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台灣七年級生:讓人焦慮的不是中國,是我們對自己的陌生

上海台灣七年級生:讓人焦慮的不是中國,是我們對自己的陌生

中國與台灣的比較,排山倒海的資訊以及各路專家,都想成為我們的指路明燈。對於我們這個世代,越來越多人抽離了自己的鄉土,企圖擁抱更寬廣的世界,但無名以狀的焦慮卻如影隨形,我們日日渴求於比別人更早洞悉未來的趨勢,日日憂心於自己是否走在時代的尖端,日日不安著是否自己是馬雲所說會被市場淘汰的十種人之一。

眾多的媒體,數不盡的專題,許多不怎麼樣就會怎麼樣的文章,許多大陸起飛台灣沉淪報導,每天充斥在電視頻道、報章雜誌,甚至是每個人的社交網站上,百家爭鳴之外,每篇讀來也煞有介事、言之成理,所有聳動的標題、怵目驚心的數據,都試圖告訴你:你的未來岌岌可危,聽我的,我是唯一解。

筆者是長輩俗稱為草莓族的七年級生,曾在杭州工作一年,之後轉赴上海,駐滬至今已三年有餘。在中國工作的這些年,的確見證了江浙滬這一帶的繁華早已不可同日而語,也體會到許多中國年輕人的後生可畏,而這個社會對於「進步」的渴望更令人感到震驚,一切認為中國落後貧窮的刻版印象都應該淘汰了,我們必須將過去的偏見拔除,才能體會這個國家的改變。

有別於網路上眾多任職外商、年薪百萬的強者,筆者的工作僅僅是傳統台資公司的小職員,周邊往來的也並非高大上的中國菁英,只是和我一樣平凡的普通人,而與他們的相處,比起媒體上轉載的各類文章,更促進我理解這個複雜社會的一隅。有時我不盡然能融入其中,但聽著他們對於生活點滴的分享,發現他們的快樂煩惱與我們無異,國家的高速發展的確改變了他們的生活,但他們也同樣面臨通貨膨脹、貧富不均的現實,房價以光速攀升,年輕人想在滬置產越來越難,生活的焦慮也同樣在追趕他們。

中國樹立的網路高牆與思想控管,並不影響他們的生活,畢竟牆外的世界,未必比較美好。他們與我們如此相似,但卻也存在本質上的差異,我們也必須理解中國社會的複雜,每個獨立個體亦存在分歧,任何化約的論述皆有其偏頗之處。

廣土眾民鑄就了中國歷史的特殊性,中國社會的複雜與多變自然無需贅言,中國國內的差異更是超乎想像,這是一個泱泱大國,挾著巨大的經濟、軍事、政治力量,讓全世界莫不敬畏三分。台灣與中國的纏結千絲萬縷,兩岸之間複雜的文化遺緒與政治攻防,尤其更容易令台灣人感到無比焦慮,只要跟中國相比,台灣似乎就沒有生存的空間,於是前進中國成為許多年輕人趨之若騖的選項,認為踏上中國,機會遍地都是。

這又必須回到某些台灣人的偏見,認為自己還高人一等,到中國隨便都能賺大錢,或者認為中國求才若渴,只要西進就能分享到這個廣大市場的甜美果實。這些都是不切實際的幻想。到底是在什麼樣的基準上,拿台灣跟中國相比呢?網路上眾多疾呼未來台灣人的老闆可能都是中國人,各種痛心疾首,各種曉以大義,不都也是反映了從前看輕中國的偏見嗎?

中國社會的劇變與進步不可等閒視之,其內在的政治、經濟、社會結構都不是簡單的數據可以透悉。我們必須正視中國,但前提是我們必須了解自己、了解台灣,釐清這個島嶼何以演變為眾人口中的鬼島,在這樣基礎上的比較結果,才更具意義。

媒體與政客餵養了我們過多簡化的資訊與似是而非的真理,照單全收的我們,於是養成了焦慮的心靈。我們希冀這些速食資訊能帶給我們解答,對彼方抱持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憧憬,對兩岸關係提出各種高見,但卻鮮少思考我們自己,以及我們身處的台灣社會。

當名嘴高談闊論著中國青年如何上進、台灣草莓如何墮落時,你心中千頭萬緒,縱想反駁也為之語塞。要批判一個現象是容易的,而斬釘截鐵的論述看起來非常 juicy,但鉅細靡遺的脈絡理解起來則非常吃力。我們對自己的認識有多少,對這個島嶼的種種是否關心,是否能在眾說紛紜中找到自己的立基點?

