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日線季刊 2 月號──離家的 22 個理由:衝破同溫層,向外找出路

換日線季刊 2 月號──離家的 22 個理由:衝破同溫層,向外找出路

「對於當時的我而言,那張漂過 10,075 公里到達家中信箱、印著 LSE(倫敦政經學院)紅色校徽跟自己名字的錄取通知信,是一份我把口袋裡最後一分零錢掏出,也負擔不起的昂貴夢想。

因此,我開始了漫長的掙錢、存錢的日子,期間每年都要經歷一次重新申請,期盼對方願意再一次考慮我,只要晚一點收到回覆就提心吊膽、患得患失的日子。好不容易,存款、留學貸款加上家人的支持,終於在第三年,我帶著滿滿的期待,搭上飛往倫敦的班機,用自己的眼睛與雙腳,確認那 1,000 多個日子的想像。」(節錄自歐納〈等了三年,我終於當上小英學妹〉)

這一千多個日子裡,是什麼樣的動力與決心,讓她願意兼職三份工作,承受著每年一度可能「一切成空」的不安,與周遭親友「何不找份穩定工作就好」的質疑,也要離鄉背景,回應那一萬公里外的呼喚?

「對我來說,出國留學,是不斷探究自己的攻頂之旅,如果不爬上山頂,就看不到山上的風景,也看不見來時的痕跡,更不會明白路途上每個挑戰在我們身上留下的意義。」這是歐納離家的理由:把自己放入一個陌生的學術、生活與文化環境,挑戰自我極限,豐富人生經驗。

這一段「攻頂之旅」的動機,不過是這次《換日線》季刊 2 月號《離家的 22 個理由》中的一個;不過是每年數以千萬計,從台灣「走出去」的故事之一。

「每一萬個旅人,可能就有兩萬個離家的理由」

根據觀光局統計,台灣單在去年(2016),就有 14,588,922 的出境人次。
這個數字連續兩年創下兩位數百分比的增長。

當中,除了向來佔大宗的海外觀光與留學外,近幾年,更多了許多不同的選項,包括用自己的勞力換取海外遊歷經驗的打工換宿與打工度假、將台灣「最美的風景」帶到地球村弱勢角落的海外志工、短期交換學生,以及嘗試「向世界投履歷」,申請海外職位的年輕世代。

離開熟悉的家鄉,迎向異地的未知──可能是留學進修、是外派工作、是一場規畫已久的深度旅行,或是完全沒有目的地的流浪。每一萬個旅人,就有兩萬個離家的理由。

比如說,這一次《換日線》專訪的人物之一,十五歲時就為台灣奪得亞運銀牌的高球好手潘政琮,沒有優渥的家境、沒有從小刻意栽培的英文能力,曾被媒體形容為「撿球出身的草地狀元」的他,卻毅然在十五歲申請全額獎學金赴美讀書、練球。如今,他已是美國名校華盛頓大學的畢業生,也是挑戰全美高球職業賽最高殿堂「PGA 巡迴賽」的成熟選手。

「台灣是魚缸,世界是海洋,你要出去大海跟人拚搏,才知道自己的能力有多大。」潘政琮一開始就把自己的目標定在「為家人和家鄉爭光」的國際級選手,也想要學習美國對職業運動員的整套培訓制度和對高球等運動的正確觀念──這是他即使面臨家庭革命也要「離家」的理由。

離家,可以是為了向外找出路,也可以是為了回來幫助「母親」

說到「海洋」,不能不提出身雲林,畢業於台灣大學漁業科學研究所,卻總是自稱「雲林漁夫」的《換日線》作者呂政達。他一路從東協到南亞,在無數第一線的養殖漁場歷練,接著更因豐富的業界經驗,被禮聘至阿聯酋的總理事務部協助規畫「沙漠中養魚」的龐大計畫。

呂政達

「對我自己來說,台灣(產業限制、部分魚種過於仰賴契作等)漁業存在許多問題,都超乎我的能力範圍,只因我太弱了。別說解決問題,就連指著問題說話的份量都沒有。好,我走!我要變強,去歷練水產能耐、培養專業技術。於是我離開台灣,當一個受詞,去被磨練、被糟蹋、被不公平對待。」

呂政達在《換日線》與公共電視紀錄片《台灣人沒在怕》合作的一篇專欄文章中自剖:在海外從事養殖漁業工作,遇到最多的從來不是正人君子,而是騙子和壞人,家中有著嬌妻和幼子的他,卻自己「往苦裡鑽」,動輒一年半載無法回家。

