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昭吟:在馬來西亞,我學到多元平等

何昭吟:在馬來西亞,我學到多元平等

我在大學裡所研修的領域是人類學與心理學,這兩大學說中皆有提到「文化差異」 這項研究重點,藉著這次交換學生的機會使我有機會在一個國家裡遇到非常多的種族(馬來人、印度人、馬來西亞華人、大陸人、日本人、韓國人......等)。吃一頓飯,不同種族有不同吃法:大部分的馬來人和印度人用右手抓飯吃;馬來西亞華人吃飯用盤子不用碗,若要喝湯,每個人用自己的湯匙在大碗公湯裡撈;日本人不在桌面上留下任何東西,他們之前還很疑惑,為什麼我們要把骨頭吐在桌上;韓國人喜歡吃飯鍋裡的鍋巴。

很多人問我,這樣交換學生出國不會浪費時間嗎?以我個人的經驗來談,若只是出國旅行,你只能接觸到文化的表層,因為你的身分是觀光客;當你真正跟著當地人一起生活、一起讀書,你會了解他們的生活習性和想法

也有人問我,為什麼不研修一學期(五至六個月)就好,為什麼要出去長達一年(十個月)的時間?我在馬來西亞有很多交換生朋友,大多數的人研修一學期都還未完全適應環境、或剛適應環境就已經歸國,有種功虧一簣的感覺!更何況, 一年有四季,每個季節都有自己的節慶,馬來西亞有三個新年,分別是馬來人、 印度人和華人新年,若不是待一年,怎會有榮幸參與這些難得的節慶呢?

很多事情,不到當地是不會知道的。

馬來西亞理科大學有很多從世界各地前來的交換生,也有許多不同種族的馬來西亞本地生,因此,在一門性別議題課的小課(tutorial)中,我們可以針對一個議題,提出不同文化的觀點。

雖然現在堪稱「進步的二十一世紀」,但是在許多發展中國家,其女性仍是男性的附屬品,有諸多原因可以追溯:社會文化屬父系社會、伊斯蘭教的教義等等。 女性無法披頭露面,甚至跟丈夫出門,若瞧見丈夫的男性友人一路向他們走來, 其婦人必須馬上轉身離開。

上述這個例子是我們巴基斯坦籍的助教說的,在他們的國家如此,所以當助教來到馬來西亞時,見到友人的妻子並無迴避他,覺得相當困惑。一樣是伊斯蘭教國家,不同國家對於教義或信仰程度的不同,其舉止也不盡相同。 不同文化的性別觀念,我們不能評價是對是錯。若能了解彼此的想法、試著體諒對方的做法,我相信大家都可以很和平地提出自己國家的女性概念。

除了性別議題以外,在馬來西亞,文化差異的事件屢見不鮮,若種族之間不互相包容,很容易有摩擦!尤其,馬來西亞華人與馬來人的紛爭特別嚴重:華人認為馬來人懶散、不守時;馬來人認為華人斤斤計較、吝嗇。出了社會事件,例如車禍或搶劫,他們 大部分都以種族當作事件歸類的原因,有些人會這樣說:「這輛車一定是馬來人開的」或「這間黑店的老闆絕對是華人」等等。我一直都認為,在這充滿人文氣息、文化豐富的馬來西亞社會,這樣的現象著實可惜,若種族之間彼此包容,這個國家必定蒸蒸日上!

曾經因為語言不通、不適應悶熱潮濕的氣候、無法認同其文化觀念,而後悔、 沮喪、自暴自棄,但是當我努力地熬過這些難題,並且感受我的身心靈有所成長後,才真正理解到這是個讓我快速成長的機會。

 

Photo Credit:圖片來源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