課程,會把課程進度在一個半月內結束,因此一周少說會有兩次的上課時間,所以學生的課表非常有彈性,在學期初和學期中會完全不同,因此也讓學生有更多時間安排自己的課外活動。根據授課方式的不同,有分為lecture、book exam兩種課程。

Lecture是在教室中由老師講課,於學期中、學期末時分別舉行期中、期末考,這種上課方式和台灣的大學課程相似。Book exam 則是在學期初時由老師公佈課程 所用書籍,學生再自行回家研讀,然後直接以書中內容考試,在考試前才會有 office hour 讓學生和老師討論教科書內容。此種上課方式對修課學生來說是對自制力的挑戰,因為除了考試之外沒有其它的課程參與,需要自己安排讀書時間。 

在芬蘭具有學籍的每一位當地大學生不但免繳學費還可以拿到每個月 500 歐元的生活津貼,由政府發放;我所住的學生公寓租金一個月 220 歐元, 相較之下芬蘭大學生的500 歐元獎學金做為生活費已綽綽有餘。 University of Jyvaskyla 具有許多全以英文授課的學位。

值得注意的是芬蘭過去不對外國學生收學費,因此也吸引了許多外國學生前去就讀,但芬蘭政府已經決定對 2010 年以後入學的外國學生收取學費;此舉引發許多爭議, 當地學生認為既然開始對外國學生收取學費,那以後會不會也開始對本地學生收學費呢?以政府稅收補貼教育是芬蘭的高等教育精神,但在該國面臨經濟危機和人口老化的當下,卻也是沉重的負擔。

芬蘭的物價高大概是台灣的四到五倍,因其農產品多為進口。例如:500 公克蕃茄要價 4 歐元(約新台幣 180 元),是台灣蔬果價錢的數倍;在外食方面價格更是驚人,一個單人吃的披薩至少要 5 歐元。如果常常外食必定所費不貲,所以我大部分是自己在住處煮,偶而才會和朋友去餐廳吃飯。在校園裡有數個學生餐廳,憑學生證可以以 2.6 歐元的價格(約新台幣120 元)吃一餐,以當地的高物價來看非常便宜,因此如果白天在學校有課我就會在學生餐廳解決午餐。 

也許是受到美麗的自然環境影響,芬蘭人很友善但沉默寡言,對於人際空間也有所保留,不會像法國、義大利人一樣一見面就要親臉頰,卻可以從打招呼的方式,聊天看出芬蘭人的直率友善。芬蘭不是英語系國家,不過街上每個人都能講流利英文,走在路上大家看你是外國人就會主動幫你,我雖然有修基礎芬蘭文,可是沒有任何練習的機會,因為芬蘭的超市店員英文都太好了。

和同樣是交換學生朋友的相處過程中,我發現全世界的大學生差異並不如想像中的大,不同文化的差異並不會是交朋友最難邁出的一步,最難邁出的一步其實是心中的對不同文化的刻板印象。 

 

責任編輯:洪薇芳
核稿編輯:黃瑞祥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