「台灣是我們的母親,而她生病了,被掏空了,我們年輕人該出外去拿新的藥來為她治病,看看怎樣的模式可以比較好。」這是呂政達給自己的使命,也是他「離家」的理由。

台灣在國際政治賽局中儘管備受打壓,卻仍屹立不搖的關鍵原因,正在於這些離家的人,不間斷的在世界尋找一條適合台灣的路、尋找台灣的體育、企業、產業等在國際版圖上的定位。

若沒有 30 多年前從美國德州儀器公司帶著一身武功回台擔任工研院長的張忠謀,今日台灣的半導體產業和新竹科學園區是否還是如此光景?若沒有無數「一個皮箱闖天下」的台商,和無數在政府與民間,努力展現台灣正面形象、拓展國際交流空間的無名英雄,台灣的處境是否會大不相同?

「鬼島,然後呢?」從放下成見,聽聽別人的故事開始吧

去年底,一個由人力銀行針對 35 歲以下上班族進行的就職意願調查,高達 77% 的受訪者表示「有海外就業、赴任的意願」,引起話題。

不同的研究機構的調查也指向相同的趨勢(或警訊):全球的競爭正隨科技的快速發展,邁向全新局面,台灣職場對土生土長的年輕世代而言,已非心中首選。

這也代表著,台灣已經再一次,到了需要重新以全球的格局來審視、檢討,並且重新定位自己的關鍵時刻。

低薪、過勞、經濟成長停滯缺乏新動能、世代間的觀念與權力差距甚至對立、相對保守而封閉的傳統企業文化與上對下的勞資關係......太多太多我們已然熟知的問題,一次又一次地把台灣人才向外推,尋找更多的可能性、更大的舞台、更嚮往的企業與環境。

「離家」的理由或許有千萬種,但這樣的理由難免令人感到沉重。更令人憂心的,是「台灣成低薪過勞鬼島,年輕世代想逃離」、「高薪高福利,錢多事少離家『遠』,年輕人嚮往海外工作」、「寧願出國當『外勞』,台灣人才嚴重外流」的報導。

當我們用「逃離」來形容海外工作者、用「人才外流」來解釋新世代的全球移動趨勢,又或者是用「高薪和福利」過度簡化每個人選擇離家的原因,非但無助於認清、同時著手解決台灣當前的困境,恐怕更容易造成「留在(或回來)台灣努力」和「出國追求夢想」的簡單劃分,與強化隨之而來兩者間對「非我族類」的刻板印象甚至對立。

從「出國就是家裡有錢洗學歷」對上「留在台灣就是沒國際觀」,到「出國就是不愛台灣」對上「留在台灣只會鍵盤革命沒競爭力」等無數不全然符合實情,卻時常在(日益增厚的)不同同溫層中見到的評論,可見端倪。

但事實上,「離家」從來不等於「遠走」,「出去闖」與「愛台灣」,更從來不是互斥的概念。只是再多的論述或數據,都是冷的,比不上一則作者誠懇分享,而讀者也放開心胸聆聽的,有溫度的故事。

因此,我們特別由《換日線》逾兩千餘篇的文章中,聚焦選出「離家的22個理由」。

從接下來的潘政琮與矽谷創業家姚彥慈的人物專訪開始,到曾任職紐約麥肯錫主管,最後決定回台貢獻所學的陳彥廷對「鬼島說」的回應與呼籲,再到年屆而立的電子業經營者侯智元,在全球化商場競爭下對台灣產業的省思──他們當中,有逐夢的故事、有反思的觀點、有遊歷各國後回台打拼的故事、也有在台灣卻積極與世界各地建立連結的努力,卻唯獨沒有刻板印象中的「逃離」、「享樂」、「不愛台灣」。

希望這 22 則真實且真誠的故事,能夠幫助你找到屬於自己的方向──不論是深深明白離家所需的付出和犧牲,仍然「大膽走出去」,抑或留在故鄉卻不劃地自限,讓「世界走進來」。

《換日線》頻道主編張翔一
共同編輯:郭姿辰、林欣蘋、Vincent、YUKI、YUTA

《換日線季刊 2 月號──離家的 22 個理由》
季刊 2 月號封面
22 則精彩故事,幫你找到屬於自己的方向
立即訂購→ http://bit.ly/2lFEQrD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