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日線夏季號/青春特別企畫】校園閱讀徵文獎 高中組得獎作品欣賞

【換日線夏季號/青春特別企畫】校園閱讀徵文獎 高中組得獎作品欣賞

首獎

台北市立建國高級中學 二年十九班 紀泰永

評選文章:在古巴,與世界失聯的十三天

人們總是趨之若鶩的渴求目光未及的事物,古巴人如此,古巴之外的人抑是如此。我常常在想,是不是需要一個與眾不同的文化存在著,才能提醒我們所欠缺的。

「無網路國界」這個小節令我印象最深,沒有網路的古巴他們跟外界築起一道無形的高牆,而牆外的我們理直氣壯的,抨擊他們所欠缺的。

而我們所拿著的武器──網路,無形中也成為限制自身的枷鎖、桎梏,宛若置身樊籠之中。在世俗蒼茫洪流尖端的我們只看得見自己。我們常說網路能使我們站在巨人的肩膀看世界,但我們卻永遠只能看著我們自己的世界。網路讓我們變得目光如豆,更甚變本加厲的欺凌其他文化。

如今世上與我們大相逕庭的世界越來越少,我們的視野在不久的將來,是否會因此僵化呢?

文中也提到老一代與新生代間對共產主義的認知產生莫大的鴻溝,然而無關共產主義好壞,年輕一代的他們,真的是因為醒悟到該褪去舊有的破皮囊而脫胎換骨,而或是單純的崇洋媚外罷了?

我認為就跟沒有絕對的好人及絕對的壞人一樣,我們所處的世界並非絕對的先進,當今的生活圈也不能完全提供涵養人文的一切。

省思再三,深知自己迫切需要什麼後,再邁出通往成功的腳步。看見的東西,將不再侷限在手中這個亮晃晃的螢幕裡。

評審獎

國立屏東女中 三年二班 李科嫻 

評選文章:「免費的最貴」──善意援助第三世界,為何反害慘了當地人民

由於資訊與交通的革新,每一個人都能透過網路和媒體獲得消息與新聞,而取得資訊的方便化所帶來的效益,不只是讓大眾更加了解各地的貧富狀況,也讓眾人生起助人為善之心。對於窮人的一切,我們都希望投注一部份的心力,所以才會有像是捐錢、捐舊衣、捐鞋的義舉。

猶記得在高一時,班上還曾為了捐助難民,而發起了「送鞋到肯亞」的活動,直到看到此文之前,我還以此為「義舉」而沾沾自喜。然而,現在才真正了解到如此行為之錯誤。

在《失去的會再回來》這本書中,曾提到鄰居們對於主角的親人死亡感到同情與可憐,所以更加照顧與體恤主角。然而正如書中所言:「我們接受他的幫助,不是因為我們有需要,而是因為人類內在有這樣東西,那是一種無以名之的需求,想感到自己有用,覺得自己拿得出好東西給別人。」

換句話說,當我們希望自己能施行仁義以「幫助弱者」時,其實只是為了突顯自己具有這樣的仁義心腸,而不是為了真正解決問題。

當我想到這裡,不免為自己的自以為是汗顏,是因為在我們滿足於自己的能力的同時,也更加殘害了當地的政治與經濟──這讓我理解到尋找問題根源的重要性。有時解除了表面的貧窮問題,或許可以達到暫時的安穩,但也導致了更多不可抹滅的弊害。

優選

臺北市立和平高級中學 三年二班 王新茜

評選文章:在古巴,與世界失聯的十三天

「我們為什麼要學共產主義?」公民課才被左右派不同思想夾擊的同學這麼問我。

「因為我們在民主體制啊,總不能不了解別人吧!」

「可是我覺得共產一點都不好。」

「你怎麼知道共產不好?」

確實,我們完全不知道共產好不好,而我們總是自認為高人一等。

無論地理、歷史或公民課堂,身為學生,我們一再接收關於共產國家的見解,無論是鐵幕後的不自由或是經濟停滯,一切都使我們心中只有民主自由與資本主義等於進步的思考脈絡。於是筆者帶著如此對於古巴的好奇,與我們所謂的「世界」──有網路、有民主、有自由市場──失聯,學習以古巴的視角思索未來。

很可惜的,我們果然還是民主的信徒,兩周的幕後洗禮並不足以拋開成見,作者最後說:「神先讓我們能在古巴使用信用卡吧!」但,古巴準備好了嗎?網路還需撥接的古巴,真的準備好面對資本主義的數位浪潮了嗎?

為了趁西化前趕快到訪的筆者,最後仍無法拋開西化的思考框架,忽略國家改革可能對於庶民的生活衝擊、快速轉變可能將使信用卡濫發,而不適應的在地人最後都可能成為負債累累的卡奴。如此,貧富差距只會擴大,勞工被資本家剝削,這些我們早已走過的歷程,古巴都將無法避免。

是時候問自己準備好了嗎?不再自我中心的高人一等,以在地角度關心地方。

優選

新北市立安康高中 二年一班 管之岑

評選文章:在古巴,與世界失聯的十三天

作者在踏上古巴的土地那刻開始,轉換視角,用古巴人的視野看待古巴,讓我想起兩年前隻身前往緬甸的感觸。

我的家鄉在緬甸仰光,雖然每年回去停留時間不過一個月,但它給我的情感卻是斬不斷的。最後一次去時,翁山蘇姬已經從軟禁中獲得自由,民間週報裡都會報導翁山蘇姬的近況,比如去拜訪了哪個高官、準備參選。在我住的那個小區,可以聽到人們在討論政治,討論將為他們帶來希望的救世神。我回去那時,國際上有部分的人已經注意到緬甸的可塑性,脫離軍政府的緬甸,基礎建設將會帶動經濟的起飛。

而緬甸是全球童工問題最嚴重的國家之一,因為當地法律沒有限制勞動年齡,許多孩子不到 10 歲就被迫離家賺錢,在馬路上都可以看到穿梭在車陣間的孩子們,牽著比自己年幼的弟妹叫賣檳榔。孩子們總是帶著一臉渴求的看向窗內,然而,載著我們的司機先生卻跟我說:「絕對不能跟他們買東西,買了一樣他們就會跟你推銷第二樣,他們的小手會貪婪的伸向你的口袋,他們會肆意哄抬價錢。」

看著窗外孩子們身形瘦弱的背影,讓我為之鼻酸,撇開了頭。緬甸人平均月薪是 100 美元,相當於 3000 台幣。與古巴不同的是,緬甸不是社會主義國家,那裏的人們,窮者越窮、富者越富,雖然百貨公司林立,高檔餐廳如雨後春筍般冒出,大樓和豪宅也是越蓋越多,但馬路旁仍可以看到許多一家六七口擠在木造棚架內維生。就像兩個不同世界的人們,充滿矛盾又能安然共存。

有個非常有趣的現象是,雖然現在提款機與信用卡漸漸普及,多數人還是習慣用現金交易,買生活所需、買車買房都會帶著一大袋鈔票。去超市購物時,就可以看到前面結帳的人拿出一大疊、一大疊用橡皮筋綁好的鈔票,每次見到都覺得嘆為觀止呢!

《關聯閱讀》
【換日線夏季號/青春特別企畫】校園閱讀徵文獎 國中組得獎作品欣賞
【換日線夏季號/青春特別企畫】校園閱讀徵文獎活動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