其實這些焦慮感並非來自我們對中國的不了解,而是我們對台灣、對自己的陌生。

若不能理解自身社會的屬性,不關心勞資關係,不關心教育問題,不關心貧富差距,不關心人權法治,不關心環境保育,不關心歷史文化,只知道憤怒著薪資結構倒退十多年,彷彿經濟發展與島上的種種皆無關連,可獨立運作,不受任何因素打擾。但不是的,民主發展、社會正義與經濟成長,不是相悖的選項,經久穩定的經濟結構仰賴社會整體的發展,過去寅吃卯糧的作法成就了台灣錢淹腳目的假象,但並未完整升級台灣的產業結構,於是這一代的年輕人在種種社會問題都無解的狀態下,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

現實業已造成,鬼島何以變成鬼島?批判某些現象非常容易,拿中國與台灣相比更是再簡單不過,我們對於中國念茲在茲,但在汲汲營營想走上別人的路之前,對於自身條件一知半解,終究畫虎不成反類犬。

中國的複雜不可化約而論,而中國的政治與社會塑造了今日不可一世的經濟發展,這些成果我們必須正視,中國與台灣在這些層面上已不在同一個水準了。但中國人犧牲了什麼換取今日的發展,繁華絢麗的背後隱藏著什麼複雜的脈絡,在北上廣的輝煌光芒下你是否看見了懸殊的城鄉差距?在一片和諧的報導中,你是否感受到老大哥關愛的視線?在欣欣向榮、超英趕美的景象中,你是否嗅到人權黑洞裡散發出的惡臭?空洞地批判台灣社會不進步,或偏激地嫌惡中國社會素質差,皆無助於我們理解台灣的處境;單方面羨慕中國的經濟發展而不了解背後的代價,或一股勁排斥中國而不反思台灣的現況,皆於事無補。

在中國,機會絕對是不差的,要致富也絕對有可能的,但君不見多少前浪死在沙灘上,西進中國不是想像中那麼單純,兩岸之間的差距也不可同日而語,切勿懷抱不切實際的幻想,以踏實的態度慢慢了解這個地方,可能是比較安全的方法。畢竟魯蛇不分國籍,在台灣是魯蛇的,到了中國也不會立刻變成人生大贏家。

也許沒有普世價值,21 世紀的今日事事都可信仰,無論信仰民主、信仰金錢、信仰武力、或信仰人權,一切都是選擇。沒有唯一的路,也沒有最好的路,但路的出發點永遠是我們自己。

「想像的紙鳶定有一絲繫於經驗的磐石,否則將茫茫渺渺,不知所終」(註一),對於兩岸論述中的各種紙鳶,也希望它們能找到真實生命的基石,否則論述終究流於推理,所謂真理不知是故步自封還是危言聳聽。

在中國的這幾年,筆者不才,對於台灣如何面對中國競爭的問題並未找到解答,亦不認為有正確答案,我所學到的僅有對這個社會的一切務實以待。我確知我在這裡看見繁華、看見平凡、看見衰頹、看見人間地獄也看見世外桃源,中國是台灣想像成癮的集合體,我們的焦慮從不來自他者的強大,而是來自對自身環境的一知半解;不僅是面對中國,還有整個世界,我們若不明白台灣今日何以如此,便無從找到出路。

(註一)廖風德,〈在小說藝術上繳白卷的原因〉,收入《隔壁親家紀念版》,北市:九歌,2009。

《關聯閱讀》
從政大到北大,我品嚐了兩國首都圈的朝夕與喧嘩
「統戰」台灣年輕人?給八年級同輩:那憑什麼,我們就要配合忍受這裡的低薪和不尊重?
中國職場台商實況:你真的準備好,跟「狼性民族」打一場硬仗了嗎?

 

Photo Credit:Flickr@M S CC BY 2.0

(本文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