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是什麼?──我在美國做回自己

女神是什麼?──我在美國做回自己

16 歲時初到美國留學的時候,我很常被問這些問題:

「What's your favorite color?」
「What's your favorite sports?」
「What kind of music do you listen to?」
「What's your favorite movie, and why?」

當時,我突然警覺到,聽起來如此簡單的問題,我在台灣的時候怎麼從來沒人問過我?我也從來沒有仔細想過這些問題的答案,因此給出來的答案都模糊不清,模稜兩可,或是用台灣人最喜歡講的「還好,都可以,都差不多耶」打發過去。後來才明白,美國是個非常重視「個人」的文化環境,每一個人都必須要有自己的特色,否則你就是個無趣的一般人,在人潮洶湧的學校裡立刻就被忽略。當然,經過了這麼多年的留學歷練,現在的我終於可以大聲地說出這些問題的答案,並且有憑有據。

這讓我想起在台灣唸高中的時候,學校裡總是有一股「女神」風氣。每個年級都會有幾個又會唸書又漂亮的女孩子,她們大多還會一些才藝,或許參加過歌唱比賽,又或許是熱舞社社長,大家對她們都是羨慕又崇拜。上了大學,大學裡也有「系花」與「校花」的存在,單一的審美標準便跟著所有人一同成長,彷彿「漂亮」與「多才多藝」成了一個女孩子身為人生勝利組的決定性要素。而她們若不小心傳出一些緋聞、或露出了所謂的負面形象,許多時候都是全校皆知,甚至鬧上媒體,人人在她們背後議論紛紛,「女神都不女神了。」

然而,在美國,根本沒有所謂的女神。對我來說,所有的女孩都值得被稱為女神,僅僅因為她們努力認真地活著,並且非常懂得如何「做自己」。

在美國大學校園裡偌大的廣場上,我們與無數個同學擦肩而過,沒有人會多看你一眼,因為大家都在忙著過自己的生活:

凌晨兩點的圖書館會議室裡,或許有著戴著眼鏡與明天面試奮戰的中國女孩們,學生會裡有著為少數族裔學生發聲的墨西哥裔女孩,廣場上認真為甜甜圈叫賣的那位白人女孩或許正在為癌症團體募款,校外的黑人女孩們正拉著布條為前幾天的槍殺案抗議。

你可以大方地做自己,因為沒有所謂的「別人的眼光」會盯著你的一舉一動。你想把頭髮染成紫色或綠色,想刺青,或大方地與朋友們分享約炮經驗,都無所謂。你甚至可以正當地在前一晚的 party 上喝得爛醉,隔天再精神奕奕地去當志工為流浪漢發放食物,後天穿著套裝去參加 Startup 的 Conference,也不會有人指責你偽善。理由很簡單,who cares?這是別人的生活,干你什麼事?就算真的有人不喜歡你,那又如何?這又不是他的人生,這是你自己的人生。

美國這個多元又複雜的國度教會我許多事情,但「做自己」是最基本,卻又最容易被忽略的一項生存技能。當社會只給了我們一套既定標準,並且同儕與親朋好友都在用這套標準公審我們的時候,我們是否能夠真的自在地做自己想做的事,說自己想說並且覺得該說的話?當我們讀了無數篇網路上教我們如何做自己的文章,我們真的做自己了嗎?還是我們只是誤把社會上理想中的樣子套在自己身上,以為那樣子就是做自己,但其實還是在做別人眼中的自己?

或許開始問自己,what's your favorite color?What's your favorite sports?What kind of music do you listen to?What's your favorite movie, and why?

《關聯閱讀》
我在最「義」想不到的國度,找回自信心──原來一切從發掘自己開始
少了學歷和職稱,你還知道自己是誰嗎?

《作品推薦》
離別,比獨立和語言更艱難的留學課
在美國亞馬遜工作的台灣8年級女生:社會很殘酷,態度決定一